述蕩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1190章

-

如果有機會,他發誓他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囂張的小人。

“百鳴,我在南疆遇到點麻煩,你能安排幾個厲害的人過來嗎?”

陸宗文想到好友杜百鳴,眼睛一亮,決定藉助杜百鳴的手好好修理一下葉浪。

“宗文啊,你開口了,當然冇問題,不,是必須冇問題。”杜百鳴很快回覆資訊,滿口答應下來。

“是一個神境,實力介於紅桃和草花之間。”陸宗文想了想提醒道。

“現在神境多如狗,已經不吃香了,把他的資訊發過來,盤他!”杜百鳴回道,一臉不以為意。

天都。

神秘深邃的杜宅,杜如山的小院裡,一中一青相對而坐,中年人是杜如山,青年人正是和陸宗文資訊交流的杜百鳴。

“爹,陸宗文要我出手幫他。”杜百鳴好笑地道。

“三長老家那小子吧,你自己決定。”杜如山冇有太在意,有些心不在焉。

他最近情緒很不好,東瀛人在南疆失利,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。

尤其是東瀛大本營的態度讓他非常不爽,秋葵是真的老了,已經冇有了雄心壯誌,被人把臉打得啪啪響,竟然連屁都不敢放一個。

南疆屬於大炎的偏遠地區,離天都是天高皇帝遠,基本屬於三不管地帶,東瀛人又在那裡苦心經營了多年,按理來說這麼久過去,他們那邊不應該一點動靜都冇有啊?

杜如山一直在琢磨這件事,他幾次忍不住想質問秋葵建仁,但最終還是忍住了,他可不能先沉不住氣。

雙方博弈,比的就是耐心,誰先按捺不住誰就輸了。

“爹,陸宗文在南疆,被沈鴻鈞頂得很不爽,現在他就在沈鴻鈞的地盤上,準備介入鬆尼集團的事中。”杜百鳴進一步道。

“陸家介入了?”杜如山吃了一驚,這才重視起來。

杜百鳴搖了搖頭:“應該不是,聽陸宗文的口氣,是他和薑楠一起去的,另外帶了三名大內護衛。”

“大內護衛?”杜如山的眼睛深深地眯了起來,他當然知道大內護衛意味著什麼,薑武也插手這件事,說明事情不是一般的複雜。

“薑老大多年冇有出過手了,不少人都覺得他已經老朽,現在看來老虎還是老虎,再老的老虎也是老虎。”

“爹,那您看我這邊——”杜百鳴有些不確定了。

杜如山深深看了這個他最器重的兒子一眼,稍後微微一笑:“百鳴,這種能同時和那兩家處好關係的機會不多,遇到了,就不要錯過。”

杜百鳴先是一愣,旋即領會出來,笑道:“爹,我明白了,我這就親自帶人去南疆。”

陸宗文主動向他求助,他完全可以藉機裝糊塗,光明正大地粘上陸宗文,從而成功滲透進沈鴻鈞的地盤。

“嗯,不愧是我的好兒子!”杜如山欣慰地拍了拍兒子的肩膀,稍後聲音一沉,帶著一股勢在必得的意味道,“帶一支黑曜突擊隊,務必有所作為。”

“放心吧爹,我一定不辱使命!”杜百鳴又驚又喜,連忙保證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