‘天啊,重新做了妝造之後,也太帥了吧?’

‘我的眼光真不錯!’

‘周陽繼續保持這種狀態,實在唱不了還可以去選秀!’

【蘇樂彤好感度 20!】

周陽坐在蘇樂彤的辦公室,和她麵麵相覷半個小時。

蘇樂彤的好感度已經刷到10點。

還差80點,蘇樂彤就是他的死忠粉了!

蘇樂彤拿出兩張報名錶。

“正好最近有個歌唱綜藝,你們兩個把報名錶填了。”

一張“以歌會友”的綜藝報名錶放在周陽麵前。

他看了看自己的表,又望向杜蕾的表。

“蘇姐,怎麼我和她的不一樣?”

他的抬頭是初選報名。

杜蕾的抬頭是初舞台報名。

差太遠了吧?

蘇樂彤理所應當道:“當然不一樣,蕾蕾是近期最火的古風歌手,可以直接入選。”

“你一直表現平平,這次讓你跟著其他素人一起比試。”

“要是你能殺到初舞台,不僅能收穫一大批路人粉,還能讓所有人都看到你的實力!”

說得很好。

下次彆說了。

周陽聽明白了,就是嫌他又糊又冇人氣。

開始畫餅了。

周陽認了,坦然接受蘇樂彤的安排。

“蘇姐放心,我糊而自知,多謝蘇姐給我這次機會。”

“要是冇事,我現在回去準備準備。”

“明天是初賽的第一天,我不會讓你失望的!”

……

“以歌會友”海選會場。

本次海選的歌曲要求:朗朗上口,適合所有年齡段的歌。

會場站了不少人。

有素人有主播。

無一例外,他們看到周陽全都眼前一亮!

按照會場發的號碼順序,周陽安靜坐在椅子上,想著一會要唱歌的內容。

周圍女生齊齊花癡。

“他好帥啊!該不會是哪個公司的練習生,過來炸魚的吧?”

“這麼帥的男人,最配出道了!”

一群男選手羨慕嫉妒了。

“呸!不就是小白臉嗎?有什麼好吹的?會不會唱歌還不一定呢!”

“看他這樣,哪像是會唱歌的人?隻怕是哪個金主包養,提前內定好的!”

“太噁心了,真是給我們男人丟臉!”

異性被顏值圈粉。

同性排斥他,他根本聽不見他們的心聲!

罷了。

周陽挺直腰板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

是騾子是馬,舞台上的時候自見分曉!

比賽開始。

候場廳能實時聽見選手的歌。

導師坐在黑暗處,隻有舞台的光亮照著選手,讓他們自由發揮。

上場的是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,操著一口綿羊顫音。

“跟我走吧~天亮就出發~夢已經醒來~心不會害怕~”

三個導師齊齊亮紅燈:不通過!

周陽搓著手臂的雞皮疙瘩。

要不是“吃桃桃好涼涼”被封殺,他都要懷疑這人是本尊到場!

大白天,彆整陰間的東西啊!

下一個選手,斜劉海配小鬍子,樸實的外表藏著躁動的心,連唱帶跳。

“化蝶飛誒誒誒,因你沉魚落雁而陶醉,撲了撲了飛,撲了撲了飛,撲了相追隨~”

每個歌詞的調,都有自己的想法,揮舞的手像套馬的漢子。

唱得很好,下次彆唱了。

三個導師齊齊亮紅燈:不通過!

下一名選手:“你掀起~~~啵er瀾,拋棄了我~~”

一位導師聽不下去了,“我快瘋了。”

她糾正道:“你掀起波瀾~拋棄了我~來吧,再試一次。”

選手:“你掀起~~~啵er瀾。”

導師:“你掀起波瀾~,唱。”

選手:“你掀起~~~啵er瀾。”

導師:……

下一個,下一個!

她就不信,今天到場那麼多人,冇一個正常的!

下一個,周陽。

頭頂燈光明亮,他站在光芒下,看不清暗處三位導師的臉。

周陽站上舞台,信心十足拿起麥克風。

餘音繞梁,震撼不休。

朗朗上口,還不挑年齡的歌。

聽得場內場外瞠目結舌。

等候區的選手麵麵相覷。

“這人長得帥,唱得還那麼好聽,是來炸魚的吧?”

“他自帶作曲,還是原創音樂,根本比不過好嗎?”

“簡直是降維打擊!我們唱得還是彆人的歌,找到調子都不錯了,怎麼跟他比?”

眾人看向電視中的周陽,眼裡除了羨慕還是羨慕。

有這位大神在,他們的晉級名額肯定—1!

競爭更激烈了!

三個評委被驚豔得許久冇有給出評價。

忽地,鼓掌聲響。

三位評委中,唯一的男性評委孔明達,大呼好聽,“曲調動聽,歌詞富有深意,這一點比很多出道多年的老前輩都要強!”

“你很有潛力,未來肯定會在歌唱的舞台大放異彩!我同意你晉級!”

綠色按鈕亮起,通過!

三個評委,隻要兩個綠燈亮起,就算通過!

周陽暗暗歡呼。

成功攻略一名評委,隻剩下兩個女評委了!

另一位評委歐冬月,震撼許久,感歎道:“這首歌真的觸動到我了。”

“**的部分帶動了我的情緒,整首歌朗朗上口,能夠引起人心的共鳴。”

“我覺得……”

話冇說完。

一道清冷的女聲,將現場的氛圍拉至冰點。

“不怎樣!”

最後一位女評委忽然打斷了歐冬月的評價。

周陽:?

他,行走的曲庫。

居然有人質疑他的歌不好聽?

周陽所在的地方太亮了,看不清檯下的評委。

這人肯定是黑粉!

但是看不見她的本尊,他根本聽不見她的心聲!

另外兩個評委都說好,不管她什麼想法,晉級應該穩了。

周陽靜觀其變。

最後那位女評委方靈悅,給出了冰冷的評價。

“難聽的飛起,歌詞和曲調都很拉。”

“無病呻吟,生硬得烘托氣氛,讓你晉級是對廣大聽眾的不負責。”

紅燈亮起。

不!通!過!

一盞紅燈,一盞綠燈。

隻剩下歐冬月冇有做出評斷。

周陽方纔的欣喜消散,心裡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他懵了。

他選的歌,可是全民都會跟唱的歌!

音樂冇有星球限製,怎麼可能這個時代的人不喜歡?

隻有一種可能。

那個女人,不是針對他的歌。

而是針對的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