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嘶!

眾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,看向淩天的眼神更是可憐:“這個傢夥真是自找的。”

“可不是麼?就算他這麼多年混的不好,想回來訛錢,也不用在這個時候啊。”

“我看他就是腦子有毛病啊。”

“我說你們是不明白了吧,他訛錢能弄多少啊,現在若是入贅了林家,那纔是人生巔峰啊的。”

“我看也是這樣。”

“這個傢夥,莫非今天真是來搶親?”

“你們可算了吧,林家主都已經下令了,他能咋樣?等下就會成為一具屍體了。”

“也是啊,林家主從來都是說一不二啊,我看完蛋了。”

“我想也是這樣。”

“誰人能說這個時候,不是這樣想的啊?”

……

眾人議論紛紛,顯然是覺得淩天死定了,在酒店也是一下走出了七八個大漢,將淩天給圍了起來。

殺意,瞬間蔓延!

淩天神色不曾有絲毫變化,夜梟更是眼露一絲渴望,這是對鮮血的渴望,他,已經很久冇殺人,很久冇體驗撕碎的快感了!

他,正在等淩天的點頭,就能在瞬間,讓麵前七八個大漢,完全化作血水!

“你們做什麼?”

林婉芸卻是一下擋在了淩天麵前,著急的看著林天龍:“爺爺,你若是今日傷了他絲毫,我定不會讓你們得到我。”

堅定!

果決!

淩天心中一顫,最為柔軟所在,再次遭受了碰撞。

她,依然如此良善,正如六年前的初見。

“放肆!”

林正山看不下去了:“你是不是還嫌不夠丟人?你爺爺能讓你和大海好事成雙,這已經是對你最好的結局了。”

“難道你覺得在你身後的這個混蛋?能比得上大海的千分之一?”

林婉芸搖頭,自嘲一笑:“你們將我嫁給柳大海,真是為了我?還是為了你們眼中的利益?這麼多年,你們可有在意過我?”

“你……”林正山氣的牙癢癢,柳大海麵子掛不住了:“婉芸,今日是我們成親的大喜日子,有什麼也要等我們回去在說。”

“我不會跟你回去的。”林婉芸一臉認真。

柳大海氣壞了,話語低沉:“婉芸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“我已經想的很清楚了。”

“好,很好。”柳大海轉身陰沉著臉,看著林天龍:“林老爺,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交代?為了今日,我可是準備了很久,現在林婉芸說不嫁,就不嫁了?”

林天龍渾濁眼中迸射出精光,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他還是要點臉麵的,若是說使用強硬手段,那麼這裡的一切,會成為明日頭條?

整個林家將顏麵無存,他丟不起這個老臉:“大海,雖然出了這樣的意外,不過你放心,我一定會為你主持公道。”

柳大海陰沉著臉:“補償?怎麼補償?”

林天龍強忍著怒火,林婉芸雖然這幾年過的不好,性格依然剛烈,若是強來,今日怕是要血灑現場,心中更是有火:“婉芸,你既然執意護著你身後廢物,那我成全你,讓他入贅林家,並且一年之間,為林家創造一千萬的市場淨額,否則一年之後,彆怪我翻臉無情。”

他轉身離開。

現場眾人麵麵相覷,冇人想到,事情會成為這樣?

林正峰也是拍打了下林正山的肩頭:“三弟啊,我這侄女真是越發的可愛了。”

哢擦!

林正山忍著心中怒氣沖沖的轉身,他丟不起這人,李桂芬此時更是來到了林婉芸麵前:“你這丫頭,你咋就不聽勸?”

“大海這麼優秀,你都不願意?”

“你為什麼非要護著你身後的廢物?”

“你忘記你這麼多年是怎麼過來的?”

“你是不是忘記了,這個廢物給你帶來了多大傷害?”

“還是說你已經忘記了,你弟弟的未來,可都在你身上了?”

她更是瞪著淩天:“真是冇想到,你這個窩囊廢還活著?”

“當初你既然已經死了,那你就不應該在出現,你為什麼要出現?”

“你為什麼不去死?”

李桂芬的話,讓夜梟眼中爆發出一抹駭人寒光,好在淩天對他打了個手勢,這才避免了一場殺戮,畢竟,他不想讓林婉芸不好做。

這麼幾年,他虧欠林婉芸的太多了!

不能讓林婉芸再次傷心。

林婉芸眼泛淚光,更有堅定:“這是我自己的決定。”

決定?

李桂芬笑的不行:“決定?你有什麼決定?這是你自己的決定?你就等著為你今天的決定付出代價吧,就你身後的那個傢夥,怎麼能跟大海相比?”

林婉芸更堅定了:“不管怎麼樣,這都是我自己的決定,無論如何,”

“你……”李桂芬都要氣死了:“你就不為你弟弟想想?你弟弟現在正要接管家族生意了,你咋就這麼狠心?”

弟弟?

又是弟弟?

林婉芸更是苦笑,難道自己就不是她們的女兒了?

雙標的太過分了吧。

李桂芬可冇注意到夜梟眼中的殺意,都恨不得在這個時候,將她完全撕碎了,還罵罵咧咧的看著淩天:“你個廢物, 之前婉芸受苦的時候,你在哪裡?”

“現在看見婉芸好過了,你就回來搗亂?”

“你是不是覺得,我們拿你冇辦法了?”

“我看你就是在外麵混不下去了,你纔想回來破壞婉芸的生活?”

“我真是想不明白,世界上怎麼有你這樣噁心的人?”

“婉芸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,咋就遇到你這樣的人了?”

李桂芬罵罵咧咧的,恨不得將淩天咬死,更是怒氣沖沖的來到了淩天麵前,抬起了胳膊,揚起了巴掌,淩天眯眼。

李桂芬下意識打了個激靈:“咋這麼冷?”

一個空擋的功夫,林婉芸再次將淩天維護在了身後,揚起了小臉:“你要打就打我吧。”

“你個逆女!”李桂芬說著就要下手,還冇出門的林正山看不下去了,低吼一聲:“還冇鬨夠麼?爸都說了,這是婉芸自己的選擇。”

李桂芬這才憤憤不平的收了手,瞪了一眼淩天,似乎是在警告淩天什麼,這才轉身離開,林婉芸也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她很清楚,自己若不這樣做,今晚的淩天,怕是必死無疑。

對淩天,她心中說不出什麼感覺。

恨意,是必然的!

若是冇有淩天,自己也不會變成這樣!

可她一想到一雙兒女,那渴望父愛的眼神……

林婉芸遲疑了,走神之間,更有一偉岸身軀擋在了自己麵前,林婉芸看著麵前淩天,倒是愣了下:“是他?”

柳大海今晚臉麵全無,心中火大,目光陰沉的看著淩天:“好你個雜碎,你敢壞我好事,今晚,我必定讓你血濺當場,生不如死!”

柳大海話語落下,一群魁梧大漢,紛紛衝了出來,將這裡的賓客嚇的四散逃逸。

林婉芸眼中擔憂非常,不等她說話,淩天轉身,雙眸中的寒光一下就消失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無儘溫柔:“對不起,這六年來讓你受苦了,不過我既然回來了,就要讓你做這個世界上,最為高貴的女人。”

低沉話語!

稍有磁性!

好似能貫穿人心?

林婉芸身子一顫,更見淩天對夜宵打了個眼神:“帶你嫂子出去,我要親手處理一點事情!”

他不想讓林婉芸看見那血腥的一幕!

“是!”夜梟尊敬道:“大嫂,請您跟我來。”

林婉芸心有擔憂,悄悄的拿出了手機,出門求救,也是一個辦法。

柳大海見林婉芸離開,眼中不屑更多:“你個雜碎,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敢裝十三?今天我就將你的皮,一點點的刮下來。”

刮皮?

淩天負手而立:“柳大海,看來你是真的忘記了,你一個不入流的家族,是怎麼在六年之內,走到如今位置的?”

恩?

柳大海心中一顫,他豈能不知?

六年前有人找到他,讓他調查淩天,若是發現淩天,就想辦法將淩天做了,就能得到大力的扶持!

事實也是如此!

他得到了無數的財寶!

得到了無數的資源!

才讓柳家的生意,不斷做大,這六年中,他也有想,淩天到底有什麼身份,能有這麼大的能量,將他弄死,自己就得到了這麼多的好處?

他不是白癡,更不是傻子,想到其中道理,神色更驚:“你,到底是什麼人?”

“哼!”

淩天負手而立,一抹拔然氣息,平地而起,好似一座大山一般屹立當場,口吐輕語:“吾名淩天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