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洶湧氣浪。

一瞬!

擴散!

霸道之感,更是壓迫而來,刀勝察覺一瞬,更是連忙後退:“閣主切勿動怒,刀勝明日再來。”

一聲驚呼。

刀勝帶人轉身離開,白三娘心中強忍著笑意,現在淩天本就不在,剛纔的壓迫感,不過是她在機關之內,注入了一點氣浪。

利用機關將氣浪擴大,這纔給人造成了一種錯覺。

閣主動怒的錯覺。

眼見聖刀門人蜂擁離去,白三娘心中雖有好笑,卻是更有擔憂:“閣主,你現在到底在哪裡?”

聖刀門內。

淩天此刻正被安置在了內院,看著門外死守的幾人,淩天嘴角拉出一抹自信神采:“本座想走,你們怕是還擋不住本座。”

心思落。

淩天更是內斂了全身氣息,隨即打開了窗戶,以伏羲八卦為掩護,竟以一種詭異步伐,消失無蹤,淩天的消失,讓麵前幾人更是一點察覺都冇有。

他們雖是未能察覺。

但,後山一直關注整個聖刀門局麵的江相,此時卻有察覺。

“咦!”

驚訝一聲。

江相正想有所動作,卻見聖刀門外陡然一刹,爆出了一道絢爛煙花,陡然升空。

煙花起。

江相驚:“煙花傳訊!”

“必有大事!”

聖刀門外有著類似烽火台一般的煙花點,乃是用來傳遞訊息的存在,可是百年未有煙花升空,此時猛起,必有不凡。

怕是有大事發生。

“莫非有人敢在聖刀門麵前造次不是?”

江相心中一顫,隨即更見一親衛衝來:“門主不好了,在聖刀門外突然出現了無數強者,正朝著聖刀門逼近。”

“還請門主示下。”

密探言。

江相笑:“竟然真有人不怕死?”

淺笑刹那,江相冷哼:“本帝倒是要看看,誰人如此膽大妄為?”

聖刀門外。

萬家親衛,聯袂而來,為首之人,正是萬琴。

此刻萬琴看著麵前聖刀門,內心更起波瀾:“隻要迎回公子,我萬家必將橫空立足於安定州,赦天琴主出,五大令牌聚!”

分神一瞬。

天穹之上,猛起威壓,隨著威壓橫空刹那,一道凝實刀影,竟是刹那斬下。

刀影掃!

列橫出!

三尺裂痕之上,一柄金色長刀斜插在地,萬琴見狀,不由驚呼:“是聖刀!”

聖刀橫。

冷意現,眾人更是心中一顫,不等萬琴多想,前方更見江相闊步走出。

帝尊出。

豪語落:“聖刀門外,造次者,立斬不赦!”

王者之言,如同天召一般,響徹萬家眾人腦海,一種膽寒之感,湧入心頭,退卻之心,一瞬湧現,就在此時,現場冷風吹拂一瞬。

霸道氣浪。

再次洶湧擴散。

浪湧一瞬。

再聽豪氣之言:“聖刀門外,誰人開殺,唯吾雲霄!”

豪語落。

帝尊臨!

萬雲霄落地刹那,腳下地麵赫起巨大煙塵一瞬橫空,煙塵橫空刹那,萬雲霄一指前方江相:“本帝隻為淩天公子而來!”

“阻攔者!”

“殺!”

一聲殺。

雲霄起氣。

現場狼煙,更是眨眼擴散開去,隨著狼煙擴散刹那,前方更是再起至極寒芒殺意。

森寒之感。

江相眯眼:“萬雲霄?冇想到是你這個老鬼?”

安定州!

雖有三大頂尖力量,九大家族,不過除開這些力量之外,還有一些隱世力量,之前的秦家算是一個,除開秦家之外。

萬雲霄!

亦算其一。

並且萬雲霄早先,在安定州內,亦是小有凶名。

如今詭影多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