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聲放肆!

霍聞冷哼。

亦是霸道衝出。

砰!

砰!

砰!

雙強交戰,現場更是爆出了陣陣恐怖氣浪,霸道氣浪之下,現場眾人,更感壓迫。

似乎!

壓製的自己呼吸不暢一般。

穆寒秋更是皺眉,剛想出手相助,卻被兩大強者鎖定,不等他多言,秦家,譚家,兩大聖尊強者,亦是多命而來。

霸道威能。

更如狼煙驚爆。

穆寒秋腳下凝聚的寒冰,麵對兩大聖尊強者的壓迫。

哢擦!

哢擦!

哢擦!

竟然是在眨眼之間,不斷破碎!

寒芒碎!

氣浪反噬。

噗嗤!

穆寒秋更是遭受壓製,但他卻是未有絲毫在意,甚至來不及擦拭嘴角鮮血,手持寒秋劍,猛的衝出,以一敵二。

赫然是……

以死相搏。

竟然是在一時之間,抵擋下了兩大聖尊強者的攻擊。

雙強搏。

眾人熱!

穆家弟子更是眨眼衝出,赴死之心,未曾有動,若能以自己的鮮血,為穆家鋪就道路。

何嘗不可?

眾人心思落下一瞬。

混戰!

陡然而起。

混戰局麵,可謂是遭受壓製一般,穆家弟子雖有決死之心,卻無逆天之力,麵對十一家族的圍攻,更冇有一點點反抗之力。

遠處!

一茶樓之內,此時卻有兩人對飲。

一者霍霆!

一者一襲長袍,胸口有七顆烈陽刺繡,赫然正是七曜門強者。

若是有人在這,定能驚撥出聲:“七曜門大長老!”

“耒陽準帝!”

霍霆一口茶水入喉,眼中更是泛起了一抹冷光:“今日之後,世界之上,再無穆家,更冇單鋒傳說。”

霍霆話語落。

眼中寒意盛。

耒陽輕聲一笑:“今晚十一家族聯袂出手,我想就算是七曜門,也會格外傷神吧,彆說是一個小小的穆家了。”

“真不知道穆黑行是怎麼想的。”

“他做事,一直小心,怎麼會遇到淩天那個廢物,就如此不淡定,甚至不惜為了一個下界螻蟻,公然跟整個南州作對?”

“簡直就是自尋死路!”

耒陽眼眸之內,更起一抹戲虐:“要說起來,還是霍霆準帝,有長遠眼光啊,下界螻蟻,豈能進入霍家門楣?”恩?

霍霆眯眼,對方的取笑之意,他豈能不知?

眼中。

更展一絲冷芒:“耒陽帝尊說笑了,我隻是再為我霍家剷除餘孽而已。”

耒陽也不點破,隻是輕笑一聲:“如此一來,倒是我怪罪你了。”

霍霆不在多言,輕輕搖頭:“今晚之後,南州,隻有十一家族了啊,明日之後,那錦繡山莊,怕是也註定成為虛無啊。”

錦繡山莊?

耒陽不屑:“一個垃圾搭建的勢力而已,能有什麼值得在意的,穆家覆滅之後,自然就是他錦繡山莊的覆滅之日了。”

耒陽話語。

顯得格外自信。

對他來說,似乎這一刻,唯有覆滅,才能撫平他心中怒火,甚至這一刻在他臉上,更有好奇:“霍霆準帝,你說那個廢物,若是知道南州一切,會怎麼樣?”

“他會不會不顧一切的趕來呢?”

耒陽之言。

霍霆不屑:“一個垃圾而已,雖然身上有點底牌,但,跟真正的強者相比,依然是有不足。”

“若是不能將他粉碎。”

“那這一切,又有何用?”

“我霍家想要擊殺的人,還冇人可以活著離開。”

“彆說他隻是一個廢物。”

霍霆眼眸之內,更有冷色。

甚至霸道寒芒。

都即將逸散出來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