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段時間,你也準備準備吧,馬上就是你和思霖那孩子的大喜日子了。”

“至於淩天那邊,我會全力出手尋找,一旦有他的訊息,馬上告訴你。”

霍若曦皺眉,輕語道:“爸,你說他會不會找霍家複仇?”

複仇?

霍天翔笑了起來:“若是在那藍色介麵,也許他堪稱無敵,但是在這裡,他卻如螻蟻一般,你感覺他如何複仇?”

“南州十二家族,誰不是動動手指,就能將他碾壓的存在?”

霍天翔的話,讓霍若曦陷入了沉吟。

縱使殘酷!

更為實情!

淩天的存在,本就屬於格外敏感的存在,若是在這個時候,再有絲毫亂來,那豈不是……

必死無疑。

心思落。

霍若曦再次看向了麵前那金色譚字,輕聲道:“父親,譚家今晚,到底是出什麼事了?”

霍天翔搖頭:“不知道,但是聖尊血令出,這也就意味著,譚家跟某個人,亦或者是某個勢力,陷入了不死不休的地步。”

霍若曦內心亦是輕顫了一下:“不會是他吧?”

洛家!

淩天此時亦是皺起了眉頭,剛纔的聖尊血令,洛玉霜亦是對他做出瞭解釋,麵對如此威壓,淩天更是不曾想到。

譚家竟然被自己逼到瞭如此一步?

既然譚家發瘋。

那可真是要小心應對了。

“莊主!”

突然,前麵傳來了一聲呼喊聲,隨即更見一人跑到了淩天麵前。

噗通!

僅僅是在刹那一瞬,來人跪地,麵色之上,更有尊崇:“莊主,根據密探訊息,有近千強者,再次進犯我錦繡山莊。”

自從之前,錦繡被圍之後,淩天就將錦繡山莊的力量,朝著外麵擴大了不少,所有的錦繡密探,都是之前在龍國,經過特殊訓練的。

雖然他們修為不足,但是單說偵查手段,卻是無敵的存在。

嘶!

洛玉霜等人,亦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,看向淩天的眼神,更有詫異:“先生,我們現在怎麼辦?要不我馬上帶洛家之人上去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淩天搖頭:“帶再多人上去,也不過是難逃一死,畢竟洛家現在的力量,真的不強。”

洛玉霜也不曾生氣,隻是輕語道:“先生,我洛家上下,願聽先生差遣。”

淩天負手踱步,如此場麵,一千強者,怕是多半是郭家強者。

硬抗!

兩敗俱傷,乃是很不明智的選擇,唯有——

智取!

就在淩天心思落下一瞬,門外再有人跑來:“莊主,我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,將譚恩的屍體,丟在了譚家之外,那譚家老祖看見屍體的時候,差點冇暈死過去。”

恩?

淩天聞言,眼中卻是泛起一抹冷色:“很好!”

一聲好。

洛玉霜更是不明其中道理了:“先生,若是譚家出手,那您……”

“無妨。”

淩天擺手:“回莊。”

“是!”

錦繡山莊之人,更是瞬間領命,跟著淩天離去,不曾有絲毫懼怕,似乎麵前男人,就是自己心中的天。

譚家!

氣氛更見低沉,在譚家大院中,所有人都怔怔的看著地上屍體,麵色蒼白。

譚恩,就這麼死了?

聚尊強者!

家主候選人?

就這麼冇了?

當真——

可恨啊。

譚家老祖負手而立,安靜等待著訊息,現場眾人更是感覺到,心頭好似有一大山按下一般,麵對老祖殺意,眾人內心,唯有——

戰栗!

到底是什麼人,敢這樣對譚家出手,真是嫌命長了-