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子眼中展現出一絲寒光:“如果真是那樣,那就唯有一個解決辦法。”

嘶!

女子愣了下:“劉叔,你不會是想……”

“冇錯。”

男人堅定道:“玉符之名,不容玷汙,若是淩天當真是廢物徹底,那他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

“我會親手將他擊殺!”

嘶!

女子更是縮了下脖子,眼中有著一抹不忍,雖然她是看不上淩天,可是在她內心深處,卻是並不打算傷人性命!

城主府中。

淩天處理好了公務,這纔看了一下時間,已經到了孩子放學的時間。

校門口。

林婉芸卻是不斷張望著校園裡麵,這個時候在她身邊,隻有林念一人,林念嘟嘴:“媽媽,哥哥剛纔被李老師帶走了,說是去拿什麼東西去了。”

“怎麼到現在都冇回來。”

李老師!

林婉芸著急的很,拿出了手機,不斷撥打著李老師的電話,可惜電話那邊,依然是無人接聽。

這讓她心中多了一點不好的感覺:“這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。”

她越是想,就越是擔心,甚至多次詢問了門口的保安,都說林雲和李老師出去了,依然冇回來。

這樣的情況,就讓她更弄不明白了。

她越發的感覺不對勁,連忙拿出了手機,撥打了淩天的電話,接通一瞬,她差點就哭了起來:“淩天,小雲不見了。”

“什麼!”

淩天意外:“小雲不在學校?”

“小雲很早就和老師出去了,一直冇有回來,我現在已經打聽到了老師的住址,我馬上趕過去看看。”林婉芸說完就慌慌忙忙的掛斷了電話。

聽著電話裡麵的嘟聲,淩天的眼,逐漸冷漠了起來,剛踏出城主府的腳。

駐步!

轉身,再次進入了城主府。

大壯察覺到淩天的不對勁,心中一顫,跪在了淩天麵前:“城主,怎麼了!”

“哼。”

淩天輕哼:“傳令下去,江北境內,全城尋找林雲。”

林雲!

小主人。

大壯雖然憨厚,可他畢竟不是白癡,心中顫抖了一下:“城主能如此著急,怕是小主人出事了。”

哢!

大壯緊握了鐵拳,心中怒罵:“這些不長眼的狗東西,這麼長時間,他們難道還冇有發現,林家身後有神護佑,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踐踏的。”

“真是可恨。”

按下心思,他下達了城主令。

城主令下!

江北,顫抖了!

幾乎是在一瞬間,所有人就像是發了瘋一般,不斷去尋找。

城主府的變故。

雖然很細微,可依然是有不少勢力,都察覺到了城主府的動盪。

不過是在眨眼之間。

各方勢力都開始選擇性的收縮自己的力量,畢竟在這個時候,若是不長眼,豈不是在作死!

就在他們心中這麼想的時候,心中更是有了點點凝神。

然而他們不知道。

江北城區邊緣,這個時候在一輛出租車上,林雲看著身邊女子:“李老師,我們這是要去哪裡啊。”

李老師笑道:“乖啊,老師帶你去見個叔叔。”

林雲不明白:“我們不是去拿課外讀物。”

李老師點頭:“對啊,但是他是專門賣這個的老闆,我們得去找他啊。”

林雲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。

車子很快就出了江北,來到了一山莊外,李老師這才帶著林雲下車,支付了車費,這才拉著林雲,有些緊張的四處張望了起來。

突然。

一奧迪停在了她麵前,在車上走下一人,看見這人的時候,林雲的身子,下意識藏在了李老師身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