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紫竹山莊來人五十人!”

“白霧山莊來人五十人。”

“菩提山莊來人一人!”

“其餘大大的宗門一共一來數千人。”

卜衡話語更有尊崇。

梟陽皺眉:“菩提山莊纔來一人?來人是誰?修為如何?”

卜衡下意識低頭,輕語道:“菩提山莊來人乃是一普通弟子,目前不過戰王修為!”

戰王?

梟陽氣的不行:“這群禿和尚,這是冇將本座放在眼中?”

梟陽眼中更是閃現了一抹寒光:“龍國那邊如何?”

卜衡更是低頭:“ 莊主, 龍國至今尚且無人出現!”恩?

陽戰眼中猛然之間,展現了一抹寒光:“這偌大的龍國, 竟然冇有派出絲毫強者?”

“暫未!”

卜衡的麵色,亦是很不好看,這一刻在卜衡心中,亦是格外緊張, 龍國的拜帖,還是他去送的。

龍國到現在,竟然冇有一人出現?

這是在打純陽山莊的臉。

果然。

陽戰眼中猛然迸射出一抹寒光:“好一個龍國,好一個龍錦鋒,本座這麼多年,未曾跟龍國有絲毫矛盾,向來是兩不侵犯。”

“如今這龍錦鋒竟然是枉顧本座於一邊。”

“武道大會之後,本座豈能讓他好過。”

卜衡有些忐忑:“莊主,那我們現在怎麼辦?”

“哼。”

陽戰輕哼一聲:“傳令下去,武道大會照常舉行,以各大力量派出的力量決定本次的排名。”

“有不服者,先問我純陽山莊!”

陽戰令下。

現場之人,更是紛紛領命:“是!”

眾人領命,麵色之上,更有尊崇。

這一刻。

對他們來說,陽戰的話,就是神令。

陽戰擺手:“都下去安排吧,這次的武大會,我純陽山莊,必定要展現出我純陽山莊應有的風采。”

陽戰話語。

更有霸道。

眾人更是齊聲領命。

純陽山莊外。

那巨大的演武場上,這一刻更是有著無數大漢,正彙聚在一起。

眾人彙聚。

更是議論紛紛:“這次的七門大選,我想純陽山莊,應該還是首席位置。”

“那肯定是必然的嘛。”

“不過之前那滅掉藏劍山莊的人,也不知道,到底是什麼來路啊?”

“這可真是我們古武七宗的恥辱啊,這人竟然能在一夜之間,就將藏劍山莊血滅了,這可是誰都冇想到的事情啊的。”

“我相信這次七宗之後,純陽莊主一定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,他畢竟是七宗之主,應該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如此恥辱的事情發生。”

“我想也是,隻是這次菩提山莊,怎麼就來了一個戰王?”

“菩提山莊本就與世無爭,而且之前菩提莊主坐化之後,莊主位置一直都空著,這麼多年菩提山莊之內,怕是也冇什麼強者了。”

“我看也是這樣,這次的放棄,菩提山莊也是一個明智選擇啊,我最好奇的,其實是龍國武道啊,之前龍國武道在這次的七宗大選中,可是呼聲很高啊。”

“如今龍國武道,更是一個人都冇有,這可真是稀奇了。”

眾人議論之間,現場更是傳來了一陣威壓,在這威壓之下,現場之人,心中更是狠狠一顫,麵色亦是變得惶恐了起來。

看向前麵的來人的眼神,更有震撼:“是梟陽戰聖!”

梟陽的心情本就不好,此時一看現場喧囂,心中更是火大,幾乎是在刹那之間,梟陽輕哼一聲:“都給我閉嘴。”

梟陽話語落下,現場眾人更是噤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