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對,你們看前方的浪潮,是怎麼了?”

……

眾人循聲看去,更是大驚,此時在前方浪潮之內,更有一層浪潮,不斷湧動著。

隨著浪潮湧動。

更有一漩渦湧現,在那漩渦之內,更有無數金芒湧現。

黑帝亦是凝眉:“不好。”

心思剛落。

更聽浪潮之內,猛然爆出一抹低吼之聲:“佛本無罪,蒼天垂淚!”

低吼落下一瞬。

一金色法相,瞬間凝聚,隨著法相凝聚,更見那滾滾煙塵瞬間擴散。

煙塵散。

法相高懸。

法相之上,光芒萬丈。

法相出。

觀禮席上。

普善更是心頭一顫:“金佛之身。”

“他竟然真的凝聚出了金佛之身?”

“佛門數千年未曾有過的金佛之身,今日竟然出現在了他身上,難道他真是聖佛轉世不是?“

普善都差點跪下了,心中的震撼,更是不斷奔湧而出。

法相之下。

王者龍戟一握,一指麵前黑帝,輕哼一聲:“帝尊,不過如此!”

嘶!

嘶!

嘶!

狂言出,眾人更驚,現場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麵前淩天,真是不曾想到,他竟然能有如此勇氣?

不!

準確的說,是如此猖狂。

以聚尊之修為,挑釁聖尊強者也就算了,此時竟然不知死活的挑釁黑帝。

這可是實打實的帝尊強者啊。

果然。

淩天話語落下一瞬,黑帝眼中寒芒一閃:“小子猖狂,既然你想死,本帝今日就以太上府之名,肅殺毒門餘孽,將你剷除。”

冷哼落下一瞬。

黑帝身形猛然衝下,長槍之上,劃起一縷凝實寒芒,朝著淩天劈砍而來,不過眨眼,就已來到淩天麵前,槍尖朝著淩天胸口。

橫掃而去。

嘶!

淩天心中一顫,一股前所未有的冰寒之氣,登時籠罩全身,龍戟一橫,雙鋒再對,淩天登感,龍戟之上,傳來一陣陣霸道的反震之力。

噗嗤!

反震之力下,淩天的身子,更是瞬間後退數步,嘴角更是溢位了一抹鮮血,虎口之上,更是撕裂出了一巨大的口子。

血肉模糊!

就算如此,持戟之手,更不曾鬆開,眼中堅毅更濃,長袖一翻轉,登時數道銀針,攜帶霸道之力,激射而出,直逼黑帝而去……“可惡。”

黑帝見狀,眼中更起一抹寒芒:“真是麻煩!”

輕喝落。

黑帝一槍落下,銀針登時轉變了方向。

可惜。

銀針好似有眼一般,雖然是被劈開了,卻又以另外一種極為刁鑽的角度,朝著黑帝爆衝而來。

速度之快。

令人咂舌。

角度之刁鑽,更讓人震撼,黑帝雖然是帝尊強者,亦是被這突來的變故,給打了一個措手不及,在他麵龐之上,更是出現了兩道血痕。

血痕出。

鮮血湧。

不僅如此,那詭異的銀針,更是落在了現場其他太上府弟子身上。

他們可冇有黑帝這樣的修為,跟預判力。

銀針入體一瞬。

當場斃命。

黑帝眼眸之間,更起一縷森寒:“小子,你真的激怒本帝了。”

一聲激怒。

心火更盛。

黑帝低吼一聲,再次狂攻而下,霸道的攻擊,如同是連綿不斷的雨點一般,落在了麵前黑帝身上。

如此一幕。

當真是讓現場之人,爆出了陣陣驚呼之聲,淩天見狀,心思卻是越發的沉穩,黑帝之強,超出想象,不過是眨眼之間。

再次來到麵前,淩天全身汗毛,更是倒豎而起。

汗毛倒起。

淩天猛然踏足,不顧虎口的撕碎傷口,再次手握龍戟,爆擊而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