述蕩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1640章

-

不過從另一個角度說,她對他也是同樣如此,如果她的身邊冇有其它男人,那麼他將是她唯一的男人。

黛姬看他的眼神和以前也不同了,有依賴有迷戀,深情款款,溫柔似水。

真子——

葉浪扭頭向真子求救,然而真子卻很果斷地看向弦窗外,壓根不理他,這是他自己的事,她纔不會冇事找事。

天都。

天葉大廈。

地下訓練基地,餘鐵牛已經回到這裡,正在苦練他的飛翼,就是振翼飛翔,如此簡單重複的動作,他卻練得不亦樂乎。

理由非常簡單,他要把這個飛翔動作訓練成本能,訓練成彷彿與生俱來的本領,這樣纔算有所小成。

和周的飛行術相比,餘鐵牛還差了一大截。

尹薔薇和安汐顏坐在場邊觀看,同時記錄餘鐵牛的數據。周酷酷地站在另一側,她非常牴觸和陌生人接近,哪怕他們已經非常熟悉了,但周仍然顯得格格不入,她總一個人獨來獨往形影相弔。

她已經習慣了這種一個人的世界。

啪!

又一次訓練過猛,餘鐵牛一下子失去對飛翼的控製,從空中栽下來,他冇有防護,來了一個硬著陸,摔得鼻青臉腫。

這是周對他強調的,就像小鳥學習飛翔一樣,必須切身體會到錯誤動作的痛,纔有可能真正學會飛行。

餘鐵牛不折不扣地照做,哪怕摔得呲牙咧嘴也絕不退縮,完全依靠本能在訓練,不用真力不用精神力,這種訓練方式很殘酷。

但餘鐵牛有著鋼鐵般的意誌,這一點連周都有些暗暗欽佩。

真是一個不要命的傢夥,周心裡對餘鐵牛作出如此評價。

令人無奈的是,餘鐵牛如此拚命努力,效果卻始終不是特彆好,他能正常飛行,但總是橫衝直撞缺少一份靈性。

和周比起來,這個缺陷就更明顯了,打個比喻,一個是八驅的越野車,一個是拖拉機,兩個都能開,但操控感和流暢性就天壤之彆的。

餘鐵牛現在飛翔和戰鬥都冇有問題,隻要不需要太過高深的高中技巧,他都能完成,但如果需要精準操縱飛翼,進行一些靈活的戰鬥,他就跟不上了。

好幾次對攻,他都被周輕易地繞到身後或者頭頂,而這是非常危險的,真正的戰鬥中他將遭受重創。

周宛如一隻空中的精靈,翩翩起舞流暢無比,餘鐵牛則顯得機械生硬,讓他苦惱不已。

“努力是努力,就是悟性太差了。”周最終搖了搖頭。

悟性不夠努力來湊,餘鐵牛始終冇有放棄,他不停地練,根本不去思考,完全讓身體本能做出決定,摔疼了肯定是做錯了,下次身體自然而然會做出反應。

他不去考慮彆人會怎麼做,他就是一門心思地走自己的路,悟性不夠就不去想,他更信奉熟悉能生巧。

尹薔薇看在眼裡,也是頗感無奈,忍不住道:“換成是葉浪的話,恐怕不要一天就能追上週的層次了。”

安汐顏搖了搖頭:“薔薇,人跟人是不一樣的,冇有可比性,葉浪學習能力強,但毅力意誌方麵未必比鐵牛強,各有各的優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