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珠子不大。

卻有一絲恐怖氣息。

淩天凝眉,想要避開,卻是來之不及了。

砰!

珠子炸開一瞬,竟是在天穹之下,爆出了一朵黑色雲彩,瞬間吞噬了淩天,雖早有準備,依然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。

在黑色氣息入體一瞬,淩天可以清楚的感覺到,自己體內的力量。

同時遭受壓製。

毒!

竟然是毒!

淩天未曾想到,霍霆還有如此手段?

霍霆見狀,卻是猖狂大笑:“小雜碎,雖然你一身毒功,令人忌憚,但是你彆忘記了,毒,在這個世界上麵,並不是隻有毒門之人,才能利用。”

“上次你在霍家,以毒功逃走之後。”

“本帝,就專門研製出了這黑色珠子,其中注入了數萬種劇毒,隻要引爆,彆說是你,就算是帝尊強者,也要隕落。”

“為了你!”

“本帝,可是煞費苦心啊。”

霍霆言。

眾人狂歡:“霍帝威武!”

哢擦!

穆寒秋更是緊握雙拳:“卑鄙!”

穆黑行亦是氣的不行。

霍霆此刻,更是一掃現場數大聖尊強者:“你們還在等什麼?”

“毒門餘孽,已被本帝限製。”

“大家一起出手,將他斬殺!”

“否則等他一身毒功施展開來,我們所有人,都得死。”

霍霆之言。

眾人對視!

隨即!

輕喝:“殺!”

一聲殺!

現場數大聖尊強者,更是祭出了最強招式,二話不說,同時朝著淩天攻擊而去。

一擊!

全力!

顯然,眾人一招之下,都起必殺之心。

如此天賜良機。

豈能錯過?

必將淩天斬殺。

“可惡!”

穆寒秋見狀,低吼一聲,寒秋長劍再提,竟是朝著麵前馳援而去。

“大膽!”

霍霆冷哼,隨手一揮,長刀之上,竟起霸道威壓。

壓迫之下。

穆寒秋心中一顫,揮劍應對。

砰!

對撞刹那。

一道煙塵,強勢盪開。

煙塵蕩。

威能盛。

噗嗤!

穆寒秋更是遭受壓製,身子被刹那轟飛,聖尊之身,墜入在地,亦是砸出了一個大坑。

穆寒秋身上再無一絲力氣。

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數道攻勢,朝著淩天掃去。

穆黑行亦是失聲驚呼:“不!”

可惜!

他,亦無能再戰。

遠處。

霍霆雙眸之內,更有森寒:“垃圾,你必死!”

霍霆心思落下一瞬,卻見麵前黑色煙霧,竟是詭異的收縮了起來。

“這是……”霍霆大感不對:“不好!”

一聲驚呼。

卻是來不及了。

更見漫天黑色煙霧,猛然收縮,煙塵收縮,王者之姿,高懸再空,就在數大攻勢,即將落下一瞬。

淩天身上黑芒一閃。

吼吼吼!

黑芒閃。

龍吟再起。

淩天雙眸一開,登時一道黑色長龍,竟空懸淩天身後。

黑龍起!

威能盛。

黑龍一嘯,震耳欲聾,竟是以絕對之姿態,讓麵前數大聖尊強者的攻擊,狠狠一顫。

似有!

停頓趨勢。

“糟糕,我的勁氣,似乎是遭受了壓製?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“該死,這傢夥到底做了什麼?”

……

眾人震撼之間,卻見淩天邪魅一笑,輕哼一聲:“退!”

一聲退!

龍吟起!

黑龍仰天一嘯,隨即狂衝而出。

砰!

砰!

砰!

黑龍以絕對之姿,狠狠撞擊在了麵前數大聖尊強者胸口。

噗嗤!

噗嗤!

噗嗤!

聖尊吐血!

身影墜落!

眾人!

退!

現場唯有淩天踏龍而立,手中一柄黑色長鏜,更顯肅殺之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