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忌憚!

瀰漫全場。

現場,唯有淩天一人立足。

修羅身姿。

刹震天穹。

錦繡閣眾人,更是一瞬震撼,甚至是忘記了呼吸。

強!

太強了。

短暫的安靜之後,現場卻是爆出了震天怒吼:“吾王威武!”

震天低吼。

似是宣泄心中憤恨。

王者立足,誰人能戰?

修羅麵前,儘做螻蟻!

淩天負手,挑眉輕哼:“半神之力,不過如此!”

蒼鷹半神。

聞言刹那,更有震怒,心中怒火,卻是無從發泄,此時隻能眼睜睜的瞪著淩天,雙拳更起青筋,方纔交手,足矣感覺到淩天的實力之強。

堪比神尊!

可怕!

蒼鷹哪裡想到,淩天現在的修為,能到如此地步?

遠處。

祖雷一捂冒血胸膛,艱難起身,此時在他那銅陵大眼之間,不見怒火,唯有——

忌憚。

來自靈魂的戰栗。

一人退三神?

如此修為,放眼天下,又有幾人能做到?

“呸!”

班輪更是吐出了一口帶血唾沫:“好一個九龍餘孽。”

“好一個安定王。”

“看來你能走到今日,也不是冇有道理。”

班輪話語之間,忌憚更深,方纔交手,更感死亡襲身,若是單一對戰,淩天擊殺他,怕是如同殺雞一般簡單。

這,就是安定王的力量?

班輪真是做夢都冇想到,能強大到如此地步,簡直就令人髮指!

“廢言。”

淩天一抖染血長槍,冷哼一聲:“順者生!”

“逆者死!”

修羅言起。

現場寒芒盛。

不過是在眨眼一瞬,霸道殺意,再次擴散,麵對修羅言,現場三大半神,卻是一瞬嗤笑,蒼鷹更盛:“雜碎。”

“你真的以為,我們冇有辦法了麼?”

“天神殿安排我們前來,我們豈能讓殿主失望?”

“九龍餘孽,必須死!”

蒼鷹話語落。

麵龐之上,更展霸道狂笑。

如此姿態,似有瘋魔征兆,淩天看在眼中,心中亦是一沉,淩天能走到今日,自然並非是巧合,可是對淩天來說。

麵對三大帝尊,他從來就不曾有絲毫怠慢,之所以出手就是雷霆手段,就是想以最強招式,一震三大半神,為錦繡閣拖延時間。

半神反撲!

格外可怕!

就在淩天心思落下一瞬,卻見前方三大半神腳下,刹那就起了一層神秘色彩,隨著色彩湧現,現場更起一陣凝實氣浪。

淩天看在眼中,亦是詫異:“三才陣?”

誰知,淩天話語剛落,前方蒼鷹一臉不屑:“什麼狗屁三才陣,這乃是我天神殿秘法,群英陣。”

“在千年前, 我天神殿遭受侵犯,當時丟失了不少寶物,這群英陣,就是其中一樣。”

“不然的話,你以為,就你們這些廢物,也能隨意施展,怕是見都見不到。‘

此刻。

蒼鷹話語,更有自信。

群英陣。

可謂說是天神殿的立足根本,尤其是麵對其他力量進犯的時候,更是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
群英陣?

淩天愣了下,在他的記憶中,很小的時候,母親霍欽瑜就開始傳授他三才陣的精髓了,在他記憶中,這就是母親研製出來的陣法。

可是一路走來,淩天越發的感覺到,事情不簡單。

淩家的滅門!

九龍的傳承!

甚至是現在的安定王?

淩天此時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,似是暗中有人,正再操控一切,而自己,不過是棋盤上的一顆棋子。

僅此而已!

這段時間,如此感覺,越發強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