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萬道幣!

那可是她兩個月的工資了啊。

麵前這個女子,到底是什麼人?

竟然可以開口就給一萬道幣?

她心中這麼想的時候,更是好奇的看向了淩天,在她看來,在巨大利益下,淩天哪裡有不答應的場麵?

雖然她對淩天頗有好感,但是她的眼光亦是毒辣,可以看出淩天此時的窘態。

多半冇錢!

可惜她終究是小看了淩天,她更是不曾明白,淩天和林婉芸之間的感情,到了何種地步?

淩天輕輕推開了身邊女子:“這位小姐,我們的關係,怕是還冇到這個地步,望你自重。”

什麼?

女人都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,不可置信的看著淩天:“你在說什麼?”

她難以相信,麵前這個傢夥,竟然是拒絕了自己?

從小到大,她都不曾被人拒絕過。

可以說,是眾星拱月一般的存在?

但,就在這個時候,竟然被麵前這個混蛋拒絕了?

可惡!

她更是氣的跺腳,輕哼道:“王八蛋,你可知道,我可是……”

他的話語纔剛落下,現場卻是傳來了一陣淺笑之聲:“若曦,你就算是不願意跟我回去。”

“你也不用這樣啊,在大街上,隨便找一個乞丐,就說是你的男人吧?”

話語落。

現場更是衝出了無數身穿黑色風衣的大漢,他們在衝入屋子裡麵的一瞬,更是整齊的站在了兩邊。

諸多黑衣大漢衝入一瞬,屋內之人,更是一下就變的忐忑了起來。

甚至。

不少人眼中,都帶著一抹惶恐,就算是淩天身邊的刁蠻女子,這一刻也是下意識往後退了一下。

不簡單。

淩天看著前麵這些黑衣大漢,尤其是在他們胸口之上,更是繡著一金色刺繡。

譚!

看著這紋繡的時候,那貓女更是小聲驚呼:“竟然是譚家的人。”

譚家?

淩天內心動了下,看來是個不小的力量,若是將這些人搶了,那,道幣的事情,不就手到擒來了?

心思落下。

淩天露出了一抹淺笑幅度,他倒是冇想到,自己已經金盆洗手好幾年了,如今竟然淪落到。

重操舊業!

搶奪他人?

真是有趣。

就在他心中這麼想的時候,麵前更是走來一道風度翩翩的少年郎。

來人劍眉星目。

臉上更是洋溢著自信神采,尤其是那一身錦繡長袍,再配一襲冠狀髮絲,當真是有一抹龍國天涯四美的韻味。

男人走入。

現場黑衣大漢,更是尊敬彎腰:“參見少爺。”

不僅僅是他們,就算是酒店中不少人,在這個時候,更像是看見鬼一般,紛紛後退:“我的天,竟然是譚少爺?”

“我聽說這個傢夥,已經突破了問道障壁,進入成道境了啊。”

“開玩笑,譚家那是什麼樣的勢力,譚少不僅僅是資質好,資源更好,咋能不突破?”

……

眾人的議論,讓淩天內心更是多了一點期待,看向這譚大少的眼神,更是冒出了異彩:“看來隻要將這個傢夥打劫了,就能得到我在天外天的第一桶金。”

“可不能讓他簡單就跑了。”

譚少入內,負手而立,一臉溫柔的看著麵前女子:“若曦,你何必要這樣躲著我?”

“難道我對你的心思,你還不明白麼?”

“再說了,你就算要躲我,你也不用找一個乞丐,來進行偽裝啊?”

溫柔話語,似有幽怨。

淩天聽了都不由打了一個激靈,真是肉麻的很,反倒是那叫做若曦的女子,嘟嘴上前:“譚思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