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主人回來了!”

突然一聲喊聲傳來,林婉芸瞬間起身,朝著門外看去,此刻在房門外,一人邁步而來。

正是淩天!

林婉芸不由喜極而泣:“混蛋!”

雖然惱怒,可林婉芸還是一下跑了出去,張開雙臂,直接撲到了淩天懷中,粉拳不斷捶打著淩天胸口:“大混蛋,你都嚇死我了。”

林婉芸靠在淩天懷中,感受著淩天的心跳聲,都在懷疑,這是不是錯覺。

淩天拍打著懷中佳人,輕語道:“傻丫頭,我不會出事的,我可放不下你們娘三。”

“哼!”

林婉芸嘟嘴:“就知道甜言蜜語,這可不像是殿主作為啊。”

淩天剛想賠笑,卻是麵色變了下:“婉芸,你都知道了?”“你當我白癡是不是?”林婉芸撇嘴:“之前在江北的時候,你先用城主的身份來幫我們,接著又是醫仙的身份,其實第一次念兒毒發的時候。”

“我就應該明白的。”

“不然他們怎麼會叫念兒是小主人?”

“我當時也是著急過了,也冇多想,現在到了帝都,仔細想想, 你倒是隱瞞了我不少。”

林婉芸佯怒的看著淩天。

“嘿嘿。”

淩天賠笑:“我這不也是冇找到機會跟你直說嘛。”

“哼。”

林婉芸氣呼呼的揚起了 脖子,淩天更是賠笑,主動上前,拉著林婉芸的手腕:“我們走吧。”

“我纔不要呢。”她嘴上說的不要,手掌卻是任由淩天拉著。

這一刻!

在林婉芸臉上,亦是湧現了一抹幸福笑容,令人豔羨不已。

帝都!

軒轅家!

此刻卻是寂靜無聲,在軒轅家門口,擺放著一無頭屍體。

屍體前。

軒轅崇氣的身子都在顫抖:“可惡,擊殺一個廢物,竟然讓我損失了一戰尊強者。”

哢擦!

軒轅崇手指捏碎,內心火大,低吼道:“誰能告訴我,這都是怎麼回事?”

話語落。

眾人低頭。

不敢多言,軒轅崇的怒火,無人可以承受。

軒轅崇一眼看去,心火更大,眼看就要暴走,就在此時,卻有一霸道威壓傳來,威壓落,軒轅驚,一眼看去,在他內心更是狠狠一顫:“是主人!”

心思落。

軒轅崇擺手進入了家門內,轉瞬消失。

軒轅家後院。

此刻一人負手而立,軒轅崇來到,更是刹那跪地:“主人,董大力那個廢物失敗了。”

“嗬!”

來人似乎並不意外:“本座已經告訴過你,小心淩天,他,冇有你想的那麼好對付。”

咕嚕!

軒轅崇吞下一口唾沫,緊握雙拳:“主人,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?”

呼!

男人長出一口濁氣,輕聲道:“你可知道,藏劍山莊已成一片火海。”

藏劍山莊?

火海!

軒轅崇登時抬頭,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男人:“主人,這怎麼可能?如今天下,有誰能有這個本事?可以滅掉藏劍山莊?”

古武七大莊。

一個比一個可怕,不說戰尊強者,就說戰皇強者,每個山莊內,都有不下百位之數。

如此力量。

足矣所向披靡。

心思落。

來人怒:“你覺得本座會騙你不是?”

嘶!

軒轅崇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氣:“主人,那我們現在應該如何辦?”

“哼!”

來人冷哼一聲:“本座已經安排了力量,即將展開對龍殿的覆滅之戰,到時候,國主必定派人前往支援。”

“一旦帝都空虛。”

“就是你出手的機會。”

嘶!

軒轅崇麵色一變,亦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主人,難道您是想,暗殺國主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