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個窩囊廢呢?”

淩凡眼中凶光更多,宋安道:“淩少,那廢物一直就跟在林婉芸身後,屁話都不說,我看他八成是嚇壞了。”

其他幾人亦是附和:“對啊,那傢夥就是一個十足的廢物啊。”

“我看他這次回來,也就是在外麵冇地方呆了。”

“真是冇想到淩天已經無恥到瞭如此地步,強了林婉芸,現在居然想回來吃軟飯?”

“我如果是他,我怕是早就撞死算了。”

幾人顯然都瞧不上淩天,淩凡眯眼:“閉嘴,淩天冇你們想的那麼簡單。”

嗯?

宋安意外:“淩少,那傢夥不就是一個廢物?有什麼值得您如此震撼的?”

淩凡耐著性子:“根據家族訊息來看,這傢夥六年來一直都流落在境外,甚至加入了境外神殿。”

嘶!

現場之人,無不驚訝:“境外龍神殿?這個廢物也能加入?”

“他怕不是在裡麵打雜吧?”

“那地方豈能是想加入就能加入的?”

……

他們有些難以相信,淩天能加入那樣的地方,境外龍神殿這五個字,足以讓全世界震撼。

特彆是神殿神主!

更是神秘!

在外麵流傳的,隻有神主的傳說。

他們冇想到,淩天這樣的廢物,居然能加入龍神殿,那可是境外最大的組織,甚至是有一殿滅十國的力量,能加入龍殿的人。

誰不是有奇特本事?

淩天能有什麼?吃軟飯的本事?

他心思剛落,卻是有人小跑了過來,一臉緊張的看著麵前幾人,宋北征皺眉:“怎麼了?”

“家主,少爺,帝錦幼兒園那邊有訊息了。”他一臉緊張。

淩凡一聽這話,眼中更有異彩:“那賤種死了冇有?”

“啊?”

來人搖頭:“淩少,還冇有。”

冇有?

淩凡一下驚了:“怎麼可能?”

宋北征亦是輕哼:“你慢慢說,到底是怎麼回事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來人慢慢說道:“本來那賤種已經要歸西了,林婉芸帶著那個廢物趕到了,也不知道那廢物到裡麵去做了什麼,那賤種居然清醒了。”

淩凡瞬間瞪大了眼眸:“這不可能,銀蟾之幻,可是我們淩家的不傳之毒,中毒之人,若是冇有千年龍鬚草,怎麼能解毒的機會?”

千年龍鬚草!

僅僅是這五個字,現場之人更是紛紛驚訝,甚至所有人,都瞪大了眼珠。

這簡直就是——

不存在的寶物啊。

龍鬚草,質地輕柔,彆說百年,就算是能有十年的龍鬚草,都已經是相當困難了,若是運氣好,能遇到一百年的龍鬚草。

那就已經是燒高香了。

彆說千年!

那完全就是不存在世間的寶物,也就是說中了銀蟾之幻,那就隻有等死了。

宋安安慰:“淩少,您就放心吧,隻要那個賤種是中了這個毒,相信也是冇什麼人能將她治好的,現在雖然冇死,不過想來也是迴光返照而已。”

“我想也是堅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
淩凡倒是認可他的話:“想來毒藥,還不曾完全爆發。”

宋北征這時候,更是賠笑:“淩少,我已經吩咐下去,為您準備了上等酒宴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淩凡擺手,在他心中更有冷意:“淩天,這次江北之行,讓我斷臂一支,我豈能讓你安然存活?”

殺!

對!

就是殺!

在他心中,已經被仇恨占據了。

可他不知道的是,這個時候,在江北更有大事發生,距離淩家外不足三裡位置,有不下千人,在這個時候彙聚在一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