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倘若真有本事!”

“何不現身一見?”

玄陰質問,玄陰刀上雷霆起,麵對玄影震怒,木屋之內,琴音陡然而起,霸道之音,似攜無上威能,更能洞穿人心。

琴音大起!

眾人沉醉!

所有人都被這琴音帶入了一種奇妙世界之內,似乎靈魂都得到了昇華一般,當真是令人心有震撼,玄陰卻是皺眉,原本減弱的殺意。

此刻!

瞬湧心頭:“竟是伏羲神天響!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萬琴閣的人?”

玄陰話語剛落,曾經那滅族之仇,再湧麵前,殺意難按,玄陰刀上,陡起吞天刀光:“萬琴閣的人!”

“都該死!”

癲狂言!

刀氣盛!

琴音大震刹那,竹屋竟然是一瞬難承霸道之能,轟然驚爆成渣,隨著屋子驚爆一瞬,狼煙之內,陡起震天豪言: “華陽初上鴻門紅,乾坤更迭,龍麟不減風采!”

“紫金簫,白玉琴!”

“宮燈夜明曇華盛,共飲逍遙,一世悠然!”

豪情之言出!

赦天琴主現!

煙塵消散,王者真容出,玄陰眯眼之時,更有震撼:“是你!”

熟悉身影!

意外麵容!

不是彆人,正是淩天!

“前輩,你……”荀斐看見淩天真容的時候,也是一下就瞪大了眼珠,一臉的不敢置信:“公子,你……竟是醫仙?”

他難以相信,淩天竟然能以如此姿態麵世?

可怕!

當真可怕非常。

玄陰城主更是眯眼,雙眸之內,再出一層冷色:“我當是誰在裝神弄鬼?原來是你?”

一聲冷哼。

玄陰刀起冷芒,僅是一瞬,在玄陰刀上,就爆發出了一陣彌天巨力,朝著麵前淩天斬殺而去,麵對轟殺而來的刀芒,淩天不動如山。

大手一過琴絃,音波再盛。

彌天音波,一瞬席捲開來,僅是眨眼一瞬,音波碎刀光,狼煙再盛而起。

玄陰皺眉:“好強。”

方纔對撞之時,玄陰能感覺到,淩天琴音之內,蘊含著一種無上威壓,似是對他有一種本能的壓製。

“可惡!”

玄陰站穩身子,眯眼冷哼:“小子,冇想到萬琴閣在數百年之後,竟然出現了你這樣的天才?能以琴音入道?”

玄陰本就出自萬琴閣,對萬琴閣的力量,心知肚明,可是今日冇想到,竟能有如此威壓?

以音入道,可謂是霸道非常,而且能以音入道者,都乃大成者,可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,但,這個時候,縱使惜才。

那又能如何?

玄陰穩住身影,狠狠跺足,眼中登起一道冷漠色彩,長刀一指前方淩天:“小子,萬琴閣的人雖然都該死,但,看在你一身醫術的份上。”

“隻要你答應給竹君治病。”

“我可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玄陰為了竹君,已做出了最大讓步,對他來說,竹君就是全部,至於其他的恩怨,暫時可放一邊,玄陰之舉,淩天輕笑:“玄陰城主?這就是你求人辦事的態度?”

質問落。

琴音盛。

陣陣音波,可貫靈魂,玄陰眯眼,心下震怒,眼看就要出手,就在此時,福伯上前,擋在了玄陰麵前:“城主息怒。”

“公子息怒。”

福伯之舉,城主挑眉:“福伯,你做什麼?”

福伯搖頭,轉身看了一眼玄陰:“城主,竹君的情況,已經不能在等待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玄陰聞言,麵色不由輕變,福伯轉身朝著淩天所在位置,輕輕彎腰:“公子,我家少城主現在迫切需要公子出手,還望公子,能給予幫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