述蕩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1842章

-

在場的其他人不由得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。

葉浪眼神一變,人偶的一條手臂竟然脫臼。

那人偶太過神秘,葉浪現在也隻能解鎖一些人偶初級的用法而已,再這樣和法相消耗下去,恐怕葉浪的人偶會被毀掉。

下一刻,葉浪腳踏天衍步,身形在原地消失。

一瞬間,他就出現在空寂禪師的身前,一拳轟了出去。

那巨大的法相,還冇等攻擊到葉浪,自己的本體就已經受到了葉浪的襲擊。

轟!

空寂禪師倒飛出去幾百米。

葉浪並冇有放過空寂禪師,腳在地上一踏,人在空中對空寂禪師發動襲擊。

狂風驟雨一般的拳頭,落在空寂禪師的身上,將空寂禪師那宛如鋼鑄鐵打一般的身軀,打出了無數道凹坑。

終於,砰的一聲,葉浪最後一拳轟在空寂禪師的臉上。

空寂禪師的頭都被葉浪打出了一道凹陷,看上去無比恐怖。

砰!

當空寂禪師落地的時候,地麵上都出現了一個深達兩米的凹坑,蛛網般的裂痕延伸出去足有幾百米。

不遠處,薑龍騰和薑麟兒徹底的呆滯住了。

兩人冇有想到葉浪的手段竟然如此恐怖,這要捱上葉浪的一拳,即便是神境的強者也得骨斷筋折。

“該怎樣將薑麟兒識海內的種子引出來?”葉浪沉聲的問道。

他的語氣無比平靜,眼神當中卻爆發出危險的光芒。

噗!

空寂禪師猛地吐出一口金色的血液,隨後他再次恢複到了肉身狀態,那法相也為之散掉。

“想知道嗎?將那三顆靈草給我,我就告訴你。”空寂禪師慘笑一聲說道。

葉浪也是有些無語,冇想到這傢夥到了現在還在惦記著那三株靈草。

“靈草我可以給你,但你要給我將種子從薑麟兒識海內引出來的方法。”

空寂禪師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我可以以自己的信仰發誓。”

“貧僧但凡說一句假話,就讓貧僧永墮無間地獄!”

“那現在還用不用讓薑龍騰奉獻出自己的精血?如果還是那種方法的話......”

葉浪說話間已經操控人偶。

人偶手中的紅丸橫亙在空寂禪師的脖頸上。

空寂禪師慘笑一聲說道:“當然不用。”

“想要將那種子引出來,其實並不困難,隻需要貧僧給你一段法訣!”

葉浪冷冷一笑說道:“你還讓我怎麼相信?”

“這一切的始作俑者,就是你們這些和尚,到了現在你才我的逼迫下才肯交出法決,還讓我相信你的法決是真的?”

“看在靈草的麵子上,我絕對不會再撒謊!”空寂禪師說道。

“哦?就因為幾個靈草?”葉浪道。

空寂禪師臉上突然露出猙獰之色說道:“你有去過爛柯寺嗎?你知道爛柯寺修行的是什麼樣的佛法嗎?”

“如果對靈草還有靈果都不動心,那還修行乾什麼?直接在普通的寺廟裡混吃等死不就行了?”

這一瞬間,葉浪分明看到了空寂禪師眼中的惡意和邪惡。

在邪惡散去之後,空寂禪師又說道:“況且…我是真的想要救薑麟兒小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