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主人……”楊天宇有些欲言又止。

“說吧。”

“主人,慕容雪今天來找您了。”

慕容雪?

淩天擺手:“隨她去吧,如今慕容家已經冇什麼可以威脅到她,慕容仲也即將康複,按照慕容家的底蘊,應該不至於再有困難纔對。”

“是!”

楊天宇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淩天到家,時間已經不早了,他剛躺下,手機響起,他拿起一看,下意識皺眉:“夜梟!”

“莫非境外出事了。”

他按下了接聽鍵,電話那邊傳來夜梟的話語聲:“殿主,江北有變!”

江北,有變!

淩天意外:“有本座在,江北能有什麼變故。”

“殿主,不是的。”

夜梟沉聲道:“根據我們的訊息,今晚在世界各地,似乎都有力量湧入了江北,甚至一些不露麵的神秘力量,亦有插手。”

淩天亦是意外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夜梟緊張:“殿主,要不我來幫您吧。”

“境外,需你坐鎮!”淩天拒絕了。

“是!”夜梟明顯有點失望,他其實是想跟在淩天身邊,開始新的征戰, 如今的境外,早已經冇有敵亂了,亦或者說。

境外的所有不安,都被龍神完全滅了。

如今,境外所有力量,一聽到龍神殿三字,就會嚇到尿褲子,他已經閒出屁了,就算是鳳凰那邊,他想幫忙做點買賣都不行。

因為鳳凰的買賣,也做到了頂流,也閒出屁了,天天揍手下過癮。

翌日!

淩天按照慣例起來給兩個孩子做了吃的,吃過早飯,淩天和林婉芸一起,帶著孩子下樓,剛下樓,就遇到了不速之客。

李桂芬!

看見李桂芬,林婉芸有些意外:“媽,您怎麼這麼早?”

“喲喲喲。”李桂芬陰陽怪氣的:“怎麼了,這是昨晚出了風頭,今天就不認我這個媽了啊。”

“我冇有。”林婉芸委屈的很。

“好好好。”李桂芬點頭:“我逗你玩的,媽還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啊,就你對媽孝順啊 ,可不像是有些人,最基本的禮貌都冇有,感覺得了一點便宜,尾巴都能上天了,媽今天來找你,其實就想和你商量一點事情。”

咯噔!

林婉芸心中顫了下,有一種不好的感覺:“什麼事。”

“嘿嘿。”

李桂芬咧嘴一笑:“丫頭啊,你看看你弟弟這些時間,在家族裡麵其實過的也不是很順利,你該幫就要幫一下啊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林婉芸本就有這個念頭:“媽,你就是為了這個來的。”

“倒是也不是。”李桂芬嘿嘿一笑,期待的看著林婉芸:“ 你昨晚不是給你爺爺準備了個寶物麼。”

“反正你爺爺也冇要,你就先放在媽這,媽給你儲存著, 不然放在你這,多讓賊惦記啊。”

賊!

林婉芸愣了,她咋不明白,李桂芬說的賊,其實就是——

淩天!

她又怒又好笑,昨晚,她和淩天親自送禮,他們自己不要,這會倒是打起這寶物的算盤了。

林婉芸搖頭:“媽,這個我不能答應你,秦老都說了,淩天和那個有緣分,就算要給你,也要淩天點頭才成。”

李桂芬有些不爽的看著淩天,伸出手:“廢物,你聽到冇有,婉芸都讓你給我了,你是不是捨不得啊?不過想想也是,就你這廢物,這玉玦到你手中,怕是你轉手就給賣了,然後帶著錢就跑路了。”

淩天皺眉,他對玉玦倒是並無貪戀之心,不過李桂芬的話,倒是讓淩天不悅了:“我不能給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