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天點頭:“管老,針法基礎,本就格外複雜,你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看完,當屬不錯。”

淩天眼中的讚賞之色更濃。

如此讚賞,讓管老越發惶恐了起來,這樣的模樣,就像是小學生,得到了老師的表揚一樣。

麵前一幕。

讓穆黑行看在眼中,隻覺自己的三觀,都完全崩塌了,管老那是何等驕傲的存在,竟然對淩天言聽計從?

同時在穆黑行心中更是想到:“你大爺的,這樣的孫女婿,老頭子要定了。”

“兩個老婆就兩個老婆。”

“絕對不能讓你跑了。”

穆黑行看向淩天的眼神,越看越是滿意,尤其是想到剛纔的戰鬥,淩天所展現出來的反應速度,就算是他,都有一種跟不上的感覺。

這是在無數次生死邊緣曆練,才能造就的本能反應。

心思落。

穆黑行卻是輕哼一聲:“管老,讓我放過這個小子,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你得先告訴我,他拔出了紅雪的青虹劍,這又應該如何說?”

嗯?

管老亦是眼眸之間,大放異彩,看向淩天的眼神,亦是變得詫異了起來:“前輩,您……”

淩天搖頭:“管老,我現在隻想提升自己,救回自己的妻女,我……無暇再想其他的。”

妻女?

管老不由一怔,隨即苦笑,莫非這就是所謂的造化弄人?

穆紅雪亦是錯愕的看著淩天,紅唇死咬,粉拳緊攥,終究是走了出來,輕語道:“管老,爺爺,你們都彆說了。”

“不管是不是他拔出了青虹劍,我都不會嫁給他的。”

“我今晚帶他來的主要目的,就是想為爺爺治病,並無他想。”

堅韌話語,卻是不敢去看淩天。

穆紅雪的驕傲,穆黑行豈能不明,淩天當眾拒絕,已經是狠狠羞辱了穆紅雪,穆寒秋亦是忍不住輕聲一歎,在他心中,更覺惋惜。

淩天之才,當真是震撼古今。

就在他心中這麼想的時候,麵色之上,更是有了一抹無奈,不等他多想,淩天亦是上前:“穆家主,剛纔交手之間,雖然您出手霸道,但是您終究是手下留有一絲情麵。”

“否則我也不會再安然而立。”

“同時在您出手之時,我能感覺到您的勁氣,有著一絲絲的停頓,雖然很微小,但,他依然存在。”

“這看似不大的影響,卻是可以造成您勁氣的眨眼斷流,在強者交戰之時,這是極為斃命的存在。”

“若是我所料不差,您應該是多年之前,有過一次中毒的經曆,並且,您在中毒之後,隻是靠著自身力量,將毒氣排出。”

“未曾得到妥善的後續治療。”

淩天之言,讓全場之人,麵色大變,眾人看向淩天的眼神,亦是有了不小變化。

穆黑行的中毒,這在南州之內,不是什麼秘密,但是今日被一個小輩,如此說出。

到底是看出的?

還是神棍?

一時之間,他們陷入了納悶。

穆榮更是忍不住叫了出來:“爺爺,這個傢夥,就是一個騙子,您的情況,放眼南州,誰不知道啊?我還以為他有多大本事。”

“原來隻是一個小人而已。”

穆榮話語落,管老輕哼一聲:“放肆,前輩也是你可以詆譭的存在?穆老頭中毒是事實,但是他自己解毒,亦是人所皆知。”

“旁人更是不知道他是否有氣息斷流的情況,這唯有穆老頭自己清楚。”

管老的話,嚇的穆榮顫了一下。

穆黑雲亦是負手大笑:“好好好,好一個英雄少年,本尊也的確有這樣的感覺,尤其是最近一年,這樣的情況,越發嚴重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