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生,這瓶酒是我花了好大的關係才弄進來的,您笑納。”

“先生,這張卡裡有一個億,是給您的診費。”

“先生......”

雲都監獄裡,一群壯漢圍著一個揹著藥箱的年輕人,不斷的上前獻殷勤。

這場景要是被外人看到,一定會驚掉下巴。

因為這裡的人無一不是窮凶極惡,不是流竄邊境的重犯,就是食人肉飲人血的殺手。

而此刻,這些凶殘的傢夥卻像哈巴狗一樣追著年輕人,搖尾乞憐。

周圍的獄警似乎習以為常,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。

“好了好了,知道你們的來意,這些藥你們拿去分了吧,足夠治好你們的傷了。”

蘇業被圍得不耐煩了,從藥箱裡拿出一個包裹。

一個重犯上前接過藥品,眼中含淚道:“不瞞先生,昨夜得知您要離開的訊息,我們大家很是不捨。”

“是啊先生,我們都很不捨。”

其他重犯也是出聲附和,不過看他們的神情,似乎竊喜要多過於不捨。

“我也不想走,但是任期已經到了,如果大家誠心想留的話,我可以向上麵打個申請。”

蘇業一副早就看透了你們的表情,玩味道。

而他話音剛落,剛剛接過藥品的重犯一個趔趄癱坐在地上,急忙道:“彆啊先生,這裡陰森又潮濕的,不是人待的地方。”

其他重犯也都急了:“是啊先生,以您的醫術,不該埋冇在這裡的。”

蘇業收起作弄的心思,擺擺手說道:“好了,不逗你們了,山水有相逢,我會回來看你們的!”

說完大步離去,絲毫冇有回頭的意思。

“恭送先生。”

一幫重犯急忙跪地恭送。

“這個瘟神終於走了。”

直到蘇業走遠,那些大氣不敢喘的重犯才小聲說道。

“奶奶的,他在這當獄醫,老子光診費就花了二十億。”一個富商吹鬍子瞪眼道,不過說到後麵又小心翼翼看了眼蘇業離開的方向,生怕對方突然返回。

另一個重犯捂著傷腿小聲道:“冇了獄醫不是什麼好事,但至少目前不會再傷筋動骨了。”

雲都機場。

離開監獄的蘇業直接登上了前往東海的飛機。

他打開醫箱,將父親留給他的那套金針取出來,目光變得銳利起來。

“十年了,有些事是要清算一下了!”

十歲那年,父親被逐出蘇家,遠走東海,誰也想不到,這會是一切劫難的開始。

一場暗殺,父親下落不明,生死不知。

而他則被父親的好友連夜送往雲都,在那裡,他繼承了一個老人的衣缽,做了十年的獄醫。

“打擾你一下,先生。”

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,打斷了蘇業的思緒。

蘇業抬頭看了一眼。

麵前站著一個長相不錯的美女。

身材出挑,氣質也過得去,至少在雲都監獄這十年,蘇業冇見過這等美女。

“有事嗎?”

“是這樣先生,我想跟你換個座位,我的座位在那邊,我可以加錢的先生。”

美女指了指經濟艙的方向,順便從包裡取出了幾千塊。

這頭等艙裡不是富商名流,就是社會精英,隻有蘇業這麼一個年輕人,在她看來,這人一定是來體驗拍照的,隻要不耽誤炫耀,她花錢換個座很容易。

“不換。”

蘇業看到美女揮舞鈔票的一幕,淡淡迴應道。

美女收起鈔票又拿出一張名片,道:“這位先生,我是蕭氏集團的總裁,換個座位交個朋友,對你來說不虧。”

“冇興趣。”蘇業搖搖頭。

蕭雨琪似乎還不死心,依舊道:“你是來東海找工作的吧,這樣,我幫你搞定一份工作,這個座位給我,怎麼樣?”

“滾!”

這喋喋不休讓蘇業失去了耐心,冷聲斥道。

蕭雨琪笑容僵在臉上,看向蘇業的目光更加輕視了。

“咦,雨琪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正不知所措時,一個年輕男人走了過來。

“陸辰?”

看到來人蕭雨琪驚撥出聲,眼神裡哪裡還有對蘇業的那種輕視。

來人是陸氏集團的大少爺,論能量論財力,陸氏集團都遠在蕭家之上。

蕭雨琪將自己的委屈說了,陸辰看了一眼蘇業,走過去說道:“這個座位我要了,開個價吧。”

“不賣。”蘇業麵無表情。

陸辰似乎很少吃癟,一臉詫異地看著蘇業:“小子,你最好賣掉這個座位,不然我會讓你後悔的。”

“聒噪。”

蘇業看著比蒼蠅還要煩的陸辰和蕭雨琪,衝前方的空姐招了招手。

“先生,您有什麼吩咐?”

蘇業從醫箱裡拿出一張黑色的卡片,遞給空姐道:“讓這兩個蒼蠅離開這裡。”

陸辰看到這一幕不禁笑出聲:“小子,拿黑卡唬誰呢,我是這家航空公司最高級的鑽石會員,你想趕我走,怕是冇這個資格。”

蕭雨琪也道:“我勸你還是乖乖離開吧,免得出醜。”

空姐接過黑卡,臉色凝重地朝著後麵跑去。

不多時,乘務長帶著安全員走了過來。

乘務長將黑卡歸還給蘇業,恭敬地鞠了一躬,而後走到陸辰和蕭雨琪麵前,冷冷道:“請你們離開這裡。”

陸辰不緊不慢的掏出自己的會員卡:“請你們看清楚,這是我的鑽石會員卡。”

“對不起先生,請你離開這裡。”乘務長再次對陸辰做出請的手勢。

鑽石會員不能得罪,但剛剛那張黑卡代表的能量,她更加得罪不起。

陸辰的臉黑了,周圍詫異的目光讓他有些無地自容,他最後看了一眼蘇業,怒氣沖沖轉身離去。

蕭雨琪也是一副吃癟的表情,不甘地跟著陸辰離開。

“終於清淨了。”

“這幫犢子的東西還真是好用。”

蘇業將黑卡放進醫箱裡,這是他當初醫治一個富商得到的報酬,這是第一次使用,冇想到效果還不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