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呼喊聲。

震天動地。

淩羽此時,卻是陰沉的盯著麵前淩天,雙拳在這一刻緊握,心中滿是嫉妒。

王者之姿!

應該屬於他。

不僅僅是淩家,就算是白家,澹台家,宮家,司馬家,公孫家,五大家族力量,在這個時候,亦是難承王者之威。

紛紛跪地。

如此一幕。

淩天看在眼中,神色不曾有絲毫變動,隻是輕哼一聲:“你們,跪錯人了!”

話語落。

淩天大手一揮。

瞬間,一霸道托力,瞬間出現,將眾人的身子扶正。

淩森更是緊張:“殿主,您……”

他很清楚,淩家不管是出於什麼關係,隻要能和戰神勾搭上一點點的關係,就能讓淩家在帝都,穩立不敗場麵。

戰神之名!

足抵一個軍團。

他話語未曾說完,王者輕哼:“本座今晚救下淩家,不過是因為,淩家,隻能由本座來終結!”

一聲終結。

王者戰氣。

再次釋放!

如浪潮一般的氣息,刹那壓迫在了淩家眾人心頭。

噗嗤!

噗嗤!

噗嗤!

戰氣壓迫下,淩家之人,隻感覺心中狠狠一顫,無數修為低下者。

在此刻,紛紛吐血倒地!

王者威壓。

不是他們能承受的,甚至在眨眼之間,就有數人的身子,在這威壓之下,化作齏粉!

嘶!

淩森心中亦是狠狠一顫,幾乎是一瞬,瞪大了眼珠:“龍神,您……”

他冇有想到。

事情會轉變到如此一幕。

到底是為了什麼。

難道……

淩森目光落在了淩羽身上:“孽畜,都是因為你得罪了龍神,你還不對龍神道歉。”

哢擦!

淩羽心中怒火更多,可,麵對強勢的淩天,他心中一點辦法都冇有,羞辱的跪了下去,腦門磕地:“龍神,請您看在我不懂事的份上,給淩家一條生路。”

生路!

淩天笑了,多麼熟悉的一幕,六年前,他也曾如此相求,可是換來的是什麼,不過是家族強者的圍攻,帝都家族的襲擊。

淩家一夜之間,滿門被屠。

如此之仇。

豈能不報!

淩天之笑,淩森心中更是有一抹不好的感覺,果然在他心思落下刹那,更聽淩天輕哼:“六年前,傲天戰皇,難道未曾相求?”

“換來的,又是什麼?”

“淩家滿門被屠。”

“如此罪孽,豈能說洗清,就被洗清。”

淩天之言,更是讓淩森的身子狠狠一顫,看向淩天的眼神,更是變得惶恐了起來,額頭上,更有汗珠落下:“你……”

“你到底是誰!”

聲聲咆哮。

象征著他內心最為無助的嘶吼。

一種前所未有的惶恐,在他內心湧現,甚至這個時候,他都不敢去看淩天,特彆是淩天的眼神,更是讓他有了一種。

從未有過的熟悉感。

似乎,麵前的王者,就是當初被自己親手趕出家門的小雜碎!

嘶!

這個念頭一出現,在他腦海中,更是轟鳴一聲,嘴中亦是吐出了一大口鮮血。

淩天負手,古井無波的吐出三字:“複仇者!”

複仇者!

輕描淡語的三字,此刻在淩森內心,無疑是湧起了陣陣浪潮。

就算是淩羽,此刻亦是惶恐的看著淩天。

其他五大家主,這個時候,亦是皺眉。

當年之事。

他們五大家族,亦有摻和。

淩天目光掃了一眼淩羽,不屑輕笑,隨即手中彈射出一道流光。

流光落在淩羽麵前。

一顆通體碧玉的丹藥,落在了淩羽麵前。

“這是……”淩羽看著麵前丹藥,瞬間瞪大了眼珠,淩天輕語;“此丹名為,聚元丹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