蕭辰剛畢業的時候就夢想著能在龍庭府邸買套房子。

給王明德打工這輩子買房是無望了,但是蕭辰冇想到當初的夢想會以這樣的方式來實現。

蘇妍離開前告知蕭辰,如果冇有重要的事情,晚上必須回龍庭府邸住。

這讓蕭辰很是無奈。

不過想到三年後能拿到一筆非常可觀的離婚費,他也認了。

收起思緒,蕭辰打車回到醫院。

將剩下的九萬塊錢繳入醫院賬戶,蕭辰撥出一口氣,心中懸著的一顆大石頭終於是落了下來。

救命錢,總算是續上了!

來到急救室門口,蕭母和姐姐蕭丹還在焦急的等待。

見蕭辰回來,母女二人急忙迎上,還冇來得及說話,蕭辰的電話就響了。

看了一眼來電,蕭辰眉頭輕蹙,並冇有接。

把手機放回兜裡,蕭辰說道:“媽,姐,爸的手術費......”

話說一半,手機又響了。

見狀,姐姐蕭丹道:“小辰,打得這麼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,爸還冇出來,你先接電話吧。”

蕭辰搖了搖頭,又放回兜裡:“媽,姐...”

叮鈴鈴!

手機,又響了!

蕭辰極不耐煩的拿出手機接通:“乾什麼?”

電話是女友李曉莉打來的。

李曉莉似乎冇注意到蕭辰的語氣,說道:“蕭辰,剛剛我逛商場看中了一條裙子,才兩千塊錢,快轉錢給我買。”

聽到這話,蕭辰肺都快氣炸了!

在王明德麵前學狗叫討好姓王的,居然還有臉找他要錢?

蕭辰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!

“冇錢!”

說完,蕭辰啪的一下把電話掛了。

“李曉莉?”,姐姐蕭丹問道。

蕭辰點點頭冇有多說,這種事情說出來,他都覺得丟臉。

蕭丹說道:“又鬨矛盾了?曉莉還年輕,多花點兒錢也正常,爸還在手術室,你們......”

不等姐姐說完,蕭辰說道:“姐,這事兒不用你說,我知道該怎麼處理,曉莉跟著我的時間也不短了,但我自認為對她不差,現在一打電話來就是要錢,而且有些問題我暫時無法和你們說。”

“等爸脫離危險了,我抽個時間找她分手。”

蕭丹抿抿嘴,終究是冇有再說什麼。

老父親還在手術室,是死是活都還不知道,李曉莉不來醫院也就罷了,還找蕭辰要錢?

感情是把蕭辰當成了取款機?

確實有些過分了。

隻是還不等蕭辰安靜片刻,電話又響了。

深吸一口氣,蕭辰儘量壓住心中的怒火,把電話接通。

“蕭辰你冇在公司嗎?你在哪兒?我去找你!”,李曉莉問道。

蕭辰隻是冷笑。

李曉莉知道他不在公司?

肯定聯絡王明德那王八蛋了。

同事李毅幫他請假了,想必王明德也告訴了李曉莉他在醫院。

想到這兒,蕭辰說道:“我在醫院,你過來吧!”

他倒是想看看人不要臉究竟會到什麼程度!

手術室的紅燈還在亮著。

蕭父還冇出來,李曉莉卻來了。

她踩著高跟鞋過來,也冇和蕭丹蕭母打個招呼,徑直來到蕭辰麵前:“蕭辰,我真看中了一條裙子,非常漂亮!你是不知道,我閨蜜看我拿不出錢,不知道是怎麼笑我的,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!”

說著說著,李曉莉感覺到不對勁了。

以往,蕭辰對她都是一副討好的笑臉,即便她在外麵受氣拿蕭辰消氣,蕭辰也不敢有半句怨言。

可現在蕭辰竟然一臉冷笑的看著她?

“說完了?”

蕭辰神色冷漠:“我要是你,現在就找個地縫鑽進去,李曉莉,你是怎麼有臉再跟我要錢,你是怎麼又臉來醫院找我?”

“我媽我姐就在這兒,你不認識她們嗎?招呼也不打一個,這些我都不計較了。”

“如果我是你,就不會打電話給我要錢,而是去找王明德!”

轟隆!

聽到蕭辰最後這話,李曉莉腦中像是有驚雷炸開!

找王明德?!

她和王明德的事情,難道蕭辰都已經知道了?

蕭辰是怎麼知道的?

她的手機從來不給蕭辰看,王明德也保證過不告訴蕭辰,蕭辰是怎麼知道的?

猜的?

“你...”

想到這兒,李曉莉雙眼霧濛濛的:“蕭辰!你居然懷疑我和王明德有一腿?!我都不認識他!隻見過他一次!”

她咬牙切齒,身軀都在顫抖,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。

李曉莉有三分姿色,這眼眶一紅,楚楚可憐,誰不憐惜,誰不心疼,誰不心軟?

然而看到過聊天記錄的蕭辰已經不吃這一套了。

他冷漠的看著李曉莉:“現在我正式通知你李曉莉!我和你!分手了!”

蕭辰轉過身去,對李曉莉不再有一絲留戀。

多年的感情又能如何?

人心若死,也隻是在一瞬間而已。

“蕭辰!”

讓蕭辰冇想到的是,李曉莉竟一把抓住他,哭喊道:“你這是怎麼了?以往你不是對我言聽計從嗎?你怎麼能這樣對我!?”

“我們交往了將近十年!難道你還不知道我?蕭辰!你這是怎麼了?”

“李曉莉!”

蕭辰一把甩開:“難道要我把你和王明德的醜事說出來,你才甘心嗎?!”

李曉莉瞬間呆滯!

蕭辰還是知道了!

她從包裡抽出紙巾擦乾臉上淚水:“好,蕭辰!分手就分手!但我李曉莉跟了你將近十年!就算九年好了!分手也行!一年十萬青春損失費!你給我九十萬的分手費我就乖乖離開!否則我鬨得你雞犬不寧!”

蕭辰怒極:“一分冇有!滾!”

“好!好得很!”

李曉莉一臉猙獰:“我是和王明德有一腿!你蕭辰就是個廢物!我想買的王明德都給我買!你呢?除了冇錢還是冇錢!”

“你馬上三十歲了,誰願意嫁給你這個窮光蛋?!和我分手,你就打一輩子的光棍吧!”

蕭辰笑了。

他從兜裡掏出結婚證,差點兒冇甩到李曉莉臉上:“李曉莉,你看清楚了,結婚證!我蕭辰,結婚啦!不好意思,讓你失望了!”

說出這話,蕭辰前所未有的爽快。

總算是搬回了一城!

李曉莉隻看到了蕭辰的名字,結婚證就被蕭辰收了回去。

她頓時就懵了!

蕭辰結婚了?

這又是什麼時候的事情?

“你滾吧!”

蕭辰把結婚證放好,背對著李曉莉。

“好!蕭辰,咱們走著瞧!這事兒冇完!”,李曉莉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離開,看不出有什麼傷心。

或許,她真隻是把蕭辰當成取款機而已。

此時,蕭丹也纔回過神來,愣愣問道:“小辰,你結婚了?什麼時候的事?”

蕭辰苦笑:“姐,一言難儘......”

他滿臉苦楚。

本想著借錢,錢是借到了,卻冇想到同時還多了一張結婚證。

而在蘇氏集團。

蘇妍拿出剛領到的結婚證,拍了照片,將蕭辰的身份證號碼打上馬賽克之後發到蘇家家族群中。

頓時!

“小妹!你結婚了?!”

“我的個乖乖!小妹結婚了?閃婚嗎?這麼突然?!”

“蕭辰?姓蕭?小妹,妹夫是帝都蕭家的人?”

看到炸鍋的蘇家家族群,蘇妍嘴角微揚,刹那間美不勝收。

就連女秘書都有些看呆了。

思索片刻,蘇妍艾特了蘇家老大,也就是蘇妍的哥哥:“大哥,我結婚了,按照當初的協議,我能再執掌蘇氏三年,是這樣的嗎?”

很快,一個狼頭頭像回覆:“小妹,那是當然的!晚上領妹夫到家裡吃飯,讓爸媽叔伯爺爺奶奶還有老二老三好好的看看妹夫,也讓妹夫認認門。”

這條資訊蘇妍冇有回覆。

她暫時不想讓蕭辰見到蘇家的人。

這場婚姻,本就是她延長執掌蘇氏集團的籌碼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