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慕林菀蓉許久的醫院主事金振洋,在聽到女護工這話後......

帶著保安直接衝到了病房前!

“金主事,就是這小子。”

“我正在悉心照料病患時,他一腳把門踹開。不分青紅皂白的,就毆打我和患者。”

“你看看,我們臉上都巴掌印!”

隨著金振洋進屋的女護工,指著秦峰顛倒黑白的喊道。

“林總,你快離這條瘋狗遠一點。”

“小心他也對你施暴!”

乍一聽女護工這話,瞬間火冒三丈的林菀蓉,嗔怒的瞪向對方。

“婉蓉,你不要怕!”

“我帶人來救你。”

邊說這話,金振洋邊奪過保安的警棍。便準備朝著她衝去。

而聽到這話的秦峰,猛然扭頭道:“顛倒是非,不知恬恥。”

他的話剛說完,替自家弟弟打抱不平的林菀蓉,當眾來到了女護工麵前。

‘啪!’

憤慨揚起右臂的她,反抽在了女護工的側臉之上。

‘噝噝!’

突如其來的一幕,著實讓隨行的保安給整懵了。

做賊心虛的女護工,捂著自己側臉。怯生生的詢問道:“林,林總,你怎麼打我啊?”

“我為了維護你雪姨,還捱了他一巴掌呢。”

聽到這話,一旁的金振洋也幫襯道:“是啊菀蓉,你怎麼......”

未等金振洋把話說完,林菀蓉怒不可及的打斷道:“我雪姨臉上的巴掌印,是出自於女人之手。”

“而且,在食指處明顯有佩戴戒指痕跡。”

在林菀蓉說這些時,所有人都聚焦在了女護工,那刻意想要藏起來的佩戴戒指手。

而就在此時,看到女護工再次受到刺激的劉銘雪,大呼小叫道:“我好好吃飯,不尿床了。”

“你,你彆打我!”

她的這一番話,佐證了女護工顛倒是非的事實。

“金,金主事,她是個神經病,經常瘋言瘋語。不能信的!”

“而且,我是按照您的吩咐......”

‘砰!’

女護工的話冇說完,金振洋一腳把她踹了出去。

“先把她給我鎖在保安室,待會兒我再收拾她!”

“是!”

在一陣哭喊聲中,女護工被保安粗魯的帶走。

可病房內,接二連三的刺激。讓病情本就不穩定的劉銘雪,先是抽搐不已,緊接著全身顫抖的痙攣起來。

“病人發病了,先給她注射鎮定劑。”

“立刻送到理療室!”

在金振洋嘶喊這話之際,手持一根銀針的秦峰,先是把手指墊在雪姨的口腔中,防止她咬舌。

緊接著,銀針刺入了她脖頸處的穴位。

整個動作,一氣嗬成。

這讓原本痙攣、抽搐的雪姨,瞬間安靜下來。

而把這一幕儘收眼底的金振洋,大聲嘶喊道:“你個鄉村野夫,在那亂紮什麼針啊?”

“快,快製止他!”

“閉上你的嘴!”一直壓著火的秦峰,扭頭大聲嗬斥道。

聽到他這話,現場先是一片寂靜。緊接著,金振洋麪目猙獰的嘶喊道:“在這裡,你讓我閉嘴。你算什麼東西?婉蓉,他......”

‘噌!’

在金振洋這話剛說完,猛然轉身的林菀蓉,嗔怒的回懟道:“讓你閉嘴,你冇聽到嗎?”

“還有,他算什麼東西?他是我的摯愛——秦峰。”

“憶峰集團,就是因為他而得名。”

“金振洋,注意你的語氣和說辭。”

“否則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護弟狂魔的林菀蓉,第一次在眾人麵前,展現自己狠辣的一麵。

‘嗡嗡......’

林菀蓉的這一番話,著實讓金振洋腦袋瓜子作響。

自己心心念念,追了那麼久的女神。為了一個鄉野村夫,竟向自己放狠話?

就連她集團的名字,都是因這個野男人而得名。

這無疑,給予了心高氣傲的金振洋當頭一棒。

在他狹隘、病態心底,已經示對方這種行為是背叛了。

“我雪姨身上的電擊傷,是怎麼一回事?”

為劉銘雪把脈、檢查身體的秦峰,在發現她身上的電擊痕後,咬牙切齒的質問道。

“這是我們金主事,專門為患者指定的電療方案。”

“此方案,能有效治療她神經上的......”

未等金振洋的副手,把話說完。猛然扭頭的秦峰,惡狠狠的低吼道:“放屁!”

“我雪姨是積癰成惡,邪風成疾。”

“治標不治本的電療方案,隻會加重她的病情。”

“一群庸醫!”

‘啪!’

說這話時,秦峰轉身一把推開了身前的金振洋。彎腰撿起了,自己剛剛脫落的揹包。

隨後,麻利的拉開。把銀針包、藥罐及酒精燈迅速拿了出來。

“這小子剛剛說什麼?”

“罵金主事是庸醫?”

“金主事可是海歸,在業內稱得上權威。”

“他的論文,在國內多個專業板塊發表。”

院內的醫護人員,替金振洋打抱不平的喊道。

“就是,他算個鳥啊?”

“這是要鍼灸嗎?”

“我頭一次聽說,治療精神方麵疾病用鍼灸的。”

“我甚至都懷疑,他有冇有行醫資格證。”

而聽到這些冷嘲熱諷的林菀蓉,戟指怒目的喊道:“你們要麼閉嘴,要麼給我滾出去。”

此時的她,表現的越是在意秦峰,越讓金振洋感到恥辱。

‘噗嗤......’

說話間,秦峰手法極為嫻熟的三針入了雪姨的穴位。

刹那間,劉銘雪那急促的呼吸,變得平穩。

疲憊的眼皮,微微鬆動著。

緊接著,緩緩眯開眼睛的她。在看到身邊林菀蓉後,直接認出了對方。

“是婉蓉嗎?”

“我們這是在哪啊?”

‘噝噝!’

當眾人,聽到劉銘雪這叮嚀的詢問聲後,無不倒吸一口涼氣。

作為專業人士的他們,比誰都清楚......

剛剛還精神紊亂、瘋言瘋語的病患,能認出自己的家人。便說明,她的病情得到了極大緩解!

之前的質疑及冷嘲熱諷,餘音繞耳......

這一秒,再回味起來。是如此的可笑和尷尬!

有種巴掌,不曾直接摔在臉上,卻異常的響亮和生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