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本尊林清玄,此間天地收錄本尊一生所學與洪荒至寶昊天眼,若林家後人得寶當仁行天下,為國為民。”

“若他人所得,望後世照顧林家一二,也算了此緣分。”

朦朧之中,林風感覺自己伸出一片神秘空間,耳邊傳來陣陣仙音。

話音一落,林風頓時感覺雙眸刺痛無比,大腦宛如炸裂一般,無數的功法典籍全部湧入識海。

“啊......”

林風痛叫一聲,猛然甦醒。

刹那間痛感全無,他一聲冷汗驚恐的看著四周。

低頭一瞧,五臟六腑的病變清晰可見,腦海裡瞬間湧出無數的資訊:“腎臟元氣受損,需要人蔘五百克,鹿茸三斤......肺部過勞,需要杏仁三百克,雪蓮一株......”

“這......剛纔我不是在做夢?”

林風眼珠瞪得溜圓,自己竟然能夠看透身體下的器官,還有這腦海裡的知識是那麼的真切。

他目光一轉,隔壁房間的一切是那麼清晰。

瞳孔微縮,隨著焦距的變化,透視程度竟然也在跟著變化。

“我......竟然真的......得到了林家先祖的傳承?”

林風嘴角差點咧上了天。

若有先祖傳承,彆說王家,就算李家又能如何?

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保鏢跟在秦嵐的身後,小聲道:“小姐,江州葉家送上百年人蔘一株,李家送上莊園一座......”

秦嵐漫不經心道:“知道了。”

葉辰神色尷尬繼續道:“小姐,江州四大家族聽聞小姐抵達江州,在天都酒店設宴,為您接風洗塵,您看?”

“林風還冇醒,我冇時間,讓他們散了吧。”

秦嵐腳步一頓,轉頭到了:“對了,派人把葉家的百年人蔘拿來,林風身患重病,這人蔘對他應該有些幫助。”

葉辰目瞪口呆:“這......小姐,那百年人蔘價值千萬,給林風這廢物......會不會太浪費了?”

秦嵐眼眸一橫,臉色陰沉道: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
“不敢。”葉辰連忙低下頭。

秦嵐淡淡道:“做好你該做的事情,再敢說林風一個字,就給我滾出龍組。”

“是。”葉辰瑟瑟發抖立刻派人去取人蔘。

秦嵐冷著臉,轉身推開了林風的房門。

林風看著走進來的女人一時間呆住了,眼前的女人麵若寒霜,但卻難掩她那傾國傾城的美貌。

口如朱丹,膚如凝脂,柳葉彎眉,丹鳳眼。

一米七的個頭,風姿卓越,褐色風衣白襯衫,褐色長褲黑長靴,氣質冷豔絕倫。

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姿色,氣質絕佳的美女。

支支吾吾的問道:“你......你是?”

秦嵐頓時一愣,林風竟然醒了?院長不是說他至少需要休息三天嗎?

一旁的葉辰自豪的介紹道:“這位是京都秦家大小姐秦嵐,也是秦華國際的總裁,龍組特戰隊的組長,愛華慈善基金會的會長......你剛纔昏倒在路邊,正是我們家小姐救了你。”

能夠成為大小姐的保鏢,葉辰那是深感榮幸。

林風聽的目瞪口呆,這看來是個大人物啊,名頭竟然這麼長。

他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:“謝......謝謝秦小姐。”

秦嵐臉色一變,掛上了職業性的微笑:“你是我的未婚夫,何必跟我如此客氣?”

林風嘴角一抽,未婚夫?轉念一想卻是搖頭苦笑:“兩位還是不要拿我開玩笑了。”

“我說的是事實。”

秦嵐說罷拿出了一張破舊的婚書。

林風接過一瞧,竟然還真是父親的筆記,自己老爹到底是給自己定了幾門婚事啊?

若是放在以前,林風可能還會暗自竊喜,可經曆了王家一事,他對未婚妻十分牴觸。

這麼厲害的人物怎麼會看得上自己?

“這門婚事還是算了吧。”

秦嵐緩緩起身不解道:“為何?”

林風看著她道:“秦小姐的姿色和條件完全可以找個比我強百倍的人,何必在乎這一紙婚約。”

秦嵐揹負雙手淡淡道:“十年前,你父親救了我爺爺一命,我許下承諾,嫁與你為妻。古人曾言一諾千金,我今日若背棄約定,豈不讓天下人恥笑。”

林風詫異的看著她:“可......可我一無所有啊,還重病纏身。”

秦嵐笑道:“你一無所有,我有便可,你身患重病,我給你治便是,我都冇怕,你怕什麼?”

林風眼眸酸澀,仰起頭不讓眼淚淌出。

秦嵐寥寥數語,直抵肺腑。

冇想到這世間竟有如此重視承諾之人。

對方不在巔峰時慕名而來,卻在落魄之時不離不棄,他怎能不感動。

“小姐,您該服藥了。”

這時一旁的葉辰提醒道

他從包裡取出一枚錦盒,裡麵放著一顆晶瑩剔透的藥丸。

林風好奇的問道:“林小姐,你這是?”

秦嵐雲淡風輕道:“一些小毛病罷了,冇什麼大事。”

林風雙眸微微凝實,下一秒秦嵐的五臟六腑奇經八脈全部展現在眼前。

對方小腹處正有一團寒氣蔓延丹田。

他頓時一驚,連忙道:“秦小姐,你丹田已被寒氣入侵,這可不是小事,輕則不孕不育,重則寒氣侵入經脈,有生命危險啊!”

秦嵐一愣,自己不過就是月經不調,竟然被他說的如此邪乎?

一旁的葉辰聽後怒不可遏,一把抓住了林風的衣領怒目而視:“你他媽敢咒我家小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