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藥白骨!

另外一人,則是宋家之主宋北征,他雖年邁,可在他眼中,依然能見一抹狠厲,這是長久磨練出來的氣質,並不曾隨著年齡的增加而減弱。

甚至越發的內斂和霸道!

藥白骨拿著針線與斷臂,開始了最後的關鍵步驟——

縫合!

他拿著針線如同縫衣服一般,開始穿針引線,可就在第二針穿過的時候,他卻是麵色大變:“怎麼會這樣?”

不僅如此!

一直冇什麼動作的淩凡,在這個時候,更是突然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噗嗤!

他的臉色,更是在刹那之間,就完全蒼白了起來。

“啊!”

淩凡咽喉中,更是傳出一陣低吼的嘶吼聲。

叮噹!

藥白骨手中針線,瞬間落地,連同他的身子,更是不斷後退了兩步,一臉的惶恐和不安,甚至身子都在顫抖:“這……怎麼可能?”

“這不可能!”

宋北征更是震撼:“老夥計,這到底是怎麼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藥白骨搖頭,一臉震撼的說道:“在他斷臂之處,尚且有那人的站氣,在阻攔著我,若是強行縫合,怕是會震碎林凡的心脈,到了那個時候,淩凡,必死!”

嘶!

宋北征又是狠狠一顫:“那可有什麼辦法可以補救?”

“這……”

藥白骨艱難搖頭:“難了,除非那人親自出手,否則誰也不能有這個本事,而且這人的勁氣之深,讓人害怕,剛纔那一瞬間釋放出來的勁氣,若不是我小心,怕是這個時候,我已經死在這裡了。”

他話語剛落,淩凡亦是慢慢睜眼,眼中凶光陡射,震的現場兩人,心中狂震,宋北征下意識的問道:“淩少,您……”

“閉嘴。”

淩凡低吼,聲音略帶沙啞:“給你一天的時間,不管是付出多大代價,都要將城主的身份給我調查出來,否則——”

“死!”

他已經到了崩潰邊緣,斷臂位置的疼痛,讓他險些瘋狂。

嘶!

宋北征下意識的縮了下脖子,緊張道:“您放心,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中,將這人的線索給您。”

這不僅僅是在回答淩凡,這也是在回答他自己!

冇錯!

今晚淩天出手之震撼,在眼前揮之不去,他也是在納悶,淩天身後有什麼樣的背景,可以無視一切,他需要仔細調查。

重新確定自己對淩天的關係!

就在他心中這麼想的時候,心中更有了點點擔憂。

淩凡轉身瞪了一眼藥白骨:“包紮一下就好。”

“淩少,那您的手臂。”藥白骨有些緊張。

“不礙事。”

淩凡眯眼:“等我回了家族,族中長老定有辦法。”

帝都淩家的長老?

藥白骨眼皮又是一顫,那可都是超越了戰皇的強者啊。

他連忙點頭,開始為淩凡包紮,不過十分鐘時間,淩凡斷臂位置的鮮血,就被止住了,不在有鮮血流出。

淩凡麵色稍有慘白的起身,宋北征欲要攙扶,就在這個時候,淩凡低吼:“滾開,本少尚且不曾淪落到如此地步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他連忙點頭,這才轉身給淩凡打開了房門。

門外!

宋家五子,更是一下看了過來,當看見斷臂未曾續接的時候,在他們眼中更有點點意外,宋安更是緊張:“淩少,您這……”

“冇事。”

淩凡沉聲問道:“我讓你辦的事,都怎麼樣了?”

宋安點頭:“您就放心吧,一切都已經差不多了,剛纔有人回來傳遞了訊息,那個小丫頭,怕是熬不過今晚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