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黎煙,跟俞瑤是在警隊裡認識的。

我們是最好的朋友。

我記得在警隊的時候,俞瑤的心理課門門都是第一。

俞瑤家很有錢,是每天揮霍一百萬,一輩子都還花不完的那種。

但她還是不顧家人反對依然考入了警隊,因為當警察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。

23歲那年,是我們加入部隊的第五年。

那天我接到了組織的秘密任務。

組織說經過綜合考量,決定讓我加入「破冰計劃」。

走的那天,我問了俞瑤一個問題。

「退伍後你想乾什麼?」

「我說我想去夜市擺攤,你信嗎?」

我笑了笑,說,「我信。」

組織給我安排了一場好戲。

我體內攜帶了大量毒品,被警方追殺,躲進了陸肆的地盤。

陸肆佩服我的藏毒能力,讓我留在了寨子裡,幫他運毒。

這幾年來,我從寨子裡的一個小嘍囉,直接爬到了二把手的位置。

在當臥底的第三年,我第一次跟警方接頭時,聽接頭人說,俞瑤瘋了似的問組織要人。

組織說我跑了,當了逃兵,還說有人在緬北最大的販毒集團總部看見了我的臉。

俞瑤不信,直到她以臥底身份在緬北總部看見我,才徹底相信我加入了販毒組織。

我記得俞瑤是個很愛漂亮的女生,就算是在每天高難度訓練的警隊裡,她也會堅持每天護膚。

但現在我麵前的這張臉,顯然有些粗糙。

救命恩人的計謀隻能用一次,所以組織將她派到了最基層。

她能在短短兩年內爬到總部,上升速度實在驚人。

如果當初總部是派出的她,或許會比我在這裡混的更好。

但俞瑤也有個弱點。

容易感情用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