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,站在麵前的畢竟是三大神聖,能拖延一瞬算一瞬,這也是淩天心中唯一的念頭了,東熾眯眼一掃淩天,似是看穿了淩天心中所想:“小子,不得不承認你當真很強,不過可惜,你就算有五龍在身,那又能如何?”

“現在的你,不過隻是徒有其名而已。”

“畢竟現在的你,也隻是得到了龍力,若想得到龍魂,你將是……”

“做夢!”

東熾輕哼刹那,再握長槍:“長鳴神聖,長安神聖,現在局麵,這九龍孽障已成長到瞭如此地步,我們必須不顧一切放手一搏。”

“否則!”

“任由他成長下去,這是我們誰都不想看見的事情。”

東熾言語落,長鳴冷笑起,那陰測測的笑聲,此刻如潮水一般席捲開來,長鳴神聖惡狠狠的擦拭了嘴角黑血:“真是冇想到,本聖作為紫霄宗話事人。”

“今日倒是在陰溝裡麵翻船,被你這小子以毒這樣的下三濫手段所傷?”

“千年來,我本已忘記了什麼是痛?”

“冇想到你倒是給我帶來這麼多驚喜,今日,你,必須死。”

長鳴動怒,戰袍瘋狂激盪而出,顯然這個時候,場麵心中已下決心,修為冇有任何掩飾,不僅是長鳴,許長安亦是大手一按乾元長琴。

輕哼道:“小子,不管今日有多少人幫你,你都註定了死路一條。”

“哪怕……”

長安眯眼,麵色逐漸陰沉了起來,尤其是那雙眸,在此時,一下就鎖定了麵前竹君,隨即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哪怕在你手中有本聖的女兒,本聖都不會再有任何留情。”

言語落。

巨掌按。

乾元長琴之音,再震而出,兩大神聖之怒,東熾大笑:“很好,看來在大是大非麵前,我上天界七大宗門依然是能同仇敵愾啊。”

語落。

槍出!

人動!

東熾提槍,爆掠而出,宛若遊龍麵世一般,帶起死亡氣息,一鎖淩天而出,東熾動,長鳴隨,雙聖開殺,乾元開道。

霸道乾元琴音,竟是壓製而下。

竹君!

楚寒衣!

彤敘!

雖然都是神皇強者,可是三人在這乾元開殺之下,亦有靈魂爆裂之感,如此一幕,玄陰所見,眸起冷色,轉身一看福伯:“看來,時間已經到了。”

福伯點頭:“大小姐,出手吧。”

“好!”

玄陰低吼之時,再握玄陰刀和福伯一起,祭出了全身氣浪,隨著勁氣貫穿地麵之時,隻見現場地麵狂顫,突來驚變。

三大神聖一驚,轉身之時,就見現場地下,竟有數道磅礴之氣,以地為導,貫穿淩天周身。

氣息貫穿之時。

吼吼吼!

淩天體內五龍之力,竟是一瞬咆哮而起。

五龍咆。

聖器出。

僅是一瞬五龍之影,再盤天穹,五大龍影旋轉刹那,天穹瘋狂巨顫,淩天亦有詫異:“三才陣?”

對!

就是三才陣!

方纔玄陰和福伯兩大強者的勁氣,貫穿全身的時候,淩天能感覺到自己體內之力,竟是變得前所未有的厚重,就算如來法相!

亦是一處凡塵!

如來起。

佛光盛。

現場天穹,陡起佛音浩渺之聲,甚至整個赦天琴都在瘋狂顫抖,如此變化,淩天心中竟是湧現了前所未有的豪氣。

深邃雙眸,一掃麵前衝來三大神聖,竟是未有任何壓迫!

唯有——

暢快!

雙眉一挑,冷眸之內陡起無上精芒,厚唇輕開,吐出一字:“退!”

一聲退。

五龍狂吟而下,竟是一附聖器之上,隨著五龍附器,五大聖器瘋狂顫抖,一下就爆出了前所未有的耀眼光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