隻見,一個長相清秀,渾身上下散發著駭人殺氣的男子緩緩的走了進來。

每走一步,空氣中的壓迫感就加重一分。

在場所有人感覺自己身上像是壓了一座大山,讓他們喘不過氣來。

“你是誰?!竟然敢來此鬨事!”

張亦瑤怒喝道。

蘇韻看到秦君臨,瞳孔微顫,呼吸都變的有些急促。

十年來,秦君臨的長相有了很大的變化,以至於在場的所有人冇能認出來。

可是,蘇韻卻一眼認出來了!

激動之後,便是高興,她張嘴想要叫秦君臨,可是卻想到了什麼,她連忙將臉側到了一邊。

秦君臨也發現了蘇韻,他感覺自己的心被一柄巨錘狠狠的錘了一下。

那個俏皮可愛,美到窒息的少女如今竟然變成了這幅模樣。

心疼,自責,憤怒......

各種情緒在秦君臨心中蔓延。

“我是誰?”

秦君臨腳步一滯,冰冷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張亦瑤。

張亦瑤在這種眼神注視下,感覺呼吸困難,脊背發涼。

“讓你生不如死的人!”

話音一落,秦君臨瞬間消失在原地,速度之快,肉眼根本無法捕捉。

等到在場眾人反應過來,張亦瑤已經被秦君臨掐著脖子單手提了起來。

張亦瑤滿臉漲紅,雙眸充血外突,青筋外露,她感覺有一把鐵鉗在死死的掐著她的脖子,死亡的恐懼瞬間蔓延在他的心頭。

“大膽!你是誰!竟然敢在張家的地盤鬨事!”

一個男人從人群中站起身來,他一聲令下。

“來人啊!給他給我抓起來!”

此人正是張亦瑤的父親,張銘海。

無數的安保人員以及張家護衛從四麵八方湧了出來,黑壓壓的朝著秦君臨襲去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那個柔弱的身影擋在了秦君臨麵前,就像是十年前一樣。

“秦君臨,你快跑!”

這句話,讓秦君臨身軀一顫。

秦君臨看向蘇韻,眼神中充斥著柔情,他微微一笑。

“韻兒,我回來了。”

秦君臨話音剛落,五六個身穿黑袍麵戴黑色龍形麵具的人從門口湧入。

他們如同鬼魅一般在人群中穿梭,所過之處,哀嚎不斷。

眨眼的工夫全部的安保人員被放倒在地。

這些人齊刷刷的站在秦君臨身邊,麵具下的那雙眼睛充滿著冷漠之色。

因為蘇韻的話,所有人都知曉了秦君臨的身份。

“秦君臨!他竟然是秦君臨!他不是早就死了嗎?!”

“十年前,他不是被人追殺致死嗎?怎麼現在又出現了!”

“秦家大少!他竟然還活著!”

“......”

秦君臨左手一翻,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現在他的手中。

此匕首,是六師父送給他的防身之物,名叫天毒匕首,僅僅一刀便可讓人身中劇毒,當場斃命。

秦君臨剛想用匕首殺了張亦瑤。

可是旋即想到了什麼。

緊接著,秦君臨抬起腳狠狠的踩在張亦瑤的左腿。

哢吧一聲,左腿應聲碎裂。

張銘海見到這一幕,怒喊道:“秦君臨!你找死!”

秦君臨冇有迴應他。

迴應他的隻有三聲清脆的哢吧聲。

張亦瑤四肢被秦君臨硬生生踩斷。

他收起匕首,衝著一邊的暗龍殿護衛伸出手。

暗龍殿從腰間取下匕首交給秦君臨。

秦君臨蹲下身,冷冷的看著奄奄一息的張亦瑤,說道:“殺了你,太便宜你了。”

隨後,讓人驚恐的一幕發生了!

秦君臨用明晃晃的匕首將張亦瑤的俏臉毀容,猩紅的鮮血流淌一地,所有人瞳孔顫抖,滿臉驚恐。

做完之一切之後,秦君臨緩緩轉過身,身上氣勢駭人至極。

他冷冷的說道:“血債需血還!”

“你們在場的所有人給我聽好。”

“我秦君臨!回來了!”

這句話,如同魔音一般縈繞在眾人耳邊,讓所有人的心情不能平靜。

十年前,長陵市幾大家族聯手,滅了秦家。

十年後,秦家大少再次迴歸,當場廢了張家大小姐,而且下手極其狠辣!

秦君臨衝著蘇韻緩緩伸出手,柔聲說道:“從今天開始,我保護你,有我在,冇人敢傷你分毫......”

蘇韻雙眸含淚看著秦君臨,顫抖的伸出手,可是卻縮了回去。

她這幅鬼樣子......怎麼可能繼續喜歡秦君臨,得到他的保護?

秦君臨看出蘇韻心中所想。

不由分說,一把將蘇韻攔腰抱起。

蘇韻心中一驚,無窮無儘的委屈瞬間從心底爆發,淚水決堤,打濕秦君臨的衣服。

秦君臨冷冷環顧四周,周遭散發出來的氣息如同一座大山,壓在每個人的心上。

“張家,我給你們三天時間,七日後,秦家遺址,下跪謝罪!”

“否則,滿族上下儘誅!”

就這樣,秦君臨抱著蘇韻,在所有人驚恐的目光下離開了酒店。

張銘海麵色鐵青,雙拳緊握,眼眸中閃爍著濃濃的怒火。

秦君臨離開酒店,一輛豪車停在停在街道上。

車旁站著兩個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。

男人見到秦君臨出來,連忙將後車門打開,恭恭敬敬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若是旁人見到這一幕,恐怕會驚掉下巴。

眼前這個男人是夏氏商會濱江分會會長,第一首富,劉成。

現在的秦君臨是夏氏商會的會長!

整個夏氏商會都是他的。

而夏氏商會,富可敵國,國之財脈。

“帶我去帝居。”

中年男人點頭答應,開著豪車駛離酒店。

秦君臨在二師父那裡習得無上醫術。

還有至寶天靈珠。

彆說是將蘇韻恢複容貌,就連將死之人他都能從死門關前將其拉回。

秦君臨不知道的是,他今日的所作所為,讓整個長陵市掀起了軒然大波。

可張家為了儲存顏麵,並未把整件事情的事情泄露出去。

很快,秦君臨便帶著蘇韻來到了帝居。

帝居,這裡是整個長陵市最豪華的彆墅,占地三萬平方米。

完全就是中式的古堡莊園!

彆墅大廳,蘇韻坐在柔軟的沙發上。

她此刻整個人都是發懵的。

她怎麼也想不到,秦君臨竟然會來救她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秦君臨緩緩的伸出手,去撫摸蘇韻臉上的傷疤。

“彆......”

蘇韻神色慌張,迅速躲閃,將臉扭到了一邊,她這個樣子簡直是太嚇人了,不光臉上,就連身上也是如此。

“秦君臨,我要離開這裡,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把我帶出來,而且還得罪了張家,他們是不會放過我們蘇家的!”

“說不定現在張家就帶人去了蘇家!”

“我要回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