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更彆說艾雙成了。

就在淩天心思落下瞬間,更見麵前蕭賜全身上下,在這個時候,亦是有了明顯改變,如來之力灌輸而下,在蕭賜體內的霸道毒性。

瞬間。

消退不少。

在蕭賜額頭,更是有著一卍字光芒,一閃而逝。

光芒閃!

以蕭賜為中心,陡然之間,一道光柱,陡然之間,沖天而起。

光芒沖天。

蕭賜再次吐血。

噗嗤。

僅僅是刹那一瞬,蕭賜身邊光芒猛然爆發而出。

光芒沖天,蕭賜身子亦是緩緩高浮三尺。

如此場麵,淩天收氣,輕語道:“蕭賜戰神,這是屬於你的機會,卍字光柱,能洗滌你體內雜質,並且助你穩定修為。”

“你剛進入戰皇境,修為尚且不穩。”

“藉助這次機會,好生穩固一下,不出三年,你將問鼎戰尊境!”

戰尊!

蕭賜心中顫了下,強行按下了心中疑惑,開始吸收光柱之間的力量,果然如同淩天所言,在這些光芒進入自己體內的時候。

蕭賜能感覺到,自己體內的筋脈,在此時開始了修複。

隨著光芒流淌過體內筋脈,原本已經完全壞死的筋脈,在此時瘋狂吸收卍字光柱內的勁氣。

吸收之下。

筋脈竟然開始了慢慢修複。

當真是格外神奇。

淩天見烽火燎原之毒,在卍字光柱的壓製下,正在慢慢消退,心中擔憂,減少不少,就在他轉身一瞬。

蕭蝶亦是瞬間來到了他麵前,一臉緊張的看著淩天:“淩……我爺爺他怎麼樣了?”

蕭蝶麵對淩天,也不知道,是應該稱呼淩天,還是應該稱呼仙主!

兩種極端的身份。

廢物!

天才!

突然的轉換,讓她承受不瞭如此落差。

蕭蝶神色,淩天不曾怪罪, 隻是看了她一眼,輕語道:“烽火燎原,乃是仙穀聖毒,雖然有本座出手壓製,可,這個時候,蕭賜一旦離開卍字光芒。”

“登死無解!”

“啊?”蕭蝶大驚:“難道我爺爺以後,隻能這樣?”

“不。”

淩天轉身:“兩個時辰以後,卍字光芒將會完全洗滌烽火燎原,到時候他,就能徹底痊癒,可是在這兩個時辰內。”

“他,不能有絲毫妄動,否則神仙難救。”

淩天之言,讓蕭蝶內心大石放下不少,隨即蕭蝶喊道:“來人!”

“在!”

“傳令下去,今晚蕭家大門,徹底封鎖,任何人不得出入,今日我家主之難,不可泄露絲毫,若有泄露者,誅九族!”蕭蝶平日安寧,可,她畢竟是將門虎女。

自小接受蕭賜的傳教,體內流淌的血液,豈能是平凡之血?

蕭蝶令下。

門外之人,亦是瞬間領命,轉身離開。

蕭家乃為柱國家族,本就不弱,隻是蕭賜心不在權位之上,未曾打理而已。

僅僅是五分鐘之內。

蕭家所有親衛,聞訊而動。

親衛出。

現場眾人更是大驚。

僅僅是刹那之間。

蕭家就被水泄不通的圍了起來,可他們冇人知道,此時在帝都內,正有無數強者,湧向了蕭家。

蕭家劫!

即將引爆!蕭家!

艾雙成看著麵前的淩天,心中卻是有一抹擔憂:“仙主,我有一事不知當說不當說。”

“說!”淩天負手,艾雙成這才吐出了心中疑問:“仙主,蕭賜戰神雖然修為不高,可是他畢竟是龍國柱國,難道當今天下,當真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膽,敢對柱國出手?”

“而且,一出手,就是如此霸道之毒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