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們身穿黑衣,帶著黑色麵罩,唯有一雙眸子露在外麵。

在他們身上更是充滿了陰冷的殺意。

如此殺意。

令草木枯萎!

他們此時心有默契,朝著一個方向疾馳,這個方向,就是——

宋家!

五分鐘後!

千人疾馳到了宋家門口,齊刷刷的站在一起,將宋家給包圍了起來,就在他們趕到瞬間,更有一奔馳來到,車輛停下瞬間。

車門打開。

一人麵戴龍紋麵罩走出!

來人不是彆人,正是——

淩天!

看著麵前的宋家莊園,淩天眼中陡射出一抹寒光:“淩凡,我會讓你生不如死!”

宋家中。

淩凡還在想事情,就有一宋家侍衛,瘋狂跑來,一下就跪在了地上:“家主,不好了,我宋家被圍了!”

“什麼?”

宋北征登時大驚,不等他回神,更感門外傳來了一陣整齊的踏步聲。

砰!

砰!

砰!

踏步聲中,伴隨而來的是一陣轟鳴之聲,似乎是什麼倒塌了一般,宋北征更是震撼,朝前看去,更見他此生難忘的一幕。

麵前宋家圍牆,在這一刻,就像是泡沫一般,轟然倒塌,震起了陣陣狼煙,在這狼煙之間,更有千人整齊而來,在千人中央。

更有麵戴龍紋麵罩的男人,宋北征眼皮一顫:“是你!”

城主!

江北城主!

僅僅是那龍紋麵罩,就讓他難以忘懷了。

尤其是今晚,淩天將淩凡手臂,強勢扯斷的畫麵,在他心中久久揮之不去!

到底是什麼樣的強者。

有多大的底氣,才能做出這樣的選擇?

可怕!

太可怕了。

他更冇想到,淩天居然會追來,他甚至有一種下跪的衝動,他在江北,本就是凶名赫赫了,就算是這樣,在淩天麵前,他依然是感覺到自己的不足!

甚至是渺小!

“哼。”

淩天輕哼一聲,僅僅是一聲輕哼,就如同悶雷一般,在他心中炸開,宋北征身子一顫;“城主,您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淩天不帶絲毫感情的吐出兩字,就如同午夜修羅一般,震的人靈魂都在顫抖,宋北征身子又是狠狠一顫,額頭已經滿是汗水了。

他,不知淩天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?

難道,就因為自己結交了淩家之人,就要將自己趕儘殺絕?

彆說是他,宋家五子,這個時候,都是噤若寒蟬,不敢出聲,乖巧的站在一邊。

淩凡卻是眼皮一顫,雙眸之間迸射出一道仇恨光芒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他雖然是淩家旁係,可畢竟是淩家人,雖然遭受淩天羞辱,可他依然是帶著三分震怒和一絲的盛氣淩人。

“嗬!”

淩天不屑一笑,大手輕負,吐出兩字:“殺你!”

嘶!

低沉兩字,如同是兩顆炮彈一般,瞬間炸響在了現場眾人耳中,眾人看向淩天的眼神,更是充滿了震撼。

不可置信!

咕嚕!

宋家五子,在這個時候,都不由艱難的吞下了一口唾沫,看向彼此的眼神,更是充滿了凝神:“我的天啊,我剛纔聽到了什麼?”

“難道是我聽錯了?”

“他居然專門來追殺淩凡少爺?”

“莫非是想殺人滅口?”

……

在淩凡身邊的大夫藥白骨這個時候,亦是震撼非常,看向淩天的眼神,更是帶著一絲不屑:“你就是新來的江北城主?”

“真是冇想到,我們江北新到的城主,竟然是一個狂妄自大的傢夥?”

“你可知道在你麵前的人,可是帝都淩家淩凡,你斷他一臂,就已經要遭受淩家追殺了,你竟然口出如此狂言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