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手上戴著特意定製的手銬,雙腳被鐵鏈拴著,渾身纏繞著帶有定位的電子鐐銬。

以幾十個全副武裝的特種兵為主,百名荷槍實彈的武警為輔,空中還盤旋著武裝直升機壓陣。

如此陣仗,如此規格,能讓國家如此嚴陣以待的罪犯。

放眼整個大夏五千年的曆史,也唯有郭易是獨一份的。

郭易自從下車之後,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眾人,甚至都冇有多看郭慕穀這個女兒一眼。

還是感覺到郭慕穀一直在盯著他,郭易才抬眸看了過去。

郭慕穀說不清那是一雙怎樣的眸子。

冇有一點光亮,一片灰白,那是行將就木的平靜。

郭慕穀見他看過來,毫不示弱地跟他對視。

不知為何,郭慕穀竟從他宛如一潭死水的眸光中,解讀出了一絲解脫。

郭慕穀緊咬著牙關,聲音彷彿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一般。

“你,後悔嗎?”

聽到這個問題,郭易怔愣了一下。

腦海中浮現出過去的一幕幕,隨即露出了一個複雜的笑容。

“或許曾經有片刻的後悔,但重來一次,我會做出同樣的選擇。”

郭易直直地看向郭慕穀,一字一句道。

“這也是我唯一的選擇。”

郭慕穀慘然一下,她覺得自己就是多餘問這一句。

她緊握著拳頭,忍了又忍,終究還是冇有忍住,揚起手一巴掌扇在了郭易的側臉上。

“你就是個混蛋,畜生!那是你的妻子和兒子啊,你怎麼能下得去手?”

郭慕穀的情緒直接崩潰,她想要撲上去對著郭易廝打一番,卻被幾個同事攔住了。

“慕穀,你冷靜點!私自毆打犯人是違背紀律的!”

“長官,不要衝動,為了這樣的人不值得!”

“是啊,慕穀,這麼多年都過來了,眼看他就要接受律法的審判了,你不能為了他賠上自己的前途啊!”

一直隨行郭易的四個特種兵,立刻護著郭易往後退了一步,生怕郭慕穀在發瘋一般撲上來。

雖然他們也明白郭易罪不可赦,身為女兒想要發泄一下也無可厚非。

可他們有他們的任務,他們有他們的紀律。

剛剛讓郭慕穀貼身靠近郭易,已經屬於違反紀律的行為了。

被同事攔住的郭慕穀惡狠狠地瞪著郭易,恨不得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。

但她也明白自己確實是衝動了,她掙開同時的束縛,閉了閉眼睛,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不過幾分鐘,郭慕穀的神情已然變得冰冷,看向郭易的目光也不帶有絲毫感情。

“帶進去!”

郭慕穀率先轉身,朝著最高人民法院走去。

郭慕穀的幾個同事見她控製住了情緒,紛紛鬆了口氣,也惡狠狠地瞪了郭易一眼。

再也冇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郭慕穀心中的悲痛了。

可身為警察,職責所在,他們必須攔住郭慕穀。

郭易。

是他們花費了十幾年時間,付出了無數心血,踏著諸多同誌的白骨。

終將他抓捕歸案的。

這個關鍵當口,不能出任何的差錯。

況且,為了這種人渣,搭上郭慕穀的前途,實在是不值得。

守在最高人民法院門口的記者,看到郭慕穀走來,一個個拎著話筒扛著攝像機就衝了過來。

“郭長官,請問是什麼原因,竟讓你親手逮捕了自己的父親?”

“郭長官,你現在心中作何感想?”

“郭長官,你能夠大義滅親,許多百姓都很敬佩,他們都說你是大夏的守護神。對此,你有什麼看法?”

“郭長官……”

聽著記者的提問,郭慕穀轉身麵對鏡頭,俏臉上俱是冷漠。

“首先,他不是我的父親。”

“他隻是一個殺害了我母親和弟弟的罪犯,是一個冇有感情的劊子手,是罪大惡極的凶徒。”

“其次,我並不是什麼守護神,也擔不起這個稱呼。”

“我隻是做了我該做的事情,履行了自己的職責,也是為了能夠挺起胸膛,不再被人戳我的脊梁骨。”

“僅此而已。”

鏗鏘有力的話語落下,郭慕穀眼神中有一閃而過的落寞。

“郭長官,你彆這麼說。這麼多年,你的付出我們都看得見,你就是我們的守護神。”

“郭長官,你一直堅守在一線,跟那些處在黑暗的敵人以命相搏,保護了眾多大夏百姓,你配得上任何稱呼和榮耀!”

“郭長官,有這樣一個父親,你纔是最大的受害者,我們冇有人責怪你,我們都是你堅強的後盾!”

“是啊,郭長官。能夠抓住這個惡魔,也是多虧了你啊!我們要謝謝你幫我們大夏剷除了一顆大毒瘤,你是我們的英雄啊!”

“冇錯,郭長官……”

這一聲聲的認同,一句句地讚美,無疑是對郭慕穀最好的肯定。

“謝謝大家。”郭慕穀紅著眼眶道。

大夏有句古語說‘父債子償’。

從一開始,她就揹負著巨大的壓力。

郭易犯下的所有罪孽,都要由她去承擔那些侮辱和謾罵。

她不知道該如何改變這樣的狀況,隻能每次任務的時候都衝在最前麵,用自己的命去賭一個未來。

好在,最終她賭贏了。

隨著一次次的立功,讓她逐漸被大夏的民眾所認可。

至此,她才從‘郭易女兒’的這個身份中脫離了出來,不再受郭易的名聲所累。

人生在世,要的也不過是一個認可罷了。

“好了,各位,審判的時間到了。還請大家把路讓開,我們要把罪犯押送到法院裡麵去。”

郭慕穀的同事上前將一種記者隔開,清理出一條可以過人的路。

郭慕穀眼中的落寞、痛苦和那一絲茫然,在大家的鼓勵下漸漸消散。

她的目光重新變得堅定起來。

這十幾年來,她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為了今天嗎?

那個她最痛恨的人將要在最高法院接受法律的審判,她母親和弟弟的大仇即將得報!

而她,也將徹底跟‘郭易’這個名字做個了斷。

往後餘生,她都不會再跟這個名字,這個人有任何的牽扯。

此後,她將會是一個真正獨立且自由的人,不必再揹負任何的重擔!

所以,她為什麼要落寞?為什麼要迷茫?

她纔是那個最應該高興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