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一時之間,接受不了。

三人也不意外,為首男人輕語:“大小姐,當初事出有因,不得已纔將你丟棄了。”

“如今您還在,我們七曜門,必會認您為主。”

林婉芸不屑一笑:“如果我拒絕呢?”

“對不起!”為首男子搖頭:“大小姐,你冇有拒絕的機會,我們三人會強行將你帶走,至於您在紅塵世界所生下的那兩個小娃娃,我們也會一併處理,絕不會讓這兩個小廢物,進入七曜聖門。”

“七曜門的血脈,何等尊貴,不容垃圾玷汙。”

“至於淩天,這些時間我們三人也有調查過他的底細。”

“單說姿勢,此子堪稱可怕,可惜成事不足敗事有餘,為了一國主令,竟然昭告天下,自廢一身修為,如今不過地上螻蟻而已。”

“若是他不曾自廢修為,我們尚且能清除他記憶,讓他永遠保護大小姐。”

“如今,隻能將他擊殺。”

“什麼!”

林婉芸一下就瞪大了美眸,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來人,甚至是下意識後退了一步。

擊殺淩天!

林婉芸腦海之間,都在顫抖。

佳人模樣,來人皺眉:“大小姐,您是我七曜門最為尊貴的存在,您不能因為那個窩囊廢的存在,就玷汙了你的名節。”

“如今在天外天內,還冇人知道您已經有了孩子。”

“您放心,隻要您離開這裡,我們就能將紅塵中的一切,為您清理乾淨。”

“在天外天更不會有人知道,您在紅塵世界發生的一切。”

這人的話語,格外自信,在他眼中,在紅塵世界擊殺幾個人,就像是踩死幾隻螞蟻那麼簡單。

甚至。

他都已經感覺到格外麻木了。

就在他心思落下刹那,卻聽一聲質問響起:“你什麼意思?你是覺得,我兩個孩子,給你們丟人了?”

恩?

他還冇明白林婉芸的怒火,輕聲道:“大小姐,其實簡單來說,倒不是因為這兩個孩子給我們丟人了,而是因為這兩個孩子。”

“他們的血脈,已經變得格外肮臟了。”

“他們不配進入宗門。”

啪!

他話冇說完,林婉芸二話不說,一巴掌落在了他臉上,這一巴掌用足了全部的力量,來人亦是愣在了原地,看向林婉芸的眼神。

更是變得懵逼了起來:“大小姐,你這是……”

“哼!”

林婉芸冷哼一聲:“閉嘴,我的兩個孩子,在你們眼中,垃圾都不如,那你們來找我做什麼?”

“在我眼中,他們,就是最棒的。”

“是誰也取代不了的。”

林婉芸的話語,格外堅定。

“大小姐……”男人有些無奈:“大小姐,您要明白,您是我七曜門之女,您身上的血脈,屬於是古武高貴血脈。”

“那淩天屬於什麼?他不過是一個下等人,僅此而已。”

“而且,我們也調查過,您之所以能和淩天在一起,這完全就是那傢夥,乘人之危,強行跟你發生了關係。”

哢擦!

林婉芸氣的小臉發白:“這和你們有什麼關係?他,現在是我的丈夫,可不是你們嘴中的下等人。”

來人大急,他還想說點什麼, 卻聽林婉芸輕哼一聲:“你給我滾蛋,我不希望在看見你。”

她從來冇有這樣生氣。

麵對林婉芸的怒火,來人眼中更是閃現出了一抹陰沉,隨即輕哼一聲:“大小姐,難道您真的想要這樣來對抗家族的力量?”

“你可知道,現在的淩天,已經是一個廢人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