“啟稟龍帥,我北境大軍殲滅羅刹五十萬主力,羅刹國主親自送上投降文書,願意割地百裡求和!”

北境戰場,一場驚天大戰剛剛落下帷幕,一名副將神色激動大聲報告。

“羅刹主動挑釁我國,現在被殺得片甲不留,區區百裡就想求和?真是可笑!”

“不錯,我們要滅掉羅刹國!”

在場十幾名副將齊齊看上一名劍眉星目,肩扛將星的年輕人,眼神流露出狂熱之色!

此人就是陳長青,北境龍帥!

眾將都在等待命令。

“傳我命令,讓羅刹國主割地萬裡,如有不從,我陳長青誓滅羅刹!”

陳長青猛的抬頭,正色說道。

羅刹為禍千年,必須要狠狠打疼他,讓他們不敢再惦記龍國的土地!

“是,龍帥!”

一名副官應聲說道,隨後飛奔去通知羅刹國主。

半個小時後,傳來羅刹國主投降,割地萬裡求和的訊息。

舉國歡騰,震動世界!

“龍帥就是厲害,一出手,那羅刹也隻有割地求和的份兒!”

“你是不知道,龍帥一出手,毀天滅地,帶著勢不可擋的殺氣!不是我吹,隻他一人,便可抵擋羅刹的萬千軍馬,當之無愧的龍帥!!!”

“據說國主要親臨為龍帥冊封,此等殊榮,舉國上下第一人啊!”

……

這些將士們討論著,忽然一個急匆匆的人影從外跑了進來,說道:“彆閒著了,你們看到龍帥冇?國主來了,正等著親自為龍帥加冕呢!”

將士們大驚,國主居然真的來了,到處找他。

人冇找到,隻找到了一封淡泊名利的書信。

國主看著信紙,心潮澎湃的道:“龍國有此蓋世戰神,真乃天佑神州!吩咐下去,陳長青為我國唯一鎮北王,所有高層見到他,猶如本國主親臨,不得怠慢!”

……

“江城,我終於回來了!”

陳長青站在高鐵站,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場景,心中百感交集。

他穿著普通的衣服,揹著雙肩包,在人群中毫不起眼,冇有人知道,他就是名震天下的北境龍帥!

陳長青望著前方,想起一段往事。

六年前,他被富少陷害,打斷雙腿,丟進死囚監獄。

陳長青本以為,自己會在這裡度過悲慘人生。

不料,他在死囚監獄裡結識一位神秘老者,老者不但治好他的雙腿,更是傳授他一身絕技!

武能安邦定國,醫能起死回生!

待到陳長青醫武雙絕,老者通過關係,把他帶到北境磨鍊,讓他立下六年平定北境的誓約!

彼時,北境並不太平,八國聯軍虎視眈眈,陳長青應征,從一個小兵成長為北境龍帥。

一個月前,羅刹國糾結八國聯軍五十萬大軍進犯北境,陳長青親自帶兵出戰,一戰殲滅羅刹五十萬大軍,斬首八國統帥!

此戰,名揚天下,陳長青立下不世之功,被譽為龍國古往今來第一戰神!

……

北風吹來,陳長青這纔回過神來,如今六年之約已到,他終於可以回來。

不知道爸媽過得怎麼樣,小妹是不是快要高考了?

還有他魂牽夢繞的女友羅秋萍,是不是還在癡心等著他?

陳長青心馳神往,乘坐出租車來到城中村。

來到破舊出租屋,陳長青萬分感慨,他一邊敲門,一邊叫道:“媽,我回來了!”

房門被打開,一個頭髮花白,身材佝僂,滿臉皺紋滄桑的女人走過來開門,滿臉震驚顫聲說道:“兒啊,真的是你……是你嗎?!”

“媽,孩兒不孝,讓您擔心了!”

陳長青看到母親的蒼老容顏,忍不住淚流滿麵,隨後跪下來,重重磕了一個頭!

六年戎馬生涯,經曆無數惡戰,陳長青受過傷流過血,但是從未流過淚。

但這一刻,剛毅勇猛的北境龍帥,卻哭得像個孩子!

母親張秀琴也是淚流滿麵,消失六年的兒子終於回家,她暗淡的人生終於再次燃起希望!

“孩子,你回來就好,快起來。”

張秀琴顫抖著把兒子扶起來顫聲說道。

二人走進房間,陳長青掃視一眼,家徒四壁,到處都是破爛,冇有一樣值錢的東西。

“媽,我爸呢?小妹呢?”

陳長青好奇問道。

“你爸他……”

張秀琴欲言又止。

“媽,有事你就直接說,孩兒如今回來,冇有人敢再欺負你們!”

陳長青鏗鏘有力說道。

張秀琴聞言,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!

她這才抹著眼淚說道:“你爸住院了……小妹在盲人按摩店賺錢,給你媽交住院費……”

住院?

陳長青腦袋一轟,問道:“我爸生病了嗎?還有,小妹的眼睛怎麼了?!”

“不是,你爸是被人打進醫院的……小妹的眼睛,也是被人戳瞎的。”

張秀琴搖了搖頭,小聲說道,臉上流露出屈辱淒苦之色。

轟!

陳長青聞言,怒火沖天,周身氣勢在這一刻外放到極致!

他在北境保家衛國,浴血奮戰,可是自己的父親跟小妹卻在後方,慘遭毒打,甚至還瞎了眼睛!

“媽,你告訴我,是誰乾的?!”

陳長青雙目血紅,大聲吼道。

他發誓要將始作俑者碎屍萬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