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嘶!

所有人聽到這兩字,再次一驚,誰都冇想到,居然是如此目的?

可,詫異剛落,五十人卻是齊聲低吼:“命歸錦繡,榮耀終端。”

聲聲低吼。

未有懼怕。

閣主之令,榮耀所屬,本就孑然一身,若非錦繡收留,何來歸屬?

眾人赴死之心,淩天都不由動容:“你們,真傻。”

呢喃語。

眾人亦是大膽抬頭,火熱目光看向了淩天:“能為錦繡戰死,是我等榮耀。”

“閣主,您有什麼安排,但說無妨。”

“隻要是我們能做的,萬死不辭。”

……

淩天輕輕擺手,示意眾人安靜,這才輕語道:“你們裝配上黑煞,跟我離開。”

“複仇!”

平靜話語。

怒火激盪不消。

眾人聞言卻是一下瞪大了雙眸,隨即紛紛起身,冇有任何遲疑,開始裝配袖箭,所有人眼中都唯有興奮。

忌憚神色,竟是無一人所有。

複仇怒火,何嘗隻是淩天?在所有錦繡閣人心中,都彙聚了重重怒火,無處發泄,琉光所為,宛若心頭血痕,必須——

跨過!

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,亦是無怨無悔,淩天看著麵前五十壯漢,心頭亦有動容,就在此時,在淩天腦海深處傳來一道虛弱聲音:“主人,您可需要坐騎?”

巨蟒?

淩天心中一喜:“你終於醒了,不過我不能讓你跟我去。”

巨蟒之傷,已難以支撐,此時再往,必死無疑,巨蟒虛弱道:“主人可曾聽聞風雲駒?”

風雲駒?

戰馬!

慕容蝶的馬車所配備的,就是風雲駒,可那已是獸王境了,日行千裡不在話下,巨蟒道:“主人,我在這林中有老相識,就是那風雲駒的首領、”

“我方纔已經發出了訊息,讓他族中選出五十個良駒,到時候主人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琉光宗。”

“離開亦有接應,一般神王強者,想追上風雲駒,就是癡人說夢啊。”

淩天聞言,心中一動:“多謝了。”

巨蟒輕語:“主人,我隻望你可以活著回來。”

活著?

簡單而又奢侈的理想,淩天轉身輕哼:“你們熟悉一下黑煞的使用方式,一日之後,出征琉光宗。”

“此行不屠琉光滿門。”

“淩天!”

“枉為人。”

王者殺心。

眾人有感。

此刻,所有人都輕輕撫摸過胳膊袖箭,眼眸逐漸變得陰沉了起來。

雖然修為不足,但,現在有了袖箭的加持,不說全勝,以一換三,隻為一血心中之恨。

眾人開始熟悉袖箭之時,在林中卻是發生了驚天變化。

密林深處。

數十飛雲駒正急速朝著這邊疾馳而來,速度之快,隻見狼煙爆起。

良駒疾馳。

隻為一戰。

很快。

山穀之外,就已能看見良駒的蹤影,錦繡弟子稍微詫異:“前方那是什麼?”

“飛雲獸群?”

“他們不是避世不出麼?怎麼會如此規模出現?”

“莫不是衝著我們來的?”

“不行,閣主已下令,任何人不許再踐踏錦繡尊嚴,違令者,殺無赦!”

……

飛雲獸群雖強,可這個時候,在他們心中,亦有一戰勇氣。

似乎!

一切已成定數。

戰心盛,長刀上手,這一刻眾人眼眸之內,冇有任何退卻神色,唯有一戰決心,哪怕是戰死又有何妨?

飛雲獸群,彙聚一處,現場狼煙更盛,隨著煙塵爆空之時,彌天威壓,宛若潮水一般侵襲而來,然而飛雲獸群,好似有所感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