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還真當你自己是一個人物了不是?”

“說到底,你就是一個窩囊廢,狗雜碎!”

“現在靠近我女兒,不就是想吃軟飯麼?真是一點出息都冇有。”

李桂芬的話,越發的毒辣了起來:“你這個廢物,活著也是浪費空氣,你咋不去死了呢?我若是你,我早就自己撞死了。”

“你還裝什麼,是為了孩子?”

“你那斷命女兒,反正也活不了幾天了,咋冇見你給你女兒治病呢?”

她的話,終於激怒了淩天。

抬頭看著李桂芬,眼眸中冰寒的殺意,猛然迸射而出,似乎是要將李桂芬吞噬一般。

嘶!

李桂芬瞬間心中一涼,在這個時候,她竟然是有一種下跪的衝動,可她依然是死鴨子嘴硬:“怎麼?你個窩囊廢,你還敢瞪我?我看你真是天生反骨。”

淩天心中怒火更多,這個女人,真是——

不可饒恕!

就在這個時候,更有一道稚氣未退,卻又帶著堅定的喊聲響起:“老巫婆,不許你罵我爸爸是窩囊廢!”

聽聞此言,淩天腦中轟鳴一聲,轉身看去,在門口,淩雲正瞪著李桂芬。

尤其是那一聲爸爸,如同是悶雷一般,直接炸響在淩天腦中:“這是,認可自己了麼?”

“喲?”

李桂芬撇嘴:“這是咋的了,你們這一家廢物,都學會頂嘴了是不是?婉芸,你看看你,之前這個拖油瓶,可是不這樣啊。”

“現在倒好了,這個拖油瓶都開始學會犟嘴了?”

“這可真是讓我感覺到意外啊。”

“這怕也是這個廢物教的吧。”

“真是不教孩子學好,就知道教孩子學一些不中用的東西。”

李桂芬罵罵咧咧的話,讓林婉芸心中惱怒更多:“媽,我求你了,你走吧,你要車,我給小濤就是了,我隻求您彆在來打攪我們了。”

林婉芸真的很崩潰。

甚至有無數次,她有過離家出走的衝動,可是理智告訴她。

不能!

真的不能!

她畢竟是林家人,也是林家將她養大,現在林家的處境,已經是格外艱難了,自己在這個時候選擇離開,那自己算什麼?

白眼狼?

她,不願揹負這樣的包袱。

李桂芬嘟嘴:“你看看你,不就是送個車嘛,你至於這麼傷心不?你彆小看你弟弟,要不了多久,你弟弟就能自己買車了。”

林婉芸心中委屈更多。

李桂芬更是罵罵咧咧的,她也知道不能將林婉芸給逼的狠了,否則就是和自己過不去啊。

李桂芬離開之後,林婉芸的心,才落在了地上。

她,難以去想,剛纔若是李桂芬一直這樣鬨下去,那自己應該怎麼辦?

不過,讓她欣慰的是,淩雲在剛纔,終於是喊出了那一聲——

爸爸!

淩天這個時候,更是看著前麵的淩雲,神色緊張:“雲兒,你剛纔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淩雲被淩天看著,心中格外的緊張,甚至都不敢去正視淩天啊。

特彆是淩天那火辣的眼神。

似乎是有某種魔力一般,讓他心中有一抹不安。

林婉芸更是來到了淩雲身邊,美眸帶淚,小手劃過了淩雲的臉龐:“好孩子。”

“媽媽……”淩雲輕喊了一聲,隨即看向了前麵的淩天,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:“爸……爸!”

轟隆!

輕聲呼喚,雖有生澀,可,這對淩天來說,無疑是天籟之音!

“哎!”

淩天小聲應答了一聲,心中柔情更多。

這一刻,淩天心中有著滿足 ,縱使在多委屈,在這一刻,都煙消雲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