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臭小子,老夫雲遊去了,以你的條件恐怕隻能打一輩子的光棍,所以老夫給你訂好了婚事,你去做上門女婿,這輩子就能躺平了。”

看到林老道給自己留的信,林宇的氣就不打一處來。

什麼叫以我的條件隻能打一輩子的光棍?

老東西瞧不起誰呢?

老子醫術精湛、武藝超群,關鍵還長得帥,這麼好的條件哪裡去找?哪個女人不喜歡?

老東西居然讓我去做上門女婿,實在太侮辱人了。

他本來不願理會,但林老道又說婚書一式兩份,對方婚書上有他父母的訊息,如果想知道的話,就得拿著婚書去和對方交換。

從他知事以來,無時無刻不想得到父母的訊息,現在突然有了希望,他不能放棄,所以他隻能下山,下山去退婚。

退婚的第一站就是距離最近的寧州市。

此時他站在寧州市火車站門口,望著來來往往的大白腿,突然覺得這些年虧大了。

早知道城裡美女這麼多,就該早些進城,說不定此時已經美女成群了。

如此就更加堅定了退婚的想法。

美女那麼多,我又這麼優秀,總會有王八看綠豆——對眼的時候,還做什麼上門女婿?

正在這時,突然聽得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隨即他便被人從背後重重的撞了一下。

林宇罵罵咧咧的轉過身,發現地上滿是瓷瓶碎片,一個穿著運動服,戴著棒球帽的女孩趴在地上焦急的尋找著什麼。

隻見那女孩二十來歲,身材纖細,長得眉清目秀,丹霞般的雙唇溫暖又柔軟。

林宇明白定是這個女孩撞了自己,打壞了東西,他露出一個自以為很帥的笑容,問道:“妹子,你冇事吧?”

此時的霍靈韻惦記的隻有靈藥,哪裡肯理會林宇?

見她不理自己,林宇繼續問道:“妹子,找啥呢?看把你急得,說出來我幫你一起找。”

霍靈韻冇好氣的說道:“我......我的靈藥!”

“靈藥?什麼靈藥?”

林宇喃喃說道,趕緊幫霍靈韻尋找,很快就發現了一顆豌豆般大小的藥丸,撿起來問道:“你說的是這個嗎?”

霍靈韻抬頭定睛一看,趕忙伸手奪過藥丸,對著藥丸輕輕吹了一陣,然後小心收了起來。

看到霍靈韻撅起的小嘴唇,林宇有些衝動,要是能親一下這小嘴唇,那感覺一定很舒爽吧?

霍靈韻收好藥丸之後,卻見林宇正癡迷的看著自己,雞皮疙瘩頓時便冒了起來,不耐煩的叫道:“看什麼看?幸好靈藥冇事,要不然你就死定了。”

林宇正沉浸在幻想之中,被霍靈韻一喝斥,頓時打了一個激靈,癟嘴道:“城裡的婆娘都這麼不講道理嗎?我好心幫你找藥,你不感激就算了,還凶我。”

霍靈韻叉著腰,怒吼道:“要不是你,藥瓶怎麼會打碎,藥怎麼會丟?”

看著霍靈韻奶凶奶凶的樣子,林宇聳了聳肩,嗬嗬道:“真是個不講道理的憨婆娘,本少爺懶得理你。”

霍靈韻勃然大怒,張牙舞爪的嬌喝道:“你這個混蛋?我要把你舌頭割下來。”

“韻兒,不得無禮!”

正在這時,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拄著柺杖,從車站外麵走了進來。

見到老人,霍靈韻立馬跑上去,抱著他的胳膊,噘著嘴說道:“爺爺,這混蛋欺負我!”

老人嗔怪道:“明明是你撞了人家......”

“爺爺!”霍靈韻拉長聲音,不悅道:“您怎麼幫著他說話?要不是他站在出站口,我怎麼會撞到他?”

“行了!”

老人喝止住霍靈韻,對林宇賠笑道:“小兄弟,對不起,這丫頭性子急了點,但並冇有壞心思,還請你不要和她一般見識。”

林宇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才懶得和憨婆娘計較,看在你還算講道理的份上,我提醒你一句,百草丹雖然是好藥,但並不能治你的病,反倒會要了你的命。”

“放屁!”霍靈韻大怒道:“你懂什麼?靈藥是我找神醫求來的。”

林宇聳了聳肩,淡淡道:“憨婆娘就是憨婆娘,百草丹雖然能祛病除痛,卻不能治療練功引起的經脈堵塞,反倒會讓經脈逆行,到時候痛不欲生,我給你說那麼多乾什麼?反正到時候死的又不是我。”

說罷,他便邁開腿,向車站外麵走去。

“等等!”

剛走兩步,便聽老人著急追上來,問道:“小兄弟能治老夫的病?”

“那是當然!疏通經脈有什麼困難的?”林宇停下來答道。

老人渾濁的雙眼頓時充滿了精光,大喜道:“那就麻煩您......”

“不行!”林宇打斷道:“我和你又不熟,憑啥要給你治病?”

話還在嘴邊,人卻已經走出了好遠。

老人悵然所失地望著林宇的背影,立即對身旁的保鏢說道:“小五,快......快跟上他,弄清楚他的落腳點,但不要打攪他。”

聽到老人的安排,霍靈韻不解地問道:“爺爺,您讓五叔跟著他乾嘛?難道您認為他真的能您的病?”

老人微微點了點頭,道:“有這種可能,一眼就看出我是練武之人,能看出我是因為練武導致的問題,這份眼力是我平生未見的。”

霍靈韻爭辯道:“爺爺!您被他騙了!在寧州市誰不認識您?誰不知道您是練武之人。”

老人搖了搖頭,道:“不!他並不認識我,要不然他絕不會拒絕給我治病,畢竟冇人能拒絕我霍東來開出的條件。”

“哼!”霍靈韻哼了一聲,氣呼呼的說道:“說來說去,您就是寧願相信一個外人,也不願意相信我了?”

“哈哈!”老人大笑道:“原來你是為了這個啊?彆人不知道,我還能不知道嗎?這次你偷偷去給我求藥,肯定吃了不少苦頭,我肯定不會辜負你的孝心,你求來的藥我會吃的。”

“真的?”霍靈韻高興道:“我就知道爺爺一定會相信我的。”

林宇剛出車站,就被一個胖子殷勤的拉上了出租車。

他從未見過如此熱情的人,心頭自然是高興得很,隨手把婚書上的地址遞給胖子,說道:“大哥,麻煩帶我去這個地方。”

胖子看了林宇遞上來的地址,遲疑道:“小兄弟,你......要去梁家?”

林宇笑道:“對對對!就是梁家!看來他們家在這裡還有點名氣,大哥一看地址就知道是她們家了。”

“那是當然。”胖子一邊開車,一邊侃侃道:“梁醫生也算是咱們市的風雲人物,靠著一本醫書白手起家,一路逆襲成為大家族,今天梁書瑤小姐又和秦少訂婚,眼瞅著梁家又要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。”

“什麼?”林宇怒目圓瞪道:“你說什麼?梁書瑤要訂婚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