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天不屑:“你若不信,大可放手一戰。”

話語落。

琴音更狂。

低沉琴音,似有魔力,就像是能挑起所有人心中的殺意一般,管玉娥作為帝尊強者,都有波及,心中一顫:“好古怪的曲子。”

秦黛君更是輕哼:“閣下,我們本無意冒犯,可是閣下如此這般,豈不是太不將我們看在眼中?”

“嗬。”

淩天不屑:“青懸門,上古門派,可惜,整個青懸門內,唯有一人,可令本座彎腰,其餘眾人,算什麼東西?”

反問之言。

秦黛君刹那震怒,就要出手,淩天卻是殺人誅心:“青囊者也好,懸壺者也罷,雖一者以藥立足,一者以氣為主,兩者殊途同歸。”

“但,青懸門內,兩派之爭,自古不下。”

“愈演愈烈,甚至有了自相殘殺的趨勢。”

“能做出如此損已利人的事情來,青懸門不過是一群廢物。”

話語落。

狂狼掃。

霸道氣浪,一掃現場陰霾,管玉娥,秦黛君兩大強者,各自一顫,同感內心之內傳來一陣威壓,雙帝心中,亦有考量。

此時出手。

擊殺淩天,機會渺茫,甚至會浪費自己力量,明日就是青懸大會,此時出手,當屬不智,可要如此放過,豈不是自損顏麵?

兩難之境,難有抉擇。

分神一瞬。

現場卻是再起波瀾,一道狂笑之聲傳來;“本帝立足安定州多年,倒是不曾遇見如此狂妄之人,今日,本帝被一曲所吸。”

“倒想一見,撫琴之人!”

話語落。

氣浪湧。

現場眾人,麵對如此威壓,更感心中一顫,萬琴抬頭看去,此時前方正有一人闊步走來。

來人身高七尺,昂首闊步之間,儘展王者姿態,紫色長袍,亦顯張揚。

萬琴看見麵前之人,不由眼皮一顫,失聲驚呼:“無定門主!”

無定門!

安定三頂之一,和飛星門,聖刀門其名,亦是半神後人,如今的無定門主封琨,亦是早年就成名安定州的狠辣角色。

當初安定州唯有兩門存在,無定門雖以半神後人的身份,存在安定州內,卻是力量不足,慘遭其他勢力打壓,一直到了數十年之前。

封琨的橫空出世!

一人!

一槍!

以聖尊境,力斬兩大帝尊,並以聖尊修為,徹底得到了遊龍槍的認可,一舉進入帝尊境,在那之後,封琨手持遊龍槍,帶著遊龍半神的後人。

硬生生的在安定州內,殺出了一條血路。

以絕對之姿,並列三門。

如今數十年過去,封琨修為到了何種地步?

無人知曉!

更冇人有勇氣挑釁封琨。

今日一見,萬琴豈能不驚?

封琨卻是負手一笑:“萬琴丫頭,讓你院中的強者,顯出真容吧,本帝可冇那麼好的脾氣。”

封琨言。

攜勁而出,萬琴隻覺得靈魂輕顫,麵對封琨,萬琴內心有一種蒼白的無力感,淩天雖強,但淩天能抵擋三大帝尊強者麼?

這不是開玩笑又是什麼?

震撼之間。

卻聽琴音一顫:“冇想到本座隨性一曲,倒是引來瞭如此多的波瀾,不過想見本座,就看那你有冇有這個實力了。”

語落。

琴音蕩。

此時琴音之調,卻是鬥轉急下。

琴音轉變。

更如幽靈索命一般,現場所有人都感覺到心中一顫,似乎這樣的感覺,是來自靈魂的戰栗一般,似是靈魂在跳舞一般。

隨著靈魂顫栗刹那。

眾人更覺心中威壓大起,隨著琴音壓迫,現場眾人耳中,亦有一道霸道話語響起:“想入後院者,就要有聆聽閻王三曲的覺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