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話語剛落,淩塵卻是大手一抓,登時消失無蹤,四周之人,竟然冇有一點點察覺。

十分鐘後!

在一小巷中,淩塵神清氣爽的拍打了一下雙手,隨即將一具乾屍,像是丟垃圾一般,丟在了一野狗跟前:“吃吧,這是本少賞給你們的。”

登時。

餓瘋的野狗,登時就衝上來開始撕咬。

淩塵不由譏諷一笑:“一代神主,竟然落得被野狗撕咬,也是冇誰了。”

淩塵話語落。

前麵卻是走來一壯實男人:“帝少,淩天已經前往純陽山莊了!”

淩塵眼中猛然爆出一抹異彩:“很好,所有的事情,都在我們的掌握之間。”

“我也不會辜負了三伯和伯母對我的厚望!”

淩塵輕歎一聲,隨即更聽前麵再次跑來一人:“帝少,不少了,我們的人莫名其妙死了不少。”

嗯?

淩塵眼中展現一抹寒光,來人心中一顫:“我們安排在錦繡山莊之外的人,有不少人都失去了訊息,剛纔有人發現了他們的屍體,乃是中毒之後被吸光了力量而死。”

錦繡山莊?

淩塵皺眉:“難道是燕南歸那個老狗乾的?”

突然,淩塵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怒吼一聲:“糟糕,林念有難!”

淩天不在!

出現乾屍!

這必是燕南歸所做,畢竟如今放眼天下,可以吸收他人力量,為自己所用,也隻有淩塵和燕南歸。

燕南歸雖然是重創。

但是,畢竟是問道強者。

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抵擋的,就算是天策,麒麟,玄武三人,若是合力,尚且有一戰的能力,若是單打獨鬥,能不能全身而退。

都是一個未知數!

這一刻淩天不在,錦繡山莊更是無人可阻帝師腳步,雖然聖蓮寄體已經過繼給了淩天,在林念體內的力量,卻是更為精純。

燕南歸若是不顧危險,強行吸收林念,那……

淩塵不敢去想,麵色之上,更是展現了一抹緊張,隨即更是眨眼消失無蹤,隻留下了一句話,輕哼一聲;“傳令下去。”

“不管是付出多大的代價,在這個時候都要守護好錦繡山莊的安全,否則,你們都不用活著了。”

嘶!

帝少之言語,更是讓現場之人,瞬間震撼非常,眾人更是瞬間動作了起來,帝少的可怕,和帝師相比,可是有過之,而無不及。

錦繡山莊之外。

楊天宇這一刻更是打起了精神,在他心中更是有著深深的愧疚,都是因為自己的疏忽,才導致了林婉芸的受挫。

不僅僅是他,錦繡山莊的所有人,這一刻都是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。

對於林婉芸和林念那邊,楊天宇更是安排了專人,全程不間斷的看護著,生怕出了一點點的差錯。

然而他並不知道,在山莊之外,卻有一人不斷靠近,正是帝師燕南歸。

這一刻在他眼中的神色,更是冷漠陰沉:“好你個淩天,本座苦心經營多年的大好局麵,就被你這樣給破壞了?”

“本座豈能讓你這樣安穩?”

“就算是死,本座也要吸收你的女兒,讓她體內的力量,完全成為我的養分。”

這一刻在帝師眼中冷漠更多,但就在他繼續靠近的時候,眼眸之間,卻是閃現了一抹異色:“這個氣息是……”

“不好!”

燕南歸內心一顫,隨即轉身就跑。

在他離開一瞬,錦繡山莊之外,淩塵來到,剛到這裡的淩塵,看著前麵依然固守的錦繡山莊,心中劃過一抹遲疑:“莫非是我想錯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