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……

隨著紫光劍出,現場餘威,一瞬盪漾而出,不等眾人多想,一人腳踏黑雲,緩步而出,正是消失數日的紫光劍主——

墨潮!

就在墨潮走出一瞬,現場一道幽冥火焰,詭異而出,正是幽冥鬼炎!

蒼鷹一瞬明悟:“墨潮老狗,是你擊殺了鬼炎?”

墨潮冷哼,輕輕負手,登時一道幽冥鬼炎,刹那掃出,瞬包麵前蒼鷹半神,墨潮冷哼:“請稱呼本帝為紫光半神!”

驚人話語落。

傾天紫光盛!

一瞬橫空。

威壓大起。

麵前更有無數寒芒,刹那擴散而出,麵對如此場麵,現場紫光大起,幽寒的奪命之感,瞬湧心頭。

冰寒殺意!

令人忌憚。

強如淩天,更是眯眼:“冇想到墨潮不僅吸收鬼炎的修為,更將幽冥鬼炎一起收服?”

“如今他的實力,和麪前的蒼鷹相比,怕是不相上下!”

蒼鷹更是皺眉:“該死!”

不等蒼鷹再有動作,墨潮提劍,一瞬衝出,紫光劍上紫芒盛,一瞬漫天劍氣,更是封鎖了前方蒼鷹退路,麵對劍氣封鎖。

蒼鷹震怒,手中彎刀,一瞬橫掃。

竟是!

刀滅紫芒,就在紫光破碎刹那,幽冥鬼刃,一瞬橫掃而來。

噗嗤!

蒼鷹未察,竟是一瞬受挫,身子狠狠震退,一大口鮮血,更是在此時吐出。

嘶!

墨潮之強,一瞬讓現場強者震撼,誰都冇想到,墨潮不過是消失了幾天時間,再次出現,竟有如此實力?

蒼鷹捂著胸口,眼中震撼更濃:“該死,你到底是做了什麼?怎麼能完全吸收鬼炎之力?”

蒼鷹身為天神殿強者,都不能做到這一步?

墨潮!

如何為之?

墨潮卻是不屑輕哼:“天神殿在主人麵前,又算什麼螻蟻?”

主人?

輕輕兩字,再震現場強者心頭,蒼鷹連連道好:“好好好, 你竟有如此威能,本座倒是小看了你。”

墨潮未將蒼鷹的話語放在心頭,隻是一杵紫光劍,轉身一瞬,雙眸一掃身後封琨,江相,淩天!

陰沉眼神。

三人同驚。

江相忍怒:“墨潮,你想做什麼?”

質問之語。

墨潮不屑:“江相,當初的聖刀門,有著三頂之首的稱呼,如今我已進入半神,你聖刀門有什麼資格,在我麵前猖狂?”

輕哼一聲。

長袖一掃!

登時。

霸道王威,登時擴散,竟是一瞬震退了麵前江相。

“好可怕的力量。”

江相心驚,此時的墨潮,已有半神之力,並且處在巔峰,現場誰人能是墨潮敵手?

淩天?

怕是也隻有他了。

江相心思落,墨潮冷哼起:“錦繡閣主,我倒是冇想到,你不僅是擎天獸主,更是赦天琴主,如今五大半神令。”

“在你身上,就有兩塊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當有資格跟我對話!”

墨潮眼中帶著一絲戲虐,淩天沉吟刹那:“你,想如何?”

“簡單!”

墨潮一指淩天:“聚集五大半神令,一開神尊墓!”

嘶!

狂言落,眾人驚,就算是蒼鷹半神,亦是暫時按下了心中殺意,若是神尊傳承可以得到,對他將有莫大助力。

江相驚呼:“墨潮,你瘋了吧?現在你想打開神尊墓?”

“閉嘴。”

墨潮低吼一聲,大手一揮,氣浪一瞬湧動而出,震退前方江相:“我說過,如今的你,冇有資格跟我對話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江相忍怒,畢竟如今的墨潮,實力已可怕到了極點,墨潮轉身,雙眸一掃淩天:“小子,你可是要想清楚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