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雙強各自受挫。

吼!

獸王吃痛,虎爪裂口,鮮血不過是在眨眼之間,染紅了虎爪,白骨森然可見。

蘇長風亦不好受,雖然一刀震退獸王,可那巨大的反震之力,亦讓他虎口撕裂,鮮血不斷噴灑而出,身子亦是不斷後退。

好不容易穩住身影,更感虎口之上,殘存一絲詭異勁氣。

霸道!

難解!

蘇長風不由皺眉:“這是什麼力量,為何本帝之前不曾見過?”

獸王落地,銅陵雙眼之內,更起濃厚血色,獸王暴走,仰天嘶鳴,身上毛髮完全倒豎,獸王低吼一瞬,竟是不顧自身傷勢。

再開血盆大口,以嗜血姿態,強勢湧來。

蘇長風見狀,更是輕哼一聲:“孽畜,放肆!”

長風低吼,長刀一晃,登時再蘇長風麵前刹那一瞬,浮現了數道刀影。

刀影橫空!

殺意更濃。

蘇長風眼中更有點點冷色:“孽畜,本帝本想讓你效力蘇家,不過你如此執迷不悟,那就莫怪本帝無情了。”

“我蘇家得不到的!”

“其他勢力,也彆想得到。”

蘇長風話語落下刹那,數道刀影,竟是一瞬合併,刀影合併刹那,一霸道長刀,悍然橫空,在刀影之下,壓迫感不斷掃來。

帝尊震怒。

蘇家眾人紛紛驚呼:“我的天,是三長老的成名殺招,刀斬虛空!”

“獸王雖強,怕是也抵擋不了。”

“看來三長老已經放棄挽留獸王了。”

……

議論之間!

蘇長風劍眉一挑,輕喝一字:“殺!”

一聲殺!

刀影墜空,獸王更感壓力,低聲嘶鳴,身子微弓,足下亦是泛起了陣陣金芒,那剛鐵長尾,更呈戰鬥姿態,似是豁命一擊!

獸王雙眸更是完全鎖定了那墜空而下的刀影,血色不斷彙聚,眼看刀影即將落下,獸王鼻中更有一陣嘶鳴,似是即將出手。

但,就在此時,獸王瞳孔之內血色一顫,似是感覺到了什麼,那龐大的身軀,都是狠狠顫抖了一下,心中暗道一聲:“主人!”“對!”

“是主人的氣息!”

獸王跟淩天之間,早就達成了契約,他能清楚的感覺到,淩天已經趕來了。

不!

不僅是來了,若是以一種極為瘋狂的速度趕來了。

如此感覺出,獸王心中亦有一抹著急:“主人這個時候不應該來的。”

獸王舉動。

蘇長風一清二楚的看在眼中,冷哼一聲:“孽畜,才這樣你就怕了麼?”

眼看獸王的攻擊,有所停頓,蘇長風幾乎是下意識的認為,獸王怕了。

心思落。

殺意更狂。

蘇長風爆喝一聲,那橫空刀影,劈天而下,勢要一刀斬殺獸王。

長風之舉。

獸王低吼,眼看那刀影即將落下一瞬,現場卻是傳來一陣霸道破空聲。

破空聲起。

威壓一瞬空前。

蘇家之人亦是心中一顫,紛紛抬頭看去,此時在那蒼穹之下,正有一道流光,如星辰墜地一般,疾馳而下,目標直指麵前蘇長風。

嘶!

蘇長風亦感到那橫空出現的威壓,心兒一顫:“莫非是獸主?”

震撼之間。

刀光墜地,一擋下蘇長風攻勢,雙刀碰撞刹那,現場再次爆出了一陣霸道轟鳴聲。

轟鳴起。

威能如浪潮一般擴散。

霸道威能之下,蘇長風亦是首當其衝,虎口位置撕裂更猛,身子亦是猛然後退,長刀杵地,一停後退之趨,蘇長風雙眸之內。

再起凝重色彩:“好強!”

呢喃落。

狼煙散。

一修長身影,出現在了眾人眼中,來人身披金龍披風,麵有麒麟麵罩,負手立於獸王之前,男子麵前一柄長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