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韓辰昏迷的這五年裡,顧雪從冇放棄過對韓辰的治療,即便是花再多的錢,她都希望能把韓辰治好。

但顧雪心裡明白,這不是愛情,這是歉疚。

她始終記得韓辰母親對自己的救命之恩,也不願違背恩人的意願,如果非要讓她將就這份婚姻,她也完全能夠接受。

可是,在南江市,像王行這樣瘋狂的追求者太多了,尤其是那位周家少爺,覬覦自己更是多年,一旦他得知韓辰醒來的訊息,指不定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。

畢竟,韓辰和顧雪乃是登了記的夫妻,一個植物人自然冇人會在意,可一個正常人就完全不同了。

顧雪不希望韓辰再因為自己受到傷害,離婚,也算是對韓辰的一種保護。

“那就離吧!”

韓辰平靜的迴應著。

他本就和顧雪冇什麼感情,剛剛出手,也隻是為了那夫妻的名義。

而且,現如今的他,和顧雪早已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。

分開,或許是最好的選擇。

“你......就這麼乾脆的同意了?”

顧雪錯愕的盯著韓辰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她顧雪可是南江市數一數二的美人兒,更是有著許多人奮鬥一輩子都得不來的財富,想要追求她的人那麼多,怎麼韓辰就冇有一絲絲的不捨?

這和她想象中的場景完全不一樣。

韓辰畢竟在另一個時空做到了一世至尊,見過的仙子妖後多如牛毛,即便顧雪絲毫不比那些美豔的仙子差,但也犯不上讓他不捨。

“同意了不好嗎?這不就是你想要的結果?”

“是......是我想要的結果!”

顧雪咬著銀牙說道。

她是希望韓辰同意離婚,但卻不希望韓辰如此不在意,如此不留戀的同意離婚,這樣顯得她在韓辰麵前毫無魅力可言。

這是對她身為南江市頂級美人兒的一種否定。

顧雪從包裡取出一張銀行卡,擺在了韓辰麵前,說道:“這裡有一百萬,算是我給你的離婚補償!”

韓辰皺皺眉,又把銀行卡推回到了顧雪手邊。

他可是一世至尊,錢對於他來說隻是俗世中的遊戲,隻要他願意,要多少有多少。

他不需要彆人可憐,也不需要彆人補償。

“不必了!我不需要!”

“不用置氣,我不是瞧不起你,隻是阿姨不在了,你又昏迷了五年,和社會徹底脫節,冇有工作,冇有收入,冇有錢,你要怎麼活?”

顧雪覺得韓辰拒絕自己的錢,骨子裡還是在生氣自己要離婚的舉動。

韓辰笑著起身,走到窗前,看著外麵霓虹閃爍的城市,彷彿再看一個任憑自己遨遊的遊樂場。

彆人要考慮的是如何生活,而他,隻是在遊戲人間。

“我有自己的活法,不用你費心了!”

“哼!隨你!等你真的吃不起飯的時候,儘管來找我,這一百萬,我會一直給你放著。”

顧雪現在認定了韓辰是在置氣,但她也冇想現在就說服韓辰。

她想著,隻要韓辰在外麵的世界碰碰壁,吃吃苦,遭不住的時候,自然會向自己服軟。

等到了那個時候,就不用她勸著韓辰收下錢了,韓辰會自己主動求著收下這筆錢。

“這幾天我會準備一份離婚協議書,簽過之後,咱們就正式辦理離婚手續。”

顧雪平靜的說著,看了眼站在窗前的韓辰,搖搖頭離開了。

她堅信,韓辰一定會後悔的。

韓辰站在窗前,看向那漆黑的夜空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穿越到那個時空的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來的,更不清楚這其中有冇有什麼因果關係。

但他已經做過一世至尊了,在追求破碎虛空的無敵境界上,他是不會妥協的。

何況,他那穿越回來的靈魂,還夾雜著一縷天雷餘威,如果不能儘快變強,一旦天雷餘威爆發,他也將死無葬身之地。

見證過強大,就不會在甘於弱小。

他,想在消除天雷餘威威脅的同時,再試一次碎虛的壯舉!

“霸道玄體訣!”

韓辰口中默唸一聲,而後,剛剛那尚未消耗殆儘的靈氣,便在體內遊走,按照他在那個時空學會的頂級功法開始運行。

那一抹靈氣消耗著的同時,周圍的靈氣也在朝著韓辰體內彙聚,但修行的成果,卻甚是微弱。

“地球的靈氣,也太稀薄了!”

韓辰感應了一下自己體內那細若髮絲的真元,無奈的歎了口氣,和那個時空相比,地球的靈氣就像是被稀釋過無數倍,大多時候,根本無法利用。

“看來,需要尋找到更加合適的修行之地才行!”

冇有靈氣,就冇辦法修行,更不要提破碎虛空的偉大夢想。

韓辰抬起頭,再次看向那燈紅酒綠的南江市,眼中閃過一抹青芒,默默地審視著。

“天眼尋靈!”

那淡青色的眼眸,乃是尋覓靈物的法門,放在地球,可以用來探查靈氣的強弱。

“咦?在這鬨市之中,竟然還有一處靈氣泉眼?”

韓辰的目光最後鎖定在了市中心的一塊區域,那周圍雖然高樓林立,可在青目之下,能看到無數靈氣在那裡彙聚,雖然靈氣濃度仍舊不強,但對於現在的韓辰來說,勉強可以用來修行。

“暫時,就把修行之地選在那裡吧!”

韓辰唸叨著,而後快步離開了醫院。

循著靈氣的蹤跡,韓辰最後來到了市中心一個高檔彆墅小區,能夠想象,在這裡買房居住的人,絕對是非富即貴。

當然,這裡的安保措施也是非常的完善,像韓辰這樣的非業主人員,根本無法大搖大擺的走入小區。

不過這對於現如今的韓辰來說,完全不是問題。

韓辰找到一處攝像盲區,縱身一躍,嗖的一下,便飛身跳入了三米多高的圍牆裡麵。

來到彆墅區內部,韓辰發現那些靈氣,是朝著彆墅區深處的一棟彆墅彙聚的,便踱步走了過去。

現在這個時間點,正是彆墅區的業主,跑步健身的時候,雖然時不時的有人撞見韓辰,也覺得韓辰的衣著打扮和彆墅區的高檔格格不入,但大家都想著可能是誰家雇的工人,也就冇人多問。

隻是,當韓辰走到小區中間區域的彆墅群時,卻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“韓辰,你怎麼在這兒?”

顧雪詫異的看著韓辰,這裡是她家,是南江市上層有錢人纔有資格居住的地方,韓辰突然出現在這裡,絕對有問題。

隨後,顧雪恍然大悟,她知道,韓辰一定是後悔了,跟著自己跑到這裡,絕對是為了那一百萬的銀行卡。

於是,顧雪爽快的把銀行卡掏了出來,遞到韓辰麵前,心滿意足的說道:“我早說過你會後悔的吧?在醫院裡不收著,非要跑來這裡,何必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