述蕩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1章

-

“我的王,力度怎麼樣?要不要再輕一點點?”

死神監獄最深處,一個大鬍子壯漢正在為一個年輕人捏肩,動作無比溫柔。

這畫麵要是傳出去,不知要驚掉多少人的下巴。

因為這個大鬍子正是全球最凶殘、最恐怖的大毒梟卡夫,當年國際聯盟為了抓捕他,整整犧牲了三千名特戰精英。

如今,這嗜血凶殘的大毒梟卻溫順得像隻小貓。

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,在卡夫的身後,還恭敬地站著幾十個凶名更盛的惡徒,每一個都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恐怖存在。

但此刻,這些絕世猛人卻如同幼兒園裡的小朋友一樣,乖乖地站成兩行,排隊等著那躺在涼椅上的年輕人訓話。

年輕人名叫葉浪,外號血修羅!

是曾以一己之力屠了半個戰神榜的恐怖存在。

他也是第一個自願來到這死神監獄的人,但卻是利用這地底炎脈來恢複傷勢。

眨眼兩年過去,他不僅傷勢痊癒,而且破而後立,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葉浪伸了一個懶腰,淡淡地道:“今天有冇有什麼新訊息?”

“王,羅斯柴爾德家族第一繼承人出價十個億,希望您能幫他解決一個麻煩。”卡夫身邊一個叫做阿瑪多的殺人狂魔小心謹慎地說道。

“奧比椰那個憨貨?”

葉浪輕輕地掃了阿瑪多一眼,話語中帶著一絲質問,頓時嚇得這位手握三百多條人命的殺人狂魔冷汗直冒。

“是是是,就是他!”

阿瑪多急忙點頭哈腰,生怕葉浪有絲毫不滿。

“冇興趣,下一條!”

葉浪再次閉上了眼睛,讓阿瑪多暗自鬆了一口大氣。

“伊麗莎白公主,希望與您共進晚餐,並原意拿出一處莊園作為謝禮。”

“冇時間,下一條!”

“王,這有一條來自大炎長老會的訊息......”

阿瑪多看了一眼那個訊息的內容,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,後麵的硬生生被他吞了回去。

但葉浪一聽到“大炎”兩個字,頓時微微一顫,塵封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上心頭。

他原本出自大炎中州頂級豪門葉家,可以說是一個頂級的豪門大少。

誰料,八年前,他被後媽誣陷對她欲行不軌,從而被葉家人打斷雙腿,並將他如同死狗一般丟在雪地中,任其自生自滅。

一夜之間,豪門大少變落魄棄少,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全部玩起了失蹤。

短短一夜,他經曆了人情冷暖,世態炎涼。

好在,他命不該絕!

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,快要凍死之際,被一個神秘老頭救走。

從此大炎國少了一個紈絝子弟,而海外則多了一尊嗜血修羅!

......

收回思緒,葉浪緩緩站起身來,目光卻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那遙遠的東方。

“大炎國那邊說了什麼?”

“他......他們想請我們修羅殿,出動一名次神級高手前往渝都,保護一個女人......”阿瑪多輕聲說道,生怕自己的聲音過高,打擾了葉浪。

“什麼女人?”葉浪雙目微閉,漫不經心地反問道。

“東方集團的新任總裁。”阿瑪多忐忑萬分地說道。

“東方集團?”

葉浪猛然睜開了雙眼,然後又眯了起來。

十二年前,他的母親莫名失蹤,至今杳無音信。

這是他心中最大的遺憾!!

而她失蹤前最後去的一個地方就是東方集團,並特意囑咐過他,當東方集團出現危急的時候,他能幫就幫一把。

曾經,他也調查過東方集團,卻並冇有發現任何與他母親有關的線索。

但可以肯定的是,母親的失蹤一定與東方集團有著某種聯絡。

沉思片刻後,葉浪緩緩說道:“告訴他們,這個任務我們修羅殿接了!讓他們儘快將相關資料發過來!”

......

當天下午。

葉浪就坐上了一架從歐羅巴飛往大炎國的國際航班,他決定親自去完成這個任務。

這些年來,他從來冇有放棄過尋找自己的母親,哪怕隻有一絲虛無縹緲的希望,他也絕不會放棄。

能讓大炎國的長老出麵請他們修羅殿出手,看來東方集團這一次遇到的麻煩不小。

在這種情況下,他也可以趁虛而入,深入調查。

但因為走得太匆忙了,他隻買到了一張經濟艙的機票。

幸運的是,與他同座的是一個大美女。

卻見她穿著一身黑色職業短裙,乾淨利落、優雅大方。

絕美的容顏、嫩滑的雪肌、輕盈曼妙的身材、清雅脫俗的氣質,渾身上下都對男人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。

無論是身材樣貌,還是氣質容顏,都是滿分!

當然,最引人注意的,還是那一雙又細又長的大美腿。

完美的長度、完美的比例、完美的形狀、完美的顏色,彷彿是上帝精心雕琢的藝術品,讓人浮想聯翩,心馳神往。

唯一的缺點,就是冷了點。

葉浪好奇地打量著身邊的東方美人。

久居他鄉,回國路上遇到同種膚色的人,儘管還不清楚是不是炎國人,但還是讓葉浪產生了一絲親近感。

“登徒子,看什麼看,再看姑奶奶打爆你的眼球。”長腿美女身邊的短髮女惡狠狠地盯著葉浪。

葉浪微微一愣,他已經記不清多久冇人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了。

不過短髮女那一口標準的普通話,也暴露了她就是炎國人無疑。

葉浪也不生氣,反而生出一股玩世不恭的戲謔,撇了撇嘴道:“有美女不看,那就是純種王八蛋!”

“呀,好你個臭流氓,我看你是欠收拾!”

短髮女是個爆脾氣,擼起袖子就要上前教訓葉浪,可她剛起身就被長腿美女攔住了。

“嵐姐,不要節外生枝。”

安汐顏輕輕地瞟了葉浪一眼,美眸中閃過一道微不可察的憂色。

而這抹憂色正好被敏銳的葉浪捕捉到了,不過他並不在意,一是不熟,二是他不會閒著無聊給自己冇事找事。

“哼!”

陳嵐輕哼一聲,氣呼呼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她是安汐顏的貼身保鏢,大炎國最年輕的內家拳宗師,如果不是自家小姐被西方三大恐怖勢力之一的權杖盯上了,怕暴露行蹤,她保準分分鐘把眼前可惡的登徒子揍出翔來。

陳崗暗暗記住葉浪容貌,心想著最好不讓自己在渝都碰上他,到時定叫他好看。

當然,眼前最最重要的還是逃過權杖的追捕,護送小姐安全回到國內。

否則,她將成為整個民族的罪人!

不過往還真是擔心什麼來什麼。

陳嵐的屁股剛剛坐下,一道戲謔的聲音就從機艙的當頭傳了過來。

“尊敬的安小姐,你可真是一個小可愛,竟然換了普通航班,嗬嗬......”

話音一落,隻見一個身穿紅色西裝,將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苟的西方男子儒雅地走了進來。

在他身後,跟著幾個身穿戴著墨鏡、手持槍械的男子。

隨著他們進來,一股陰冷的氣勢瞬間籠罩了全場,令機艙內所有人都不寒而栗,紛紛閉上了嘴巴,連大氣都不敢喘。

“紅衣執事史密斯?”

陳嵐一看到來人,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,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