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婉芸心頭擔憂之色不減,決心更強,如果淩天當真出事,她不確定自己能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,林婉芸不知的是,此刻在琉光宗百裡開外。

雲駒獸王正帶著淩天瘋狂逃離,天神殿到底是上天界七大巨擘之一,名下勢力不少,隨著艮天神帝一聲令下。

天神殿名下所有力量,都瘋狂衝出,此時在密林之內彙聚的力量,竟然多達數萬精銳。

神皇強者,更是數不勝數!

雲駒獸王雖然厲害,可要在這麼多強者圍困之下離開,亦是顯得格外困難:“可惡,冇想到天神殿的力量,來的竟然如此快?”

雲駒獸王明白,他們前往錦繡閣山穀的路線,已被徹底封死。

此刻!

唯有出逃玉虛宗乃是唯一出路,雖然玉虛宗和赤虹宗緊鄰,一旦進入淩天的身份將變得格外敏感,然而現在除開這個選擇之外。

再無任何抉擇!

“主人,不管如何,雲駒絕不會讓你出事。”

絕境之下,雲駒獸王開始燃燒自己的勁氣,強行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,在密林之內,一改方向,不斷奔逃,隨著雲駒出逃之時。

身後天神殿精銳,更是一聲驚呼:“快,他往那邊去了。”

“不惜一切,也要將這妖獸拿下。”

“衝啊,絕不能讓九龍邪魔再次離開。”

……

這一刻在天神殿眾人心頭,隻有一個念頭,不惜一切斬殺淩天,免卻武道禍亂,聞訊而來的葉舟神聖,心中怒火更到極致。

五官扭曲,已難分喜怒:“給我殺!”

“誰能擊殺這孽畜,本聖許他一世繁華!”

神聖許諾!

誰人不驚?

在上天界內,神聖強者已是世界巔峰之存在,能得到神聖庇護,哪怕你隻是一個垃圾,都能在上天界擁有絕對的話語權!

震撼落。

殺心盛。

精銳齊出,此刻所有人都殺紅了眼,恨不得將雲駒獸王給生吞活剝了。

雲駒獸王豈能不知眾人殺心,但越是如此,雲駒獸王心中越是不屑:“本王乃是飛雲駒的王,就你們也想緝拿本王。”

“可笑!”

飛雲一脈!

速度著稱!

此種局麵,對彆人來說,也許是絕境,但是對飛雲駒來說,卻是如魚得水一般,輕蔑一笑,雲駒獸王的身子再做流光消失無蹤,雲駒獸王不知道的是,隨著他踏入玉虛宗領地之時,玉鼎宗內更是得到了訊息。

玉鼎宗大長老丘夢塵在得到訊息之時,雙眸之內陰沉更濃:“該死!”

“這九龍孽障竟妄想將戰火蔓延到我玉鼎宗內?”

盛怒刹那。

一人來到,不是彆人正是破而後立的李秋平,此時在李秋平身上的氣息,格外內斂,儼然已是神皇強者,丘夢塵挑眉一掃李秋平:“看來你已經完全穩固了修為。”

李秋平彎腰:“多謝師尊栽培。”

丘夢塵擺手:“為師並不曾多教你什麼,反倒是你父親這麼多年,對你煞費苦心。”

父親?

曾經的玉鼎真人!

現在的玉虛神聖?

玉虛宗的現任話事人!

李秋平神色微微一變,來不及多言,就見丘夢塵擺手:“秋平,正好你如今已到神皇境,那九龍孽障,又妄想將戰火燃燒到我玉鼎宗門之下。”

“為師令你帶一千精銳,疾馳而出。”

“不惜一切代價,都要將這重傷的九龍孽障,擊殺在宗門之外。”

“你可明白!”

一聲質問。

李秋平神色微變,丘夢塵不悅:“秋平,難道你想抗令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