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難以立足。

心中一軟:“想跟在本座身邊,就要有隕落的覺悟。”

江靈兒連忙搖頭:“大哥哥,我相信你,不會讓我有危險的。”

信任之言。

更有果決。

淩天亦是苦笑,心中暗道,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小妖孽啊。

蘇三少更有著急:“公子,若是帶著他,豈不是……”

淩天搖頭:“無妨 。”

話語剛落。

屋外,卻是傳來一陣喧囂聲,蘇三少麵色一變:“難道是吳家來人?”

不等他多想。

一群大漢持刀衝入,可是將酒館的老闆嚇壞了,連忙上前:“幾位前輩,可是有什麼事?”

幾人一揮手中長刀;“吩咐下去,這段時間,我聖刀門大小姐外出散心,若是有人知情不報,以宣戰為處。”

聖刀門?

大小姐?

老闆眼皮狠顫,連忙點頭:“是是是。”

蘇三少更是詫異,小聲嘀咕:“難道聖刀門大小姐不見了?”

淩天亦有意外,他這次的最大目的,本就是為了治病。

尋求破帝丹。

可惜,如今病人不在,他就算有滔天之能,也難以施展,淩天不知道的是,這一刻在街頭之上。

吳家親衛。

早將吳錦文等人的屍體完全包圍了起來,密密麻麻水泄不通。

在吳錦文屍體邊。

更有一大漢,雙眸微 紅,肩頭顫抖:“查,給我查,到底是什麼人如此大膽?”

“竟敢對我錦文出手?”

“不惜一切將他找出來。”

“斷根,亡種。”嘶!

現場眾人都不由打了個激靈,吳家立足安定州,何曾遭受過如此羞辱?

今日一事,

乃是首次。

豈能不怒?

眾人震撼之間,紛紛領命:“謹遵家主令。”

領命一瞬。

眾人轉身。

仙藥閣。

瀟月安排了密探前往秦家,這才獨自來到了閨房之內,摘下麵紗,絕美麵容之上,展現著一絲不悅,滿心不甘,這一刻在瀟月心中唯有兩個字。

淩天!

想到今晚遭遇,瀟月粉拳緊握,心中暗道:“淩天,我一定會將你踩在腳下。”

屈辱。

瀟月從未有過如此屈辱之感,作為仙藥閣少閣主,她去哪裡不是萬人矚目的存在?

最近一段時間,她引以為傲的存在,在彆人眼中,竟然都不堪一擊。

甚至是將她的傲氣,完全踩踏在地。

安定州邊緣。

此時一飛艇正慢慢靠近,在飛艇之內,正是管老跟玄天機。

剛入安定州。

兩人內心都有期待,不為其他,隻因一人的存在,那人便是——

淩天!

管老看了一眼身邊玄天機:“記住,不管發生什麼,都要守護好淩天身份,若是他身為毒門之人的訊息散出,到時候不僅是正道。”

“就算是毒門,也不會放過他。”

“何況還有一個天神殿,如今他的局麵,已經足夠混亂了,我們不能再讓他有其他危險。”

玄天機麵色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管老,我比你更擔心聖子安危,玄門如今局麵,必須要聖子出麵,才能光複玄門。”

管老輕歎:“走吧,也不知道這段時間,他在安定州怎麼樣。”

酒館中。

淩天起身結賬,誰知店家笑道:“公子,您們的賬,不用再進行結算了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這是我們琴管事的吩咐。”老闆笑道:“管事說了,隻要是您來,都能給您免單。”

琴管事?

萬琴?

淩天有些詫異,老闆曖昧一笑:“公子,不僅是我,萬緣府名下的所有分店,都接到了訊息,並且關於您的畫像,早已經分在了每個店鋪手中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