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他!”

“一定是他!”

秦黛君握劍的手,更在顫抖:“這個傢夥,竟然真的敢來?”

她怎麼都冇想到,擎天獸主,作為整個安定州都在尋找的人,不僅不隱藏自己的身份,還在這個時候,以絕對王者姿態麵世。

無疑找死!

管玉娥亦是感覺到了震撼:“好厚重的壓迫感,這就是屬於獸主的力量?”

“擎天獸主,到底是什麼樣的恐怖存在?”

眾人震驚之間。

卻是不見管老,玄天機兩人,在黑龍出世的刹那,兩人麵龐之上的神色,如同是見鬼一般,隨即卻是大喜,尤其是管老。

見多了大場麵的他。

此刻!

身子在顫抖,渾濁雙眸之內,更起一層淚光:“是公子,一定是公子!”

玄天機更是渾身顫抖不停:“冇想到,才短短幾月時間,公子的修為,就已經到瞭如此霸道一幕?”

他能清楚的感覺到,如今的淩天,實力再次突破了,跟之前在東州的時候相比,可謂是暴漲!

陡然變故!

秦不珩作為秦家之主,感受威嚴遭到挑釁,麵龐森寒,身上氣浪激盪而出,隨著氣浪擴散刹那,一陣陣的厚重威壓。

亦是以他為中心,強勢盪出。

威壓蕩!

冷哼起:“在本帝麵前,就算是獸主親臨又有何妨?”

“阻我秦家大業者。”

“亡其種!”

“滅其根!”

冷哼落。

秦不珩大手一揮,登時蒼穹之上,再起變化,黑雲之內,更見一道璀璨劍芒,攜帶雷霆之勢,橫空墜落。

長劍墜。

威壓掃!

噗嗤!

噗嗤!

就在長劍落地一瞬,霸道劍氣,一瞬盪開,現場諸多強者,被這凶狠劍氣,一瞬擊退,無數聖尊強者,口吐鮮血,此刻,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麵前秦不珩。

光影墜地!

狼煙消散一瞬。

秦不珩麵前,竟有一柄七尺長劍矗立。

長劍造型,怪異非常,似以閃電為形,甚至此時在長劍之上,更是有著一陣陣滋滋聲,似是電鳴一般。

僅一眼,就能感覺到,長劍威能不弱。

“是奔雷劍!”

管老!

秦黛君!

管玉娥!

瀟月!

四大強者,一見長劍,更是失聲驚呼,如見鬼一般。

奔雷劍!

青絲劍!

乃是青懸門的至尊雙劍,青囊奔雷,懸壺青絲,雙劍存在,共創青懸盛世,後隨著青懸雙分,兩大神劍,各自掌控。

甚至是慢慢消失。

今日雙劍齊出。

更是難得一見。

秦不珩大笑:“管老頭,你倒是識貨,這麼多年過去了,本帝從未對外人展現過奔雷之威。”

“今日!”

“既然有人攪局,本帝當以雷霆之勢,將其滅之。”

“奔雷劍下,不斬螻蟻。”

話語落。

掌心一按奔雷長劍。

轟隆隆!

劍身一顫,奔雷齊鳴,不過是在轉瞬之間,整個蒼穹之上,竟起了萬千雷絲,似是蛛網一般,一瞬按下,雷鳴電網。

不過眨眼,束縛黑龍之影!

吼吼吼!

黑龍受困一瞬,更是爆出了一陣沖天低吼,龍吟響徹八方,震的現場眾人耳眸嘶鳴,似有膽裂趨勢。

好強!

這還是現場眾人心中唯一的念頭,管老亦是眼皮一顫抖:“雷絲電網,你竟然將奔雷劍法修煉到瞭如此地步?”

“看來你這麼多年,避世不出,倒是在武道之上,有了莫大成就。”

管老之言,秦不珩冷哼一聲:“本帝為了今日,可是籌謀數十年,豈能讓一個區區獸主攪亂了局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