述蕩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892章

-

這是餘鐵牛第一次在另一個女人麵前談及尹薔薇,也說不上為什麼,反而激起了他內心的叛逆因子,讓他覺得尹薔薇變得虛幻遙遠。

他下意識地道:“我也不求她喜歡我,隻要自己問心無愧就好。”

沈秋茵用鼻尖輕輕蹭了蹭他的鼻尖,幽幽輕歎道:“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嗎?就是喜歡你這樣的傻勁。”

她這句戳中餘鐵牛的內心,他知道自己傻,但是身不由已,特彆是對尹薔薇,簡直傻得可笑傻得可憐。

現在有一個比尹薔薇還漂亮迷人的女人,近在咫尺唾手可得,就算他意誌再堅定,也有些吃不消了。

“我這麼傻,你怎麼會喜歡我,你是騙我的吧。”餘鐵牛緊張得閉上眼睛。

剛纔鼻尖相觸的那種溫柔感,讓他幾乎要飛到天上去了,這是他從未享受過的滋味,簡直**蝕骨。

看到他的表情,沈秋茵忍不住露出笑意,再次有意無意地蹭了蹭他的鼻尖,與此同時散發出魅惑氣息。

在她幾乎全方位無死角的進攻下,餘鐵牛節節敗退潰不成軍,最終舉起白旗,失控地用力抱住她。

如野獸般低吼道:“我喜歡你——我想要你——”

“討厭,不行!”沈秋茵卻冇有如他的願,反而很堅決地推開他,“在你心裡,難道我是很隨便的女人?你想多了!”

她越是這樣,餘鐵牛就越是急不可耐,還想伸手抱她,卻被她輕巧地躲開。

“鐵牛,你要是真心喜歡我,就請你尊重我,我不是小姑娘了,甜言蜜語哄不了我,你要是能打動我,我纔是你的。”沈秋茵一本正經地道。

“你要我怎麼做才行?”餘鐵牛脫口而出,男性的本能壓製了他的理智。

沈秋茵俏臉一沉,冷笑道:“你真有意思,你心裡怎麼想,就怎麼做,問我做什麼,難道你以為我圖你什麼嗎?”

她真是太瞭解男人的心理了,尤其是餘鐵牛這種單純之極的男人,玩欲擒故縱的把戲對她來說駕車就熟。

看到她這樣的態度,餘鐵牛反而有些迷茫了,不知道她是真的還是假的,而且對她這個人也有了新的認識。

她並不像他之前所認為的那樣是個壞女人,她的本質一點都不壞啊,這是怎麼回事?

“我什麼都冇有,你當然用不著圖我什麼,不過我還有些蠻力,能為你做點事,但是我不知道從何做起。”餘鐵牛坦然看著她的眼睛。

“你錯了,我有手有腳,不需要你為我做什麼,我是一個女人,我需要的是關愛。”沈秋茵苦笑著搖了搖頭,“你根本不懂女人。”

餘鐵牛鬱悶地撓了撓頭:“是的,我確實不懂女人,女人的心思太難猜。”

“不是!”沈秋茵正色糾正他,“你錯了,女人的心思其實很簡單,就是希望她喜歡的人能真心對她好,這就夠了。”

“如果是她不喜歡的男人呢?”餘鐵牛下意識地追問。

沈秋茵抿了抿嘴唇,一字一頓地道:“如果是她不喜歡的男人,就算是金山銀山擺到麵前也不會多看一眼,除非是冇有廉恥心的貪財壞女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