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太像了,簡直和正陽大哥年輕時一模一樣。”

書房裡,蕭遠山不斷打量著蘇業,眼中滿含欣慰。

當初蘇家的事他力薄幫不上什麼忙,現如今看到蘇業已經長大成人,心中的一絲掛念也算放下了。

“對了蘇業,當初正陽大哥給你訂了一門親事,你這次回來,就把這門親事落實了吧,你放心,一切都有我來操辦。”

蕭遠山不等蘇業說話,便拿出電話撥了出去。

“喂,老林啊,我,蕭遠山。”

“老蕭啊,有事嗎?”

電話那邊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。

“是這樣老林,正陽大哥的兒子回來了,當初正陽大哥和你們林家的那份婚事,我想也該提上日程了。”

“老蕭啊,這門婚事是我們林家與蘇家之間的事,就不勞你一個外人掛唸了。”

“林正南,你什麼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很清楚,這門親事隻能蘇正陽來談。”

“你這不是耍無賴嗎?”

蕭遠山額前青筋暴起,平日裡他一說起這個事林正南就避之不談,現在他才明白,對方分明是想賴賬。

“林正南,你不要忘了林家的今天是怎麼來的,做人不能忘本!”蕭遠山怒道。

“蕭遠山,你還是多關心關心你蕭家的事,我林家的事,輪不到你來插手!”

林正南也不客氣,冷冷說完便掛了電話。

蕭遠山有些歉疚地看向蘇業,本來他以為這就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,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推波助瀾一下,卻冇想到是這樣一個結果。

“蕭叔叔,彆再為這事費心了。”

蘇業對林家這樣的態度並不意外,他在雲都時也打聽過林家的情況,林家接手了蘇家很多生意,但在很多事情上也切斷了和蘇家的聯絡。

所以這個婚就算是林家不退,他自己也會退掉。

“也對,林家忘恩負義,這樣的親不認也罷。”

“蘇業,你跟我來。”

蕭遠山似是想到什麼,直接拉著蘇業出了書房。

“芸萱,帶雨琪下來,我有事情要宣佈。”

蕭遠山對著樓上喊道。

“什麼事啊,要接風你帶他去吧,我和雨琪就不去了。”

李芸萱不願接待蘇業,不情不願地下了樓。

蕭雨琪本來不打算下來,但拗不過蕭遠山便打算敷衍一下。

“不是接風的事,我有一件大事,關乎咱們家的大事。”

“我決定,將雨琪許配給蘇業,即日起便完婚。”

蕭遠山語不驚人死不休,就連跟下來的蘇業也被震驚到了,他萬萬冇想蕭遠山要宣佈的是這件事。

“蕭叔叔…”

還冇等蘇業開口,李芸萱和蕭雨琪登時就炸鍋了。

“蕭遠山,你老糊塗了吧?”李芸萱怒氣沖沖道。

蕭雨琪也附和道:“我不同意。”

“不同意也不行,我是一家之主,這件事就這麼定了!”蕭遠山異常堅決,根本不給李芸萱和蕭雨琪反駁的機會,直接帶著蘇業離開了。

“哼!”

看到這樣的蕭遠山,蕭雨琪鼻頭一酸,紅著眼跑上了樓。

“蘇業,蕭家比不上林家,但論姿色,雨琪絕對不比那林青瑤差,你不會介意叔叔的決定吧。”

蕭遠山看向蘇業,他也覺得冇有問過蘇業就做出這樣的決定有些草率,但與林正南通完話後,他就是要與林家置一口氣。

“蕭叔叔,你應該尊重雨琪的意見。”

看到古道熱腸的蕭遠山,蘇業隻能這樣提醒。

對於蕭雨琪,蘇業真冇有那方麵的打算。

罷了,反正在東海也不會待很久,隻能先拖著了,待找到合適的機會再向蕭遠山說明。

又聊了片刻,蘇業便離開了蕭家。

回到帝景山莊,蘇業直接叫來了向天鴻。

“老向,幫我登一份退婚聲明。”

“退婚,和誰啊?”向天鴻一臉茫然。

“林家林青瑤。”

“林青瑤?”

向天鴻聽了一驚,突然想到了什麼,驚道:“先生,您是蘇家人?”

向天鴻知道蘇業姓蘇,卻從來冇有和東海蘇家聯絡在一起,如今得知蘇業竟是東海蘇家人,當真是驚得不輕。

要知道,放眼整個東海,唯一能讓他為之一怵的,也隻有曾經的蘇家了。

“不該問的彆問。”

蘇業顯然冇有透露更多的意思,向天鴻見狀也冇有觸黴頭,直接吩咐人去辦。

第二天,一則退婚訊息便出現在東海各大新聞頭版。

當時林青瑤正在林氏集團開會,得知訊息便中斷了會議。

“青瑤,這個蘇業這樣做,不就是在打林家的臉嗎?”

林青瑤的助理,也是她最好的閨蜜趙曼氣憤說道。

“先去打聽是誰登的訊息,再花錢把訊息撤下來,其他的我自有定奪。”

林青瑤還是沉得住氣,看了一眼訊息最後的署名,大步離開了辦公室。

“蘇業啊蘇業,五年前父親就要登退婚聲明,那個時候我阻止了,你若不仁,也彆怪我不義。”

林青瑤坐進自己的瑪薩拉蒂駕駛座,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盤。

與此同時,林家也炸了鍋。

“好你個蕭遠山,這麼些年,我林正南都冇為難你蕭家,你兩麵三刀竟然玩上陰的了。”

林正南怒火沖天,林家這些年雖然發展不不錯,但卻一直處於風口浪尖,這樣的退婚聲明,對林家而言無疑是不小的打擊。

在他看來,這聲明一定是蕭遠山在背後推動。至於那個蘇業,諒其剛回來也冇什麼能耐。

“告訴市場部,給我加大力度推廣,我要把蕭氏從市場上徹底擠出去。”

林正南很快做出決斷,他冇想到蕭遠山如此極端,不然的話,昨天那通電話他會先拖著,這個退婚聲明,無論如何也應該由他林氏來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