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古逸愣了下:“族長,那是不是要告訴他?”

“不可。”

楚寒衣負手:“雖然他是九龍傳人,但是他心性如何?為人如何,我們都不清楚,若他是天神殿一手扶持的,我們豈不是中了天神殿的盤算?”

嘶!

古逸點頭:“我明白了。”

一聲明白,古逸轉身離開,同一時間,在戰圈之外,慕容蝶亦是早早的離開,想到今日所有一切,慕容蝶嘴角就有止不住的輕笑:“局,終於開始了。”

慕容蝶呢喃之時,美眸之間滿是期待:“淩天,你能在這棋局之內走多遠?”

“我,倒是越發的期待了呢?”

慕容蝶不知道的是,此時在禁域森林一處隱秘山洞之內,淩天正盤膝而坐,在淩天身上隱約可見五道龍影逸散,尤其是在淩天身後。

正有一紅到發黑的蛛影,正在吱吱咆哮。

不是其他,正是毒源!

今日毒源吸收毒障,雖有不小成長,可惜,這也給淩天帶來了莫大負擔,那毒障之內的毒性,比他所想,跟我給霸道。

特彆是那一絲不明顯的寒冰劇毒,如跗骨之蛆,難以消散,淩天心中都難免後怕:“好可怕的寒冰之毒。”

然而淩天可不知道,這個時候,在山洞之外,正有一群人浩蕩靠近,那帶頭的胖子正罵罵咧咧的:“該死,我們明明鎖定了那人氣息。”

“怎麼就不見了?”

“他還能上天不是?”

怒罵剛落,卻是異變陡起,前方密林之內,傳來一聲痛呼之聲。

“啊!”

一聲痛呼。

似鑽心烙骨。

痛呼一響,胖子眼中登起冷色:“在那!”

一聲驚呼。

幾人直接就衝了出去,朝著淩天所在位置,疾馳而去……

眨眼。

幾人已到前方,剛到山洞之外,幾人卻是一下就傻眼了,此時在山洞之外,方圓十米之內,可謂是寸草不生。

無數生物。

再這個時候,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開始慘敗凋謝枯萎,幾人看在眼中,心中更有震撼神色:“這是發生了什麼?”

“那九龍狗賊,難道有如此力量不是?”

“這也太可怕了吧?”

……

不等幾人回神,卻見麵前山洞之內,再起一聲痛呼,幾乎是同一時間,幾人更是一瞬對視,隨著眾人對視刹那,隨即在彼此眼中。

再起冷色。

“走!”

冇有任何遲疑,幾人一瞬衝了出去,朝著山洞而去,就在眾人靠近山洞之時,卻見在山洞之內,一道人影,以一種可怕的速度衝出。

砰!

砰!

砰!

殘影衝出之時,現場登時響起了一陣驚爆之聲,隨著驚爆聲響,隨即就看見現場幾人的身子,一下就炸碎成渣,隨著幾人殘破軀體炸碎之時。

幾人眼眸深處再起一層震撼:“天,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?”

眾人震撼之時,卻見前方一青年站立密林之內。

來人立。

威壓盛。

淩天周身死氣纏身,尤其是那霸道毒煙,在這個時候,更是一如既往的恐怖,甚至此刻,那無邊暗能, 宛若死神開眼一般。

當真是恐怖非常。

嘶!

幾人看著麵前淩天,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,尤其是那當先一人,此刻更是靈魂巨顫,隨著靈魂顫抖之時,來人眼眸之間。

唯有——

恐怖。

“你……就是九龍惡賊?”

“該死。”

“冇想到你這傢夥居然有如此本事,而且全身還有如此恐怖毒氣?”

光頭眼眸之內,滿是震撼,他已是神王強者,但是現在距離淩天,尚且有百米之遠的距離,可就是這樣的情況下,他依然是覺得整個靈魂都在戰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