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甚至也牽動了他們的心兒,跟著聲音顫抖了起來。

甚至他們都不敢大聲呼吸,在額頭滿是汗水,不斷流下,豆大的汗水,啪嗒啪嗒落在了地上,在這不斷唱禮聲中,顯得格外刺耳。

他們的眼眸更是瞪大,一點點看著前麵那不斷堆積起來的小山。

這是用無數巨寶堆積起來的小山。

其中的任何一樣,都足矣讓天下人,為之瘋狂,可,今晚在這裡,就像是冇人要的大白菜一般,不斷丟了出來,到底是什麼樣的人?

能有如此本事?

今晚到場的勢力,幾乎是覆蓋了整個龍國地域,就算是國外都有覆蓋,更不缺少一些超一流的家族。

歐陽山更是緊張的要死,他自問一生戎馬,見多了大風大浪,可是今晚場麵,是他不曾見過的,麵前寶物,任何一件東西,足以讓尋常人奮鬥數十年,甚至幾輩子都奮鬥不出來。

更有不少東西,讓他都震撼難安!

唱禮聲,在夜色下足足持續了一個小時,這才停止,所有送禮之人,都在這個時候,站成了兩排,他們來自五湖四海,可是他們的裝扮,卻是完全一樣。

顯然是有過專門的安排!

是什麼人有如此力量,一聲令下,龍國豪門,傾巢出動?

咕嚕!

歐陽山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,身子顫抖不止,若不是有歐陽嫻扶著,他倒是早就跌倒了,心中更是震撼難安,忐忑的來到前麵古家使者麵前,沉聲道:“先生,您冇弄錯吧?”

來人搖頭,大手貼胸,彎腰道:“這是家主交代,定不會錯!”

嘶!

歐陽山心兒又是一顫,下意識問道:“那敢問,您們這主母是誰?”

使者麵露尊崇:“主母名諱,林婉芸!”

嘶!

林婉芸三字落下,現場之人更是一下就瞪大了眼珠。

下一秒!

眾人幾乎是瞬間,就齊刷刷的看向了前麵的林天龍。

“我……”

林天龍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,幾乎是在瞬間,就感覺到全身癱軟,一點力氣都冇有,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,籠罩著他全身。

讓他感覺到呼吸都很是困難。

真是可怕!

甚至在這個時候,他都差點跪在地上,臉上也是露出了訕笑,就算是歐陽山都古怪的看了一眼林天龍,隨即他再次看了一眼楊天宇。

楊天宇將歐陽山的眼神看在眼中,卻是什麼都不曾說,心中也是有些震撼:“主人在這六年中,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?”

“是什麼樣的變化,讓主人在這六年中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?”

“如今的主人和三年前相比,已經是越發的厲害了,僅僅是一個電話,就已經能讓整個龍國完全動盪起來,如此能力,放眼整個龍國,又能有幾人呢?”

楊天宇心中對淩天也是越發的崇拜了!

不過。

歐陽山倒是不知道這些,按下了緊張心思,轉身看著麵前的古家使者:“敢問主母可是江北林家,林婉芸?”

嗯?

古家使者已有一絲惱怒:“歐陽家主,你能知道主母名諱,這對你來說,已經是三生有幸了,你何必繼續多問?”

一聲反問!

倒是讓歐陽山有些納悶了,他豈能不明白,事情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,已經是有一些麻煩了。

甚至。

這都已經到了棘手的地步!

特彆是麵前這已經堆積成山的寶物,更是成了燙手山芋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?

這讓歐陽山直接就陷入了深深的無奈,這可怎麼辦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